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七章 天赋神通

我的书架

第七章 天赋神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该死的斧爪虎,让我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呀!我感觉我身体的力量现在能一拳打崩一座山峰。”

张皓虽然浑身汗水淋漓,却发出了豪迈的咆哮,仿佛这时他变成了那只睥睨万兽的王者,他的肌肉微微的收缩,似乎带上了一丝暴虐的气息。

“能连续吸收到第四个才显现出魔性,五弟你真让我骄傲。”

张崇德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边说着他的手掌上出现了一股白色的能量,他抬手一挥,这能量便飞进张皓身体里。

感受着身上激情澎湃的力量,张皓心里升起一股雄心壮志,那感觉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就在他准备站起来,再咆哮一声的时候,一股冰凉的感觉冲到了他头上。

“这种感觉是洗心石髓,我刚刚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那么野蛮?”

张皓心有余悸的想着,要是以他正常的性子绝对做不出来这种事。

“魄兽都是野蛮无比的,他们在上古时代就以我族为食,它们身上带着的魔性难以消除,如今你吸收它们的核心力量,加上我们魔族奇特的体质,很容易就被影响了心境,这是正常的,你能坚持到第四个才露出端倪,已经让我很欣慰了。”

张崇德在他身旁缓缓地解释道。

“原来如此,感谢大哥出手相助,现在我的状态已经十分完好,那我就开始吸收这最后一颗灵晶了!”

张皓迫不及待的拿起了最后一颗灵晶,这是属于已经到达了五级的魄兽“尾锥羚羊”的灵晶。

“你小子还是休息休息吧,这样急切的吸收这颗,我担心你的身体会吃不消,而且五段也算个小关卡,多做些准备也是好的。”

张崇德脸上露出了忧心的神色劝阻道。

“不了,大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现在就应该一举拿下我的天赋神通,我对我现在的状态很有信心,你就放心吧。”

张皓十分自信的说道,还不等张崇德在进行劝阻,他便闭上了眼睛直接进入心窍开始吸收。

“你这小子,唉。”

张崇德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轻叹一声,却是做好了随时救援张皓的准备。

心窍中……

“出来吧,玄地鉞!”

张皓大吼一声,他的本命魄器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已经给这把武器取了个好名字,因为这把鉞看起来厚重无比所以取名玄地。

昏暗的心窍中没有丝毫的动静,张浩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庞大的魄兽。

“咩~”

尾锥羚羊远远大过普通的羚羊,健壮的身躯几乎可以站优良的战马匹敌,它就这样安静的站在那里,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张浩的到来。

“哈,你是看不起我吗?你这只愚蠢的素食野兽。”

尾锥羚羊的淡然深深地激怒了张皓,那一丝刚被压下去的魔性瞬间迸发了出来。

“很好,你不要看着我,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等我,等我会把你的脑袋一鉞砍下来。”

张皓面部开始变得逐渐扭曲,牙齿狠狠地摩擦发出刺耳的咯嘣声,他把那厚重的大鉞横在自己身前,飞快向前方冲去。

“踏虎步!”

张皓身体以厚重的姿态向地上踏去,每一步落在地上,他的冲刺的压迫感似乎就会变得更强一分,这套身法来源于他平时练习的基础武术,是基础武术中二绝技之一,搭配另一招绝技使用更是威力无穷。

“这一击就要你彻底消散,区区一只五级的魄兽,居然也敢小瞧我,老子现在可是四阶修炼者啊!你就乖乖的给我贡献天赋神通吧!成为我通往盖世强者路上的垫脚石!”

当张皓冲到尾锥羚羊面前时,他身上的魔气已经开始溢出体表了,这种形态在魔族可不是什么好征兆,这是即将入魔的状态。

入魔是魔族特有的特性,如果用了更恰当的比喻的话,这个就是魔族的天赋神通,但是使用这个神通的人轻则疲倦不堪,重则元气大伤,人族的天赋神通领域和圣族的天赋神通风骨都是如此,所以所有修行者在斗法的时候,都将本族的天赋神通当做保命底牌,像张皓这种不受控制自动外放,则是属于低级修行者才会犯的错误了。

“伏虎!”

