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十一章 卫鉞苦战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卫鉞苦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竞技场选手休息室中,张皓正盘坐在一张坚硬的石榻上,他的周围闪现着十颗黑色灵力。

“喝!”

张皓大喝一声,灵力们就争先恐后地冲进了身体,他仔细地引导着灵力穿梭于他的经脉之中,缓缓寻找受损的部分。

“呼…”

不一会儿张皓便吐气收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此时的他面色红润,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看不出半点伤势了。

“三哥果然说的是对这休息室中的石榻,居然对疗伤有着非常好的效果,应该也是种不错的宝贝吧。”

张皓摸着下巴喃喃自语起来。

“竞技赛已经淘汰了四个,这四个虽然都很不错,战斗经验也非常丰富,但是他们都没有天赋神通,果然,天赋神通非常难得…”

张皓在心里默默想着,计算着比赛的得失。

“天赋神通真的是个好东西,哪怕是在每个大阶段的分界线中也不一定能得到,我能在五灵力就悟到一个绝对是我天大的福源,但是那天我在领悟羚羊冲锋的时候,那段话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

看着时间还算富裕,张皓开始思考那个困惑了他半年的问题,他并不知道那个意念到底想告诉他些什么,是否还会再出现,但是他知道这一切恐怕是与玄地鉞有关的。

“算了,不想了,等我吸收了第十灵力的灵晶应该可以发现些端倪的。”

张皓站起身,开始做一些放松肌肉的动作,他不确定他剩下的对手究竟有多强,但是还是把自己保持在完美状态下安全。

突然投影石上出现了四张图片,是四个选手的模样,然后四张图片慢慢变得模糊失去了边界,最后两名选手被放在同一张图片中。

“哦,我又是第二场啊,对手是高集。”

张皓开始期待这个对手,高集在八进四的比赛中,使用出了一招黄级上品的功法,在合适的时机秒杀了对手,高集绝对不是百匡猎那种自视甚高的对手能比的。

“不管怎么说,先看看他们怎么打吧!”

张皓离开了休息室,找了个合适观战的地方,虽然休息室的投影石也可以实时投影战斗,但是他还是更喜欢那种身处其中的氛围。

此时竞技台上站着一个少年,他一身白衣似雪,双手背在身后,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终于过了一会儿,他的对手才姗姗来迟,这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沧桑的中年人,不过此时这个中年人的脸上尽是紧张的神色。

“富铁,你来的太慢了。”

白衣少年的脸上浮现了不耐与不满,冷言对的沧桑男子说道。

“少爷,我哪里敢跟您动手呀…”

富铁正还想说些什么,白衣少年却打断了他。

“无妨,今天竟然在这里遇到,我们俩就做过一场,放心,我下手会很有分寸的。”

白衣少年眼神里尽是傲慢的神色,不屑的说道。

话音刚落,裁判台上便传来了开始的声音。

富铁脸色脸色一苦,硬着头皮召唤出了一把长枪释放了灵力,摆出了一副防御的姿态。

白衣少年也甚是傲慢,甚至没有对一下掌试试深浅,直接换出了一把银白色的长剑,十九颗灵力也瞬间爆发,一剑便朝着富铁刺去。

“灵风!”

长剑的剑尖上形成了一个旋风,朝着富铁撞去。

“开山!”

富铁将长枪高高举起,释放他最引以为傲的黄级中品功法。

长枪狠狠砸上旋风,一阵很明显的气爆声充斥了竞技台,富铁双手扶着枪,依旧还在奋力抵着的旋风,很明显他的开山并没有将白衣少年的这一招灵风完全破解掉。

白衣少年慢悠悠的走向富铁,颇有

有兴致地观看了一会儿他的抵抗,最后慢慢的把长剑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少爷,我输了。”

富铁感受着脖子上的凉意,苦笑着说道。

白衣少年没有答话,只是将长剑收了起来,然后走下了竞技场。

“胜负已分!宁夹胜!”

裁判喊道。

场上的观众再度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

“真是一场碾压般的战斗啊,他究竟有多强?”

