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九章 小试牛刀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小试牛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微服私访,这种低调无内涵的事情,魏国国君是不屑去干的,所以张皓他们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竞技场。

当然那几个骑士走的更快,早早的就已经找到了这个竞技场的负责人,安排了最佳的位置。

他们一进竞技场就被负责人恭恭敬敬的领进了最豪华的包间,在这个包间四周都是晶莹剔透的玻璃,可以很好的看到中间的圆形擂台,但是从外面看是看不到里面的。

座位是三排宽大舒适的靠椅,每张靠椅前面都有一张茶台,茶台上摆了无数的奇珍异果,茶台的中心是一块四四方方的投影石,这块投影石可以清晰的播放两个选手在擂台上的一举一动。

"尊敬的陛下,下一场是魔师对决的最后一场了,结束了这场比赛,由于最近报名的魔士有好几个出了特殊情况所以将会直接进入魔者对决。"

竞技场的负责人恭恭敬敬的跪在门口禀报着,他的心里也纳了闷儿,这尊大神没事儿怎么会来竞技场?今天的比赛虽然说准备已久,但也没有出啥惊天动地的人物啊。

"嗯,退下吧。"

老皇帝很平淡的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至于那些魔士出了什么特殊情况,这种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是不值得魏国国君过问的。

"是…"

负责人松了一口气,缓缓起身,低着头准备出去。

"等等。"

老皇帝皱着眉头,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是,陛下,您有什么吩咐?"

负责人连忙转身,弯下腰恭敬的问道。

"加一个魔者比赛名额,姓名是卫鉞,修为是十灵力魔者。"

老皇帝淡淡的说道,但是不由得眼神中带了一丝紧张。

"是,遵命,请问还有什么吩咐吗,尊敬的陛下。"

这个竞技场的负责人显然十分懂规矩,他再度恭敬的确认。

"嗯,就这样,下去吧。"

老皇帝摆了摆手说道。

"遵命。"

负责人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陛下,皓儿还小,也没有什么实战经验,让他参加这种擂台赛是不是太勉强了?"

皇后急忙说道,华贵的丹凤眼中尽是担忧。

"嗯?不是给一个叫卫鉞的报名吗,怎么扯到我头上了。"

张皓的小脑袋瓜显然没转过弯来。

"五弟啊,这一听就知道是父皇给你取的假名啊。"

张崇德无奈的拍了拍脑门。

"放心,我的皇后,有我在不会有大碍的,让皓儿多锻炼锻炼对他总是有益无害吧。"

老皇帝温和的说道。

皇后还准备说些什么,只听战鼓忽然一响,魔师的最后一场比赛开始了。

"魔师冠军决赛开始,请两位选手准备。"

坐在裁判台上的一位裁判站了起来,大声喊道,他的个子不高,声音却传遍了整个竞技场,竞技场顿时沸腾起来。

"一定要赢啊!孟工!"

"击垮他吧!曹也!"

"老子可全赌你身上了啊!"

"你一定要输啊!"

各种各样的呼喊声传遍了整个竞技场,哪怕是包间的隔音效果极好,张皓还是听见了观众们的呐喊。

"这也太疯狂了。"

张皓吐了吐舌头。

"因为可能有些愚蠢的人压上了他们全部的家当吧。"

三皇子讥讽的说道。

"额…"

张皓显然没有想到他的三哥会接他的话,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实际上他是有点怕他三哥的。

孟工和曹也同时进入了竞技台,他们二人速度极快,有许多人甚至都没有看到他们是怎么进去的。

"慕名已久了,曹兄!"

孟工着他的对手一抱拳,露出了郑重的神色。

"废话少说,放马过来吧!"

曹也直接摆好架势,身上的红色灵力散发出来,居然整整有三十七个。

“哼,好,那我也不客气了。”

孟工明显很不爽曹也这副傲慢的态度,回敬了曹也一句,身体像曹也冲去,身上的灵力也突然迸发开来,居然也足足有三十五个蓝色灵力。

二人显然实战经验极为丰富,先是互相接了一掌,试探了一下对方,便急急忙忙的弹开,亮出了自己的本命魄器。

曹也的魄器是一把大砍刀,而孟工则是一杆长枪。

孟工再度率先发起攻击,只见他长枪向前一刺,散发出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曹也挥刀砍向枪头,想把长枪砍歪,借机进身,就在大刀要砍到枪头的时候,孟工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容。

“水乱梦!”