张皓在尾锥羚羊进入鉞的攻击范围的时候,一脚重步狠狠地跳了起来,将鉞刃高高举过头顶,向尾锥羚羊怒劈而下,此时他身上的气势已经达到了顶峰,当真有一番伏虎的威严,这就是他所学基础武术的二绝技中的另一招。

“咩~”

尾锥羚羊抬起他那长了两根恐怖的细长长锥的脑袋,看似有些木讷的死鱼眼里,闪过一丝狡诈的光芒。

“这小子在搞什么?居然那么快就入魔了,可别出什么事啊…”

此时张崇德正坐在张皓背后,一只手拖住了张皓的背,而他的掌心中散发着柔和的蓝色光芒,将张皓体表散发出来的黑气压制回去。

“居然,居然躲开了我的伏虎。”

张皓盯着劈在地上的鉞刃难以置信的说道。

其实这次失误并不能完全怪张皓的轻敌,尾锥羚羊本来就是一种十分滑溜的魄兽,哪怕是在浩大的魄兽团体,他们的狡猾也是小有名气的。

“由于之前的魄兽都傻乎乎的和我硬碰硬,所以让我轻敌了吗?小关卡灵晶吸收果然与众不同,不过我这个状态是怎么回事?在使用出伏虎的瞬间我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了,难道是传说中的入魔吗?不行,不能再这样野蛮的打下去了,会输的。”

张皓瞬间便调整好了心态,急忙把鉞横在身前,用力甩了甩脑袋,使其更清醒一些。

只是尾锥羚羊却不会给他太多的喘气时间,只听它咩的一声,它的双角上顿时充满金色的光辉,它低下头以十分迅猛的速度直挺挺的向张皓冲来

张浩在脑袋清醒的状态下,顿时就看出来尾锥羚羊这招不可硬接,这等威势居然比他刚刚使用的伏虎还要强上几分,来不及多想,他急忙对着右侧使用出了踏虎步。

踏虎步的移动速度极快,但是还是没能完全躲掉羚羊冲撞,张皓这背上被狠狠地刮了一条血痕,鲜血开始咕噜噜的有往下流。

“该死的这种程度的伤,如果不能尽快解决掉它,我很快就会脱力的,那么这次吸收肯定就失败了,心神还会受损。”

就在张皓暗暗思量的时候,尾锥羚羊已经调过了头,那金闪闪的双角随时准备对他发动第二波攻击。

“来了…”

张皓再度把鉞横在了身前,只是这次他把鉞刃斜斜地拖在地上,他的眼睛中倒映出正在急速奔来的尾锥羚羊。

“咔嚓。”

在尾锥羚羊即将接触到他的瞬间,张皓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尾锥羚羊露出了得意的眼神,但是很快它就明白大事不好,但是想停下已经来不及了。

张皓双膝跪在地上,身体直直的向后仰去,形成了一个十分标准的平面,玄地鉞则是被他架在肚子上,鉞刃顶着右边的地,他大吼一声,玄地鉞被他从右往左轮出了一个好看的半圆,鉞刃直接砍断了羚羊的前腿,但是由于羚羊冲刺速度过快,所以他极具杀伤力的双角并没有挨到张皓,到是剩下的后腿将张皓狠狠地带飞。

飞出去老远的张皓缓缓地支撑着地爬了起来,吐了口口中的鲜血,捡起掉在不远处的玄地鉞,他踉踉跄跄的走向正在试图站起来的尾锥羚羊,可是失去了双腿的羚羊怎么站的起来呢?

“噗,噗噗~”

张皓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已经完成了这次的吸收,成为了一个五阶的修练者。

“五弟,你醒啦!”

张崇德热情的呼喊着张皓,但是张皓完全没有反应,他的眼睛此时还在另外一个世界。

“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皓手握着玄地鉞震惊不已的问道。

此时玄地鉞上面缠绕着的金龙开始不停地颤抖,金龙的眼睛闪烁着红色的光芒,仿佛马上就要活过来遨游九天一般。

“找到…另一半…给你…双鉞合一…天灵…再生…”

这段模糊而又残缺不齐的意识传入了张皓的脑海,而带来的是使他头疼欲裂的感觉,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他现在仿佛自己变成了玄地鉞,浑身上下传来了一阵被撕裂成两半的痛苦。

“啊啊啊!”

张皓的意识瞬间回到了现实世界,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玄地鉞。

他把玄地鉞倒着拿起来,用尖锐的尾锥对正前方,这尾锥下面一点则是那条盘落着的金龙的龙尾,金龙的尾巴稍微盖住了一点点尾锥的底部,而此时龙尾却充满了金色的光芒,紧接着像充能一样,那光芒缓缓上升布满了整个尾锥。

“羚羊冲锋!”

张皓无意识的大喊了一声,便向前方冲去,那速度居然不比当时在心窍中冲锋的那只尾锥羚羊慢上分毫,甚至更快许多,此时的张皓真如一座华丽的人型战车一般。

“天赋神通!”

张崇德惊讶大喊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