准备入场的张皓看的也是热血沸腾,十分渴望与宁夹一战,获得属于他的荣耀。

"下一场,卫鉞对高集,双方请做好准备,已经可以登场。"

"迫不及待了!"张皓深吸一口气,走进了竞技场,不知不觉他身体里的好战之血已经被彻底点燃。

"天赋神通尽量还是不用,以我这半年来学到了三门黄级功法配合基础武术应该足够,也许我该思考一下怎么把它们配合在一起,就像之前曹也他们的比赛一样。"

就在他站在竞技场中思考的时候,他的对手高集终于缓缓地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高集的体型非常消瘦,但是谁若因为这点,小瞧了他那才会真正的付出代价。

四目相对,两人都没有说话,张皓很显然在上一场比赛中已经学到了如何战斗,直到裁判喊开始,他们才开始动作。

身体向前倾,双腿开始发力,张皓向他的对手冲了过去,他这次选择了率先发动攻击。

十颗黑色的灵力飞快地环绕在他的身边,他举起双掌势大力沉的拍向高集,高集也飞快的抬起双手,就在四掌相接的时候,高集身上的蓝色灵力才爆发出来,整整十六颗灵力环绕着他。

张皓本感觉高集的双掌软绵绵的,没有几分力道,在他这势大力沉的一击下必定会吃些亏,没想到高集力道却是如同弹簧一般,将一股比他更大的力气反弹了回来,张皓连着退后了好几步才稳定了身体。

"好巧妙的功法!"张皓大喝一声,情不自禁的夸到。

"你也不赖,小小年纪居然有这般力道。"高集显得十分的谦虚,也夸了张皓一句。

两人赞叹完对方以后几乎是同时地取出了自己的本命魄器。

高集的魄器是一条狰狞的骨节鞭,看那形象就可以知道若是被抽中了,只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张皓将玄地鉞横在身前,眉头紧锁,他是倒是第一次与用鞭的对手战斗,心里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脑海开始飞快的思索策略。

高集却不打算给他思考的时间,身体扭动着迅速接近了张皓,一鞭狠狠地从上往下抽向了他。

张皓来不及多想,双手握住长柄往头上一撑,想要架住这一击。

"不好!"包间里的三皇子张止戈大喊一声,他原本阴郁的双眼中却都是关心的神色。

"这一下五弟怕是不好受了。"张崇德摇了摇头叹道。

"父亲母亲,我们快让五弟下来吧,他从小到大哪经过这阵仗。"二公主张婉倾祈求的看着老皇帝和皇后。

"没事,这一下不足以击垮他,不经历一些血的教训,怎么成为男子汉,又怎么能抗得起重任。"老皇帝说道。

"你们别急,听你们父亲的,他不会让皓儿有危险的,是吧?"皇后狠狠地瞪了老皇帝一眼。

就在包间里说话的同时,竞技场上高集的骨节鞭,已经狠狠地抽在了鉞的长柄上,长柄虽然成功的挡住了一节,但是前面却还有很长的一部分向下甩去,狠狠地抽在了张皓的背上,骨节鞭上的利刃也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背里带出了一片血花,张皓的背上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啊啊!!旋风!!"

张皓从小到大哪受过这样的伤,剧烈的疼痛几乎要淹没他的意识,他咬着牙施展出一招旋风,想要一击反败为胜重新占据优势。

一道剧烈的金光迅速在他周围闪过,高集显然早有准备,身体柔软的往后一仰,十分轻松的躲过了张皓的反击。

"接下来就让这一招来结束吧。"高集脸上充满着自信的笑容。

张皓听闻此言心中一紧,忍着伤痛迅速向后退去,想要拉开距离。

"碎盘!"高集施展出了拿手的招式,他手中的骨节鞭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迅速向前攻击,对着张皓穷追猛打。

"这至少是黄级中品的招式了,再这样下去我会输的,难道要用出天赋神通了吗?"

张皓一边吃力地躲闪一边想着对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