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浓情淡如你宁染封城 > 第四章:把这个杂种打掉

我的书架

第四章:把这个杂种打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体检到皮试,最后安排手术,花了没有一天的时间。

封城脱光衣服躺在手术台上,整个人都是虚幻的。

明明是那个女人纵的火,明明是她该偿还的东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其妙上了这手术台。

“封少,您确定......不打麻醉剂?”医生手握着尖细的针管,不死心的问。

“少废话,快点!”封城不耐烦的皱眉。

麻醉剂,那个女人都生生挺过来了。

他一个大男人打什么麻醉?

他偏要体会一下,那个女人当初是什么感觉!

医生惺惺放下手中的麻醉,小心翼翼的拿起滚轴刀。

......

封城再一次进入宁染的病房,是三天后。

医生说,再次植皮手术之后,她迷迷糊糊,睡了三天都没醒。

他裹着黑色风衣,慢慢走到她床前,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样子,竟然莫名有些心疼。

心疼?他怎么会心疼这个女人!

他封城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上任何人。

更何况,这个女人,目前还有背叛他的嫌疑!

封城深吸一口气,将这个可笑念头打消掉。

床上的人动了动,眼皮颤抖,然后缓缓睁开眼睛,对上了封城的一双眸。

看到他,宁染怔了怔,然后讽刺的扯开嘴角。

“怎么,还想从我身上割点什么?”

封城怔愣一下,看到她这副样子,心底突然涌起一股烦躁感。

他怒极反笑,伸手覆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冷笑着。

“宁染,你还不知道吧?你肚子里有个孩子,两个月了。”

宁染脸色瞬间大变,她吃力的抚上自己的肚子,紧紧盯上封城,睁大眼睛。

“你.....你说什么?”

封城俯下身,笑容里藏着复杂。

“告诉我,两个月前,你和谁上过床?”

宁染盯着他,一股突然的寒意从头到脚袭遍全身,她收紧肚子,颤着嗓音开口。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们结婚以来,我从未碰过你,半个月前那一次,你还没见红。”封城逼近她,眯着危险的眼眸。“你的第一次,给了谁?这个孩子,是谁的!”

宁染错愕的望着他,神情复杂。

“我的第一次给了谁,你心里不清楚吗?”她撑着身子,吃力凑近他,像是要把他看穿。

“封城,我说过多少次了,那晚我没有下药,给你下药的是林清浅,和你上床的是我!”她解释的激动,甚至低喊出来。

“林清浅那样的女人,你到底喜欢她什么!她根本就没有怀你的孩子,她在演戏,在装可怜,在博取你的同情,你看不出来吗!”

“够了!”封城打断她的话,眉宇间染上一股烦躁。“宁染,她再怎样也比你强,你又没有不要命的救过我。”

宁染撑的胳膊都疼了,她眼睛酸涩,却扯着嘴角苦笑。

是啊,她解释完一件,又来一件。

当年他遇到车祸昏迷,那个不要命救过他的人,也是她宁染啊!

可是谁信?她两年前就拼了命的解释过了,没有一个人相信!

毕竟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当年是林清浅哭着喊着将封城送进了医院。

宁染闭上眼睛,滚烫的泪水忍不住往下掉。

她张着干涩的嗓子,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是绝望的妥协。

“好啊,既然这样,我承认,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我们离婚吧。”

“砰!”床头柜上的保温瓶,被狠狠的扫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巨大的力道扯动了手术伤口,封城痛的闷哼出来,他撑着床沿,额头上渗出冷汗,死死望着她。

“好,很好!”他邪笑,周身都是寒冷的气息。“宁染,你竟然敢背着我偷人!”

他掐上她的脖子,恨恨的收紧力道,他是真想把这个女人给掐死。

什么他妈的狗屁爱情,什么天长地久,她不是爱他吗?不是非他不嫁吗?

这才多久,肚子里就有了别人的东西!

宁染脸色发青,喘不过气,抠着他的手想要挣脱。

封城气的快要爆炸了,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盯着她的肚子,狠狠开口。

“想离婚是吧,那就把这个杂种打掉!”

他说完,一刻也忍不了,捏紧拳头,“砰”一声的摔门而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