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三十二章 拼死之力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拼死之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被冲上岸的湖水都顺着坡度缓缓地流回了湖中,同时也不着痕迹的带走了,那小岛上许多刚落地的尘土。

寂静的小岛上一片狼藉,见证了这一场双方都跨越等级了的大战。

在树上的伊莹紧张注视下,烟雾缓缓散尽,宁夹单膝跪地,双手尽断,桓风剑也不知道飞到了哪儿去。

而吞天兽庞大漆黑的身体上整个正前方,出现了一道撕裂型的伤口,与背上的十字伤口连接起来,血流如柱,看起来好不凄惨。

但是,相比起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宁夹,胜利者毋庸置疑属于它的。

宁夹缓缓抬起头,此时他束缚在身后的长发,也都被刚刚剧烈的冲击震散开来。

“若是我已经彻底跨入魔士,得到了第二天赋神通,刚刚一击定能斩你!”

他骄傲的双目毫不畏惧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说道。

“哄...咚......”

吞天兽咆哮了一声,此时它的眼睛正在缓缓恢复着,像它这种顶级种族的魄兽恢复能力都极为强大,若是不能斩杀打持久战的话,修士们很容易就被拖死了。

吞天兽已经能隐隐约约间看见些事物,但是它完全不在乎眼前的蝼蚁在喃喃些什么。

此时暴怒的它只想咬掉眼前这个蝼蚁的脑袋,将宁夹撕成粉碎,来抚慰它身体上的伤痛。

而在树上已经没有什么余力的伊莹,看着下面的场景,心急如焚,她正在疯狂的重凝法咒,准备救援宁夹。

“咳...咳咳咳......”

就在此时,浑身湿透的张皓大口的咳嗽着,他扶着魍魉,步履阑珊的爬上了浅岸,将已经昏迷魍魉放在一边,用长鉞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殿下,快救宁夹!”

伊莹焦急地大喊着。

听闻此言原本还没缓过神来的张皓,顿时猛地一个抬头,就看见了吞天兽如同黑洞一般的大嘴,已经狠狠地咬住了宁夹的脑袋。

“孽畜!!!”

张皓咆哮一声,疯狂的运转着身上已经残存无几的能量,他把手放在了锋利的鉞刃上狠狠地抹了一把,顿时原本就苍白的神色变得惨白起来。

他的背后缓缓冒出一丝丝的黑气,这是入魔的前兆,但是他此时已经顾不上想太多了,他只想狠狠劈开前方的漆黑巨兽,从它口中救回生死不知的宁夹。

“啊啊啊啊啊!!!”

张皓将鉞墩对准吞天兽,双腿疯狂的跑动起来,他想使出那招天赋神通,羚羊冲锋!

只是已经失去了所有血液能量的他,就算入魔了,又如何能使出消耗极大的天赋神通呢?

“不能...不能...不要,不要就这样死了,说好了,要由我来战胜你,怎么能让你赢了我一场,就这样离去啊!”

冲锋中的张皓此时脑海中,满是曾经和宁夹的点点滴滴。

在竞技场中看着他潇洒结束战斗的身影...在竞技场上与他畅快淋漓一战的场景...在飞船上与他切磋功法的快乐...在同一张床上一起畅想着对未来的期待...一路上的欢笑伴嘴...

虽然宁夹总是怼他,但是张皓明白宁夹心中关心自己的好意,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是特别久,但是他早就把宁夹认可为自己应当守护的人。

想着想着就连张皓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身体上缓缓浮现出了一层金光,他居然成功的使用出了羚羊冲锋!

这种情况可以说不大不小,是个奇迹了,很少有修炼者能彻底压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使出一招消耗极高的功法。

“把他吐出来!”

有着羚羊冲锋的帮助,张皓几乎瞬间就来到了吞天兽面前,尖锐的鉞墩狠狠的刺进了吞天兽猩红的眼睛里。

吞天兽顿时吃痛不已,大脑传来危险的感觉,让它无比的惊慌,连忙把口中满脸鲜血淋漓的宁夹吐了出来。

玄地鉞刚插进吞天兽的眼睛里,张皓就感觉顶住了一面坚不可摧的墙壁,无法再前进丝毫,这种感觉更让张皓心生绝望。

就在吞天兽扬起左爪,准备一巴掌扇飞这个给它造成重创的男人时,一道悄无声息的透明气息从树上斩了过来。

这一斩轻飘飘的,印在了吞天兽的身上,似乎没丝毫杀伤力,吞天兽也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原本抵住了玄地鉞,如同墙壁一般的骨头,却突然变得如同豆腐一般被尖锐的鉞墩一捅到底。

吞天兽没有任何反应,甚至没有身体上的抽搐,就这样死去了。

张浩虽然已经精疲力尽,但还是还是强提起一分精神,对着它打了一道灵魂烙印,若是这只吞天兽是一只阶段性的魄兽,那就赚大了。

来不及思考自己为什么能斩杀了吞天兽,张浩甚至没有拔出插在它头颅上的玄地鉞,就这样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就这样,四人小队中,除了已经精疲力尽的瘫坐在树上的伊莹,其他三个人皆是陷入了昏迷。

“一只二十级的吞天兽,鲲鹏果树......看来这几个小家伙这果然是福缘不浅啊...”

伊莹完全没有注意到鲲鹏果树的顶上站了一个黑袍人,他身上几乎没有任何气息,就如同不存在一般,此时他轻轻地踩在一片树叶上,若是在大晚上突然出现估计能把人吓死过去。

“只差一些...就能成功杀死站在魄兽种族顶尖的吞天兽了...也许应该告诉陛下一声......”

不用说此人就是一开始假意离开,却在暗处默默保护着他们的影老,刚刚让那吞天兽失去最后一丝抵抗力的也是他

影老也是受了老皇帝的吩咐,只会在张皓等人遇到无法阻挡的危险时,才会出手相救,所以在城外遇到三人强盗劫路的时候,他甚至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影老看着不远处,唯一清醒着的伊莹,艰难的爬下树,步履阑珊的去救助她的伙伴们,他没有现身,而是默默的隐去了身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