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十三章 畅快淋漓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畅快淋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色的灵力一颗一颗的从宁夹身上冒出,环绕在他周围,整整十九颗,这个数字对于宁夹的年龄来说可以说是非常惊人了。

十分明显,宁夹一改之前面对其他对手的态度,他打算十分认真的开始这场战斗。

"我观察你很久了五皇子,我不会留手的,我想我们之间不需要什么试探吧?"

宁夹侧着脸,将长剑拔出鞘,轻轻弹了弹剑身。

"看着你的姿势,我想如果我说好的话,你肯定会瞬间就刺过来吧?"

张皓笑了笑,没有问宁夹为什么知道他的身份,唤出了玄地鉞,左手握住长柄,右手则是扯着狍子轻轻地擦拭着鉞刃。

宁夹没有接话,将长剑收回了鞘中,双手托起剑鞘,表情严肃的说道:"此剑名为桓风,品质为地级极品魄器,长四尺。"

说起来圣魄大陆上的大多数剑客,他们手中的剑命名的时候似乎都喜欢带个风字,原因说起来倒也五花八门,不过大众更认可的说法是为了致敬一个男人,一个站在世界顶点的男人,那就是圣族始祖,手持一把听风剑打下了圣族的栖息之地,如今圣族更是三族之一。

"此鉞名为玄地,品质为人级极品魄器,长八尺。"

张皓也双手握住鉞,将其横在身前,严肃的说道,同时他身上的黑色灵力开始逐渐出现,这是即将决斗的双方对敌人的尊重,乃是大魏几千年来的贵族礼仪。

"灵风!"

强大的气流充斥在宁夹身边,他纵身一跃手握桓风剑狠狠地向张浩刺去,这一剑不可谓不快,甚至有不少观众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

急急急,灵风剑势不可挡,张皓怒挥长鉞,一道残月形状的气波狠狠的斩向了宁夹。

宁夹见此招威力甚大,当机立断强行停下身形,挥剑砍去,附在剑上的灵风便被甩向前方。

灵风和半月撞在了一起,似乎在空气中形成了爆炸,剧烈的气流向着四方冲散,宁夹在被溢出的风快要刮到的时候,只感觉皮肤上传来阵阵疼痛,宁夹无奈只能向后退了一些。

张皓怎么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用出了踏虎步,如同百兽之王的气息牢牢锁定了敌人,他的身形也飞快接近着宁夹。

宁夹似乎完全不在乎张皓凶猛的气势,他将长剑收回了鞘中,缓缓地俯下上半身,双腿如同站桩一般,就像两根柱子一样深深地扎进了地里,他的手搭在剑柄上,目光如同鹰的眼睛一般,直直的盯着张皓。

"进入攻击范围了,吃我这招吧!旋风!"

张皓大喝一声,到了现在他已经能很完美的将不同的功法配合在一起了,原本只能用来防守的旋风,在他的手里已经成了发动攻击的绝佳功法。

"旋风足够破了他现在准备的防御,利用刚结束旋风的余力在发动伏虎,定能给他造成重创!"

随着在张皓身边出现一圈金光,他心里暗想到接下来的策略,不过他的美梦很快就被粉碎了。

"拔剑术!四顾斩!"

宁夹在拔出剑的瞬间,带出了一抹普通人甚至不能注视的银白剑光,稳稳的砍在了张皓的金圈上。

这是力大势沉的旋风第一次被正面接住,不顾张皓惊愕的眼神,在剑光接住鉞刃的瞬间,宁夹的周围又出现了四道剑光,狠狠的砍向张皓,这四道剑光又快又狠张皓几乎完全无法招架。

"啊啊啊,该死,尾影!"

张皓终于使出了他一直用来压箱底的一招,这是一招黄级上品功法,消耗甚大,他不敢随意使用。

他将长鉞尾部的鉞墩对向前方,就如长枪的刺击一般,飞快的向前不停刺去,带起一道道残影,众多的残影次次的撞向那四道剑气,带起一阵阵金铁交响之音。

说那时迟,那时快,残影与剑气的碰撞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残影消失的时候,两道剑气依旧存在着,斩入了张皓的胸前,带起两抹血花。

还没等张皓稍微感受一下伤势,宁夹左手的剑鞘瞬间发动,狠狠地抽在了张浩胸前的伤口上,同时也把张皓整个人都抽飞了出去。

在半空中的张皓强忍的胸前的剧痛迅速稳定身形,踉踉跄跄地落下,不过好在是站稳了。

"五皇子怎么样,我说过我不会留手的,认输吧!整个魏国能成为我最大的对手的人唯有张崇德,只有他值得我去追逐!"

宁夹张扬的大喊,双眼中是难以遮掩的骄傲之气。

"咳咳咳,这俩道只是皮肉伤而已,你不会以为这样就能击败我吧?"

张皓平缓了一下呼吸,重新挺直了身躯,双眼坚定地看向宁夹。

"如果要挑战我大哥,那就先击败我吧!来吧啊!"

张皓咆哮了起来,话语之中有股难言的气势,他的身体本能的向着他的敌人冲去,手中玄地鉞上闪烁着黑光,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如同盘踞在上面的真龙活了过来一般发出龙吟。

"好,我今天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宁夹骄傲的目光中再度爆发了无穷的战意,他体内的热血也彻底开始沸腾。

他把剑鞘丢在了一边,换成左手倒提着剑,摆出了一个奇特的架势,此时他的气势变了,如同不动如山的沉稳,又如同惊涛海浪一般的狂野,就像风一般的琢磨不透。

"你是有资格见识我天赋神通的人,为了找这只魄兽,我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时光和多少心血…"

宁夹开始喃喃自语。

此时豪华包间中。

"这宁家小子果然够崇拜那位存在的,居然连招式都开始尽可能的模仿。"

老皇帝摸了摸胡须对着周围说道,只是身边没一个人回他的话,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场上的情况,见此情况,老皇帝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也不自讨没趣了。

竞技场中。

"这种架势果然是天赋神通,也好,我们就在这一击定胜负!"

张皓咆哮道,此时他身上的十颗灵力开始狂躁起来,在他周围飞快的转动着,他把尖锐的鉞纂对着正前方,因为速度太快他如同化身成了一道黑色的匹练。

"羚羊冲锋!!"

"剑鹰踏风!!"

宁夹左手的剑从下往上劈去,突然剑变成了一只老鹰,它飞出巢穴,向广阔的苍穹冲去,原本平和的空气在老鹰周围狂暴了起来,仿佛在其中夹杂着许多剑气一般。

"这是我向那一位致敬的招式,你应该感到荣幸败在这一剑下!"

宁夹狂热的说道,他原本骄傲的双目中此时充满了崇拜 。

"如果是那一位,我当然感到骄傲败在他手下,可是这只是你的招式,我绝不会输!"

张皓倔强的向着扑过来的老鹰冲去,变成了一只为了守护族群的羚羊,向猎食者的爪子亮出它尖锐的双角一般。

"嘣…"

一声巨响响彻了整个竞技场,同时原本干净的竞技场上居然因为土地的崩溃扬起了许多灰尘。

"天哪,这也太夸张了,真的是魔者之间的战斗吗,就连之前的魔师也没那么大的动静啊…"

台上的一位观众不由得惊叹道,周围的人也露出了赞同的表情,同时大家也翘首以盼,好奇这两位天才魔者中的赢家到底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