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八章 万般功法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万般功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呼呼~”

张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羚羊冲锋威能实在太强了,居然硬生生带着他跑了小半里路,不过预料之中的,他现在感觉血夜里的能量少了大半。

"居然真的是天赋神通…"

张崇德目瞪口呆。

"大哥,怎么样,我很行吧?"

乏力的张皓看着张崇德骄傲的说道。

"我一定会变得比你更优秀的,到时候我要保护大家!"

这个正式踏上修行之路的少年挥舞起拳头认真的说道。

"好,那你可要加油了。"

半年后…

张皓盘腿坐在房间里,运转着厚土决,九颗黑色的颗粒在他身边闪耀着。

这厚土诀乃是魔族的修炼功法,每个魔族开启心窍,得到灵力之后,就要开始确定以后灵力的发展方向。

修炼灵力的功法并无好坏之分,只是方向不同,灵力以后会变成的状态也不同,单说土就有厚土,沃土,焦土之分,修炼的功法并不难得手,哪怕是毫无根底的散修,只要花上点精力也能得到。

在魔族真正珍贵的还是战斗时候的功法,毫不夸张的说,两个同等级的修炼者发生冲突,那如有战斗功法或者说战斗功法更好的那名修炼者的胜率会高很多。

就比如说张皓之前所用的虎形基础武术,就是凡人中极品功法,当然,在修炼者的世界,那是不入流的,修炼者的战斗功法则是分了四个大等级。

此时的张皓双目紧闭,意念带动着身边的九颗的灵力来回进出于他的经脉之中运转厚土诀。

此时的他聚精会神正在努力的攻破那代表魔者的瓶颈,也就是一条修炼厚土决的必须经脉。

张皓眉头紧皱,控制着九颗土灵力排成一排,开始轮番冲击,终于在最后一个土灵力撞在筋脉上的时候豁然贯通,张皓顿时感觉身体里的力量翻了一倍。

"还没吸收魄晶就有那么大的提升,简直如同天上地下,这就是魔者的力量吗?"

张皓惊叹的感受着身体中的新力量,他仔细地观察着身体中的变化,发现厚土决目前所运行过的筋脉都留下了独特的标记。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魔之道了…"

他喃喃自语一番,随即起身准备去寻找张崇德。

张崇德寝宫内…

"不错嘛五弟,真像你说的,半年内就达到了魔者的水准了。"

张崇德摸了摸下巴,看着面前骄傲的少年,其实他并不惊讶,毕竟在五级领悟天赋神通的事情,张皓都做到了。能在半年内突破也只是稀松平常。

"唉,我本来说最多半年我就能达到魔者,没想到还是太慢了,居然真的用了最多的时间。"

张皓摸着下巴一脸苦涩,眉宇间却掩不住的得瑟。

"行了,行了,你少在这里骄傲自满了,你大哥我到十灵力只用了三个月。"

张崇德出言打击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大哥,我来这里的目的是问你要回我的那件宝物。"

张皓撇了撇嘴,伸出手来问张浩崇德讨要允诺他的宝贝。

"咳咳,都半年了,你小子竟然还心心念念着这件事情。"

张崇德拍了拍脑袋,一脸心疼的从纳戒中掏出了一个口袋。

"哼,你自己说我悟得天赋神通就给我,结果事到临头又变卦,说要等我十灵力成为一个魔者以后再给我。"

张皓无视了张崇德肉疼的表情,一把夺过口袋。

"你可要好好保管呀,这东西我当年就在一处秘境里收刮到了两个,皇宫的藏宝室里都不见得有。"

张崇德提醒道。

"知道啦,知道啦,不就是一个炼妖袋嘛,我又不是没在书上见过。"

张皓一脸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模样。

张崇德:"……"

"算了,这个太贵重了,你还是放我这吧,我给你保管,等你大了就还给你。"

说完,张崇德瞬间将口袋抢了回来。

"啊!张崇德,你还我!!"

寝宫内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声,随后传遍了整个宫殿。

"听说了吗,刚刚太子在宫殿里杀猪了…"

两个小宫女窃窃私语着。

宜香殿中

"这么说皓儿已经是一个魔者了?"

老皇帝笑眯眯的问道。

"还不算吧,毕竟五弟还要自己去猎杀一头魄兽,吸收灵晶才算是正式跨入了魔者。"

张崇德答道。

坐在一旁的张皓则是狼吞虎咽,没参加他们的谈论,温柔的二姐轻轻的拍打了他的后背,生怕他噎着。

"五弟连皇宫都没出过,猎杀魄兽到是件麻烦事。"

三皇子用低沉的嗓音说道。

说起来,魏国的老皇帝一共五个孩子,老大是世界闻名的天才,老二也是众所周知的美人,老四早早的就夭折了,老五在这皇宫里也是小有名气。

唯独这三皇子,整日神神秘秘,不与外人交流,在外界市井小民的嘴里也是透明人一般的存在,哪怕是张皓对他这个三哥印象也不深。

"是啊,我的皓儿那么大还没出过一次皇宫呢。"

皇后一脸担忧的说道。

"嗯,无妨,明日先让他在都城里逛一逛吧,听说竞技场明天有一场比赛,我亲自带他出去,至于狩猎魄兽我自有安排。"

老皇帝皱起了眉头,如果可以,他真想给他的儿子抓一头合适的魄兽回来,只是在善战的魔域,这件事情如果传了出去,那真是丢脸丢大发了。

"什么明天要出皇宫?父皇,母后我不出去!"

吃的不亦乐乎的张皓现在才回过味儿来,急忙大声抗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出皇宫这件事情有着深深的恐惧。

"皓儿,这件事情没得商量,难道你想一辈子都窝在皇宫里面吗?你早晚有一天会成为你大哥的左膀右臂,明天我亲自陪你出宫,我倒要看看究竟有什么好怕的。"

老皇帝一脸威严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

张皓看到父亲这般神情,便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仔细想想,自己也不可能真的一辈子窝在宫里,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次日

数十名骑士,围绕着一辆巨大的马车,缓缓地行驶出了皇宫,任谁也想不到马车里面坐着魏国皇帝一家。

张皓的眼睛透过精美的玻璃第一次看到了皇宫外的世界。

马车走过了一间间宁静祥和的屋子,走过了热闹繁华的市场,也经过了一片宏伟庞大的广场。

张皓第一次见那么多人,离开皇宫时的那一丝紧张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看着广场上许多嬉戏玩闹的孩童,甚至不由的想加入他们。

"你看这些孩子玩的多开心啊,要是大陆上所有的地方都能这样就好了…"

张崇德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世界其他的地方不这样吗?"

张皓好奇的问道。

"五弟,你还小,再过几年,你走的更远了,就能明白什么是宗门,什么是国家。"

张崇德随口提了一句就不愿意再说了,只能留下张皓满腹狐疑。

这时候,一个骑士恭敬的透过玻璃对老皇帝请示:"陛下,我们需要去修炼者的交易区吗?"

"不用了,先直接去竞技场吧,回宫的时候让他自己去吧。"

老皇帝一只手扶着脑袋说道。

"遵命。"

骑士低头拱手驾驭战马,缓缓远离了玻璃。

很快,马车停到了一个建筑前,这个建筑就像一个非常大的圆形,所有的结构都是由石头组成的,透着一股坚定肃杀的气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