首页 > 禁鉞 > 第五章 世界树叶

我的书架

第五章 世界树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崇德的话让老皇帝宽慰了一些,仔细想想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虽然这种兵器本不应该作为一个皇子的魄器,但是对于风气开放的魔域这到也不算什么了。

“好了,这看这气息应该是一把人级的极品魄器,快收起来吧,先吃饭了。”皇后娘娘轻声说道。

张皓听闻此言,心念一动,那把巨大的鉞便凭空消失了。

重新做回座位上,老皇帝已经舒展开了眉头,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崇德,明天就带着皓儿去哲灵殿选一块合适的灵晶吧。”

“是,父皇。”

这一番对话让张皓心潮澎湃,明天自己就正式踏上修炼一路了,想想那些移山倒海般的力量更是让他兴奋不已。

殿外的柳树悄悄地摆动着长须,恍惚之间竟似一位含羞带怯的少女,任凭那翠绿的衣袖垂在地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啊!臭小子把你的的腿拿开!”

张皓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挪动了一下压在某人脖子上的腿。

迷迷糊糊之间居然已经是正午时分了。

“你居然敢谋害当朝的太子,看我不立刻处决了你。”

还没等张皓回过神来,一个身影便向他扑来,掐住他的脖子狠狠摇晃。

“大哥你闹什么闹啊?我怎么会睡在这里?”

某个不要脸的少年也是嘴上叫停,双手却毫不含糊,直接反掐了回去将张崇德压在身子底下。

“我就说我昨天晚上怎么老是梦见我窒息了,又是呛死在水里,又是吊在树上的,原来都是你小子使的坏。”

张崇德面目狰狞,用出吃奶的劲儿把张皓的身体地往上推,很快就把他推倒在床上。

“哈?这你都能赖到我身上,都睡着了,我知道啥呀?”

张皓毫不留情地对着扑过来的某人就是一脚,双手一拍床铺整个身子飞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张崇德的肚子上,再度占据了优势。

“哎呦,你个小王八蛋竟然下那么重的手,昨天不让你喝酒,你非要喝,喝醉了,我好心把你带回我的府上,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好,那今天你就自己去哲灵殿吧。”

张崇德眼见打不过这个愣头青,果断开始了威胁策略。

“额……”

此言一出,果然起到了成效,张皓顿时如遭雷劈,垂头丧气真是好似一只斗败了的大公鸡。

张崇德见到此景狂笑一声,左膝盖骨往张皓的腰上狠狠一顶,他便向右侧的床铺飞去,张崇德趁机坐在他的肚子上,对败在自己威严下的少年,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蹂躏。

半个时辰后……

张崇德和张皓站在了一个光门面前,这个发着淡蓝色光的便是赫赫有名的阵法“传送阵”。

“大哥,为什么皇宫内别的宫殿都是建筑,哲灵殿却是藏的远远的只是留了一道传送门呢。”

一边说着,张皓揉了揉自己有些青肿的侧脸。

“因为哲灵殿不止这一个路口啊,这也是祖先们留下来的一个保护措施吧,毕竟哲灵殿对于我们王朝来说太重要了。”

张崇德挑了挑眉头,对着传送阵打出了一套手印。

“那奉天阁不是更重要吗?为什么就那么大摇大摆的摆在那儿了?”

张皓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这个…”

张崇德迟疑了一会儿。

“谁又告诉你奉天阁只是一个建筑呢?”

说罢,张崇德停下了手印,直挺挺的走进了传送阵里。

听到这句话,张皓露出了思考的神色,却来不及细考,连忙追上了张崇德。

哲灵殿是一间颜色昏暗的大殿,这个大殿可比奉天阁要大上不少,但是却一片空荡荡的。

“大哥,这里啥也没有啊!是不是进贼了呀?谁家的贼那么缺德,把柜子都搬走了!”

张皓急忙说道,动作也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蹦!!!”

果不其然,他的脑袋直接被他亲爱的大哥爱抚了一下。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沉不住气?仔细看好了。”

张崇德狠狠地瞪了他这个不太聪明的弟弟一眼,说完便托起他的手掌,很快一个翠绿色的小光球出现在他的手上。

“连接哲灵殿阵灵。”

随着这句话落下,张崇德手上的光球开始飞快的变形,最后彻底变成一片薄薄的亮光。

“这,这难道就是文案里所记载的世界树之叶?”

张皓瞪大眼睛震惊的盯着张崇德的手心。

世界树,一个自天地初始就存在的神树,传说他生长在大陆的中心,没有人知道他有多高,因为哪怕专门修炼瞳术的君级强者也看不见它的尽头,也没有人知道他有多粗,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去测量它,就像没有人知道圣魄大陆究竟有没有尽头一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仍然在继续增长。

“是的,这就是世界树之叶,持有它的人都可以让意识进入世界树,也可以用它来与另一个拥有世界树之叶的人交流,最重要的是一片世界树之叶只能拥有一个主人,当主人身死之后,世界树之叶就会随他消散,它对主人灵魂印记的独特标记和出色的意识运用,让它可以成为独一无二的阵法钥匙。”

张崇德有些激动的说道。

“世界树之叶只能是大家族的专属,每个百年,都会有三条通道降临在人,魔,圣,三族的禁忌之地,这条通道只有主级的强者才能走进去,现在就算他们稍有不慎都陨落的风险,只有君级的强者能轻松应对,他们可以通过这条通道直接到达大陆的中心,那里就是世界树的树根,在树根旁可以捡到很多细小的树叶,那便是世界树之叶。”

“等等,既然世界树大到无边无际的话,那它的叶子怎么会那么小呢?而且居然在地上可以随便捡到很多的话,为什么前辈们不用空间魄器多捡一点呢?”

张皓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的模样真是像极了一个好奇宝宝。

“为什么叶子那么小?这个问题的确难倒了不少人,不过根据一位空间大能的文案记载,这里面涉及到了一种很深奥的空间法则,这种感觉就像是世界树故意在叶子掉落的过程中将它变得很小,好方便别的生命捡走。”

张崇德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至于为什么不用空间魄器多捡一点?世界树之叶是无法装进空间魄器的,哪怕用一个麻袋去装他都不行,装进去了马上就会掉出来,只有前辈们用手把它捧起来才行,至于把手掌变大的法诀也是不行,世界树之叶就仿佛会看穿一切的原型一般,他会从多出来的手掌中落下去,所以前辈们只能规规矩矩的用手捧出一盆树叶,哪怕捧多了都带不回去。”

张崇德一口气说完那么多话,不由得稍微喘了几口气,他还是很愿意教导这个小弟弟的。

“天呐,这也太神奇了吧,那么大哥,有人尝试过攀登世界树吗?”

张皓似乎还意犹未尽一般,继续提出他的疑问。

“好啦,今天不讨论世界树的问题了,你只要踏上了修行之路,很快就能拥有自己的世界树之叶了。”

张崇德微微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正在很专注的看着什么。

“现在让我来找合适你的灵晶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