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浓情淡如你宁染封城 > 第十三章:带我去见小辰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带我去见小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

宁染的脑子猛地炸开,脸色唰的一下惨白。

“你说什么?”

“你不知道吗?”林清浅睨着她,幸灾乐祸道:“宁辰昨晚为了救你,开车掉下了山崖,摔死了。”

宁染身体一寸寸僵硬,她攥紧床单,无意识的摇头。

“不......不可能,他开车技术那么好,怎么会掉下山崖!”

林清浅叹息一声,语气里颇为惋惜:“唉,你都不知道,他死的有多惨,本来他还有一口气的,奈何在山下拼了命的爬着要见你,整整爬了一公里呢,临死前在手术台上,嘴里还喊着你的名字。”

“不可能!”宁染疯了一样从床上爬起来,摸索中死死抓住林清浅的衣服。

“你又想骗我是不是,你从来就没安过好心!你在骗我!你想让我情绪失控流掉孩子是不是!”

林清浅厌恶的推开她。

“信不信你可以自己去看,停尸间离这里不过几层楼的距离,说起来,昨晚还是你那个师兄莫子谦操刀主治呢!”

林清浅说完,满意的扬起嘴角,转身准备离开。

宁染跌跌撞撞爬起来,想往外走去,却看不见路,重重摔倒在门口。

手指突然摸到一节高跟鞋,她慌忙顺着高跟鞋摸上去,抓住林清浅的衣袖。

“你带我见小辰,求你,带我去见他!”

林清浅停了脚步,勾起嘴角看着她。

“凭什么?我可不是慈善家,帮了你,你拿什么作为报酬?”

宁染神智都快不清了,她死死抓着林清浅的衣袖,连连点头。

“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求求你带我去见他......”

林清浅看了看她,拨开她的手。

“如果我要你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呢?”

宁染愣了一下,整个人呆住了,浓浓的寒凉感从四方袭来,侵蚀着她的五脏六腑。

林清浅漫不经心的撇了她一眼,阴狠狠的声音再次袭来。

“宁染,别天真了,封城的离婚协议书都已经拟好了,就在你的床头,他最终是要娶我的,而我,绝不会绕过你的孩子。”

宁染猛地打了个寒颤,紧紧护住肚子,下意识的颤抖。

从怀孕到现在,她护了无数次这个孩子,可是将来,她真的被封家抢走了,她还护得住吗?

林清浅这么心狠手辣的人,怎么会放过她的孩子。

宁染攥紧衣服,咬了咬唇,艰难的点头。

“我答应你,你带我去见小辰。”

......

从病房到停尸间,只用了不到十分钟。

宁染一步一步踏着冰冷的地板,穿过冷寂的楼道,最终,到了宁辰的床前。

停尸间空无一人,处处散发着阴冷,宁染伸手抚上去,掀开白布,触碰到少年的眉眼。

她看不到他,却触到了他坚硬的短发,紧闭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刻薄的唇,以及他脖子上,那个熟悉的平安符。

那是她出嫁的那一天,亲自给他戴上的。

那日她大婚,她说姐姐将来不能在身边照顾他了,他却扬着头,青涩的脸上满是骄傲。

他说:

“姐,我已经长大了,以后就由我来保护你!”

“姐,如果封城那个家伙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凑他丫的!”

“姐,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被人欺负!”

“姐你别怕,我这就去救你出来,把我的眼睛换给你,再去宰了那个混蛋给你出气!”

一句一句,像是电影倒带一般,在她脑海回绕。

宁染再也控制不住,抱住那个冰冷的身体嚎啕大哭。

“小辰,姐姐答应你,再也不嫁给封城了,再也不被人欺负了,你醒过来好不好......”

阴凉的空间里,少年仿佛睡着了一般,再也不会易躁易怒,再也不会为她出头,再也不会听到她讲话。

那个在阳光下意气风发的少年,怎么能就这样在黑暗里消失。

寒冷的空气慢慢侵蚀宁染的全身,入侵到血脉里,神经里,宁染再也撑不住,栽倒在病床前,昏了过去。

......

宁染醒来时,耳边传来李妈叹息声,身下是熟悉的被褥味道,她被送回病房了。

“李妈,天黑了吗?”宁染沙哑着嗓音,语气里有摸不透的平静。

“是啊夫人,现在已经晚上9点了,夫人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可以晒太阳养胎了。”

宁染动了动唇,扯出一个苦涩的弧度。

养胎吗?她没有家人,没有婚姻,连腹中的孩子都要被别人惦记,她还怎么敢养胎呢?

她摸索着床头柜的苹果,语气出奇的平静。

“李妈,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

李妈心疼的帮她掖好被角,离开了。

宁染伸长胳膊,在床头柜不停摸索,最后,手停在一个冰凉的物体上。

那是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她拿过刀,抚摸着锋利的刀锋,眼泪浸湿了厚厚的纱布。

“小辰,黄泉的路,不要怕,姐姐马上就来找你。”

宁染嘴角勾起一抹温婉的笑,慢慢握紧了刀柄,血顺着刀锋流了下来,浸染了一床鲜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