孟工大喝一声,使出了他引以为傲的玄级下品枪法。

长枪突然变招,抖了数个漂亮的枪花,将大刀狠狠的抽飞了出去,曹也身形顿时往后仰了起来,步伐也快要站不稳了。

“败吧!怒八爪缠!”

孟工趁胜追击,使用出了他的天赋神通,顿时他的枪头在一片蔚蓝中好像变成了八个,从各个不同的方向攻击曹也,就如同一只疯狂攻击的八爪鱼一般,令人防不胜防。

观众席上一片叫好声,显然大家都没想到孟工能那么快占据上风,要知道他比曹也可是少了两个灵力。

“天赋神通原来是这么用的,功法配合神通吗?”

张皓捏着自己的下巴一脸沉思之色,他刚刚可是看清楚了孟工那神乎其神的连招,几乎让对手没有反应的机会。

“呵呵,败?你也配吗?”

看似已经在慌忙招架的曹也突然愤怒的看着孟工,他周围的红色灵力突然暴动了起来。

“炎魔爆!”

曹也的大刀猛然向下一砍,他周围的一大片区域顿时如同爆炸了一般,出现了一片赤红色的火海,孟工也被狠狠的轰飞了出去。

“你是我在这个擂台上,第一个用这个神通的人,足以骄傲了。”

曹也轻轻地抚摸着大刀看着躺在不远处的孟工说道。

“你居然有两个天赋神通!”

孟工无力的躺在地上,嘴巴里已经忍不住溢出了鲜血。

“我也没料到你居然有玄级下品的功法,如果不是灵力比你高,也许真的栽在你手上了。”

曹也忍不住放松了语气,看得出来他也很尊重这个对手。

“不!还没有结束再来…鸟拙!”

孟工挣扎的站起身来,运行起了黄级中品枪法,一枪向曹也刺去。

“好,再来吃我一招,风连斩!”

曹也亦是战意熊熊,使用出了他黄级上品的功法。

长枪直挺挺的撞在了刀刃上,刀刃上的散发的连击力量,一阵一阵地传到了孟工身上,孟工咬紧牙关,手握着枪尾,腰上用力,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将长枪轮了个圈儿,打在了刀背上。

曹也紧握着差点脱手的大刀,迅速向后退去,他在战斗的技巧上的确不如孟工,所以他决定以天赋神通赢得这场比赛,只是以他现在的血液能量,已经不足以再释放一次炎魔爆了。

“怒发狮扑!”

曹也左手狠狠的在刀刃上抹了一把,鲜血溅到了刀刃上,这是魔族的天赋战斗神通,以血祭器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只是用出这一招的时候,通常都是要定胜负的时候了。

孟工已经受了比较严重的伤了,他没法使出以血祭器,只能大喝一声,将长枪迅速的舞动起来,试图接下这一招。

曹也高高的跃起大刀举过头顶,他的身上好像突然长出了毛发,变成了一只正在扑食的狮子。

“怒八爪缠!”

在情急关头,孟工终于成功的使用出了他的天赋神通,要知道,以他体内的血液能量本来是不足以支撑他使用的。

大刀乒乒乓乓的砍在枪头上,就如同狮子狠狠的撕咬着八爪鱼的八条手臂,说那时迟那时快,大刀终于突破了枪头的防御,狠狠地砍向了孟工。

孟工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大刀却在他的头上停了下来。

“结束了。”

曹也将刀收了起来,十分潇洒地离开了擂台。

只留下孟工一人享受失败的滋味,失魂落魄的被一些小二们搀扶着下了擂台。

“曹也胜!魔者擂台赛将于一炷香后开始。”

裁判站起身来说道。

“皓儿…”

老皇帝看着张皓想交代几句。

“父皇不用说了,儿已做好准备,就让儿在这场比赛中小试牛刀吧!”

张皓的眼神中燃起了熊熊战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