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鉞 > 第四十一章 洗髓伐骨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洗髓伐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殿下,刚刚前方的战斗波动很强烈,我们真的还要往前走吗?”

伊莹有些担心的说道。

“是啊,我也觉得我们应该稍微改一下前进路线,刚刚那力量实在太强了,不是我们所能力敌的。”

宁夹也是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劝阻张皓道。

“嗯......莹儿,如果改道的话,我们还要多少天才能抵达原定区域?”

张皓思考了一下,向伊莹问道。

“已经走到这里了,如果走地图上有的路线的话可能要五天才行,当然我们也可以走一些偏僻的小道,这样比原定路线不会差太多......”

伊莹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脑海中,世界树之叶所显示的地图,缓缓说道。

“那我们就走小道吧,既能避开前方的战斗,也不影响我们到达目的地。”

张皓决定道。

“不行,走小道的危险性比按照原计划走危险多了,魄兽袭击,环境险恶,容易迷失,你以为小道为什么是小道,而不是大道?”

在前方开路的魍魉毫不犹豫的回头,拒绝了这个提议。

“要不然就按照原计划我们继续前进,要不然就走五天的路线的,其实我的建议是天色已晚,我们就在此地安营扎寨,明天再出发。”

魍魉继续建议道。

这下可真把张皓难住了,此时的他已经迫不及待,不想再拖延任何时间寻找魄兽,又怕原路线会遇到危险导致伤亡。

“那就继续走吧,现在已经丝毫感受不到战斗的气息了,想来我们直接穿梭过去也不会有事,大家都小心点就是了,至于安营,现在天也才刚暗,我们还是再多前进一些吧。”

纠结许久,张皓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前进,他这样做决定,其实心中也是有底气的。

那天顺利的击杀了吞天兽,让他坚信影老其实就在身边,只是希望他们能靠自己的实力发展而已。

其实张皓不知道的是,现在影老还真不在身边,他在四人的前面帮张皓埋机缘呢。

二十分钟后......

“你们听,前面有水声,应该是有一条溪水吧?”

宁夹说道,此时他的表情却是不像他问出来的问题一样,那么轻松而无趣。

他召唤出桓风剑,紧握在左手中,随时准备应战。

“殿下......有血腥味......”

伊莹有些害怕的拉了拉张皓的衣角,却也取出了自己的法杖。

“嗯,没事,这里应该就是发生了战斗的地方。”

张皓拍了拍那伊莹稚嫩的手背,她因为在宫中都是照顾张皓的起居,所以她的手心是有点糙的,张皓已经决心回宫之后要找些养手的药膏送给她。

“这!”

前方开路的魍魉一声惊呼,显然是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怎么了?”

宁夹拔剑出鞘,迅速护到了魍魉身前。

张皓和伊莹也连忙跑了上来,看清了前面的场景。

一条有些干枯的溪水旁,一只硕大的晶蓝色乌龟,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皓他们一行人。

那眼睛瞪得实在是太直了,活生生一死不瞑目的例子,也难怪魍魉会吓一跳。

终于来了,再不来我都要坚持不住了......

大乌龟心里无奈的嘀咕道,他早就应该死去了,只是影老强行给他提了一口气,让他一直坚持到了张皓的到来。

“你们别怕,我还没死......”

大乌龟开口说道。

其实他死不死真的不吓人,主要是他的眼睛瞪得太吓人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还以为是自己这副凄惨的模样吓到了他们。

“这乌龟居然会说话......”

宁夹看向三人难以置信的说道。

“怎么办?虽然会说话但毕竟是只魄兽,我们直接下手吧?”

魍魉显得要理智和冷血许多,直接说出了解决策略。

“莹儿,这是为什么,魄兽不是要非常高的等级才能说话吗,我看前面这只乌龟气息也不像啊......”

张皓也是一脸难以置信,向伊莹问道。

“魄兽如果想要说话,除了本身的等级要高,其实也有别的办法,比如吞食些什么天材地宝,或者本身就是比较高级魄兽的子嗣,出生好灵智自然也就高。”

伊莹分析道,很显然她直接说中了。

大乌龟在前方没有吭声,看着四人叽叽喳喳的讨论,对于他现在的情况来说,说一句话是很费力的,他有很多是想交代给张皓,自然不会浪费力气说些废话。

看着前方低着个脑袋,奄奄一息的大乌龟,身上似乎有些悲凉的气息,张皓不由得有些动了恻隐之心。

“算了,先别喊打喊杀的,毕竟是有很高灵智的魄兽,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冲突,我们应该存有尊重之心,先去听听他想说什么吧。”

张皓说道,说完就径直走向了大乌龟,三人对视了一眼,也马上跟上。

“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死后自然什么都是你的,所以听我说几句话吧......”

张皓还没开口,大乌龟就说话了,只是声音很小似乎已经没什么太多的力气了。

张皓听闻此言没说什么,只是摆出了聆听的姿态。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是一只纯白色的小狐狸,她有很高的灵智,我们互相陪伴了很久,很久,我很珍惜她,也为能遇到她感到幸运。”

“而她的父亲是这一片无尽森林的霸主,她住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因为一些特别原因,无法离开这个小溪,她所以每次都走很远,很久的路来看我。”

“但是这次,我们被一个修行者发现了,他想要奴役我们,于是我拼命杀了这个修行者,送她逃离了这里。”

“现在的我即将死去,我愿意将我的身体送给你,同时送你一场机缘,我只需要你给我带给她一句话,和在往后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她一二。”

大乌龟终于用着微弱的声音说完了所有的事情,同时期待的盯着张皓,看着他的反应。

“殿下,答应他吧,他好勇敢啊......”

伊莹眼角有些湿润,显然是被这个故事有些感动到了。

“居然为了保护朋友而死吗......”

即便是骄傲的宁夹也被这份伟大感情而微微震撼。

“白色的小狐狸,不会是我们路上遇到的那只吧,原来是一个顶级魄兽的子嗣,难怪有那么高的灵智。”

魍魉似乎没有被这个故事带动什么情感,反而回忆起了路上见到的异兽,但是从她变化的语气上也可以听出,她的内心也是有些感慨这样的感情。

“好,我答应你,日后我若有实力,一定不会忘了这份承诺,在必要的时候帮衬她一二,还有你想要带什么话?”

张皓点头答应了下来。

“你把耳朵凑过来......”

大乌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张皓闻言也没有什么怀疑,直接就把脑袋伸了过去,看的魍魉那是一个心惊胆战。

她生怕大乌龟突然暴起,把这位五皇子的脑袋咬下来,伊莹和宁夹的心思则是没有那么细了。

他们还是太单纯,吃亏的经验太少了......

魍魉在心里无奈的想着。

好在大乌龟只是在张皓耳边,窃窃私语了一番,没有任何不利于他的动作。

“嗯,好啦,带这这一句。”

大乌龟似乎将心底的某些事情说了出来,显得有些如释重负。

“好,我都记住了。”

张皓点头说道。

“那好,我现在就把这份机缘送给你,这份机缘,名叫洗髓伐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