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浓情淡如你宁染封城 > 第二十五章:对不起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对不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身影越来越近,近到宁染可以看清他的脸。

男人身着笔直的西装,洁白的衬衫领口扣子松了两颗,直升机吹出的大风中,他精致的五官俊朗非常,漆黑的双眸紧紧盯着她,一眼万年。

“爸爸!”封宁开心的大叫,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场地上格外响亮。

封城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幽深的目光没有从宁染身上离开,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望着她。

宁染看到这一幕,心里的气愤更浓烈了。

宁宁开心的叫他,他却置之不理,她不在的日子里,他就是这么对待孩子的吗?

她深吸一口气,抬头对上他的眸光。

“你......”话没说完,他猛然伸出手,将她紧紧拉进怀里。

浓烈的体香味充斥着她的鼻腔,宁染愣了一瞬,皱眉用力挣扎,巨大的力道像是钢铁一般,锢的她怎么都挣脱不开。

“封城,你放开我!”宁染眉头越皱越深,四周还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着实为难。

封城却像没听到一般,继续收紧力道,牢牢不松手,像是抱着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

宁染心下一狠,狠狠掐上了他的手臂,锋利的指甲都快掐掉一块肉了,他才松开手,深邃的望着她。

“这些年,你跑哪了?”

宁染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动,她奋力推开他,指关节攥的发白。

“封先生怕是认错人了吧,你认识的那个宁染,早就已经死了。”

封城深深的看着她,眼里有数不清的复杂,他抬起手,轻轻碰到她的眼皮。

“你的眼睛......”

宁染反射性的躲开,胸腔大幅度的起起伏伏,她努力压制住心底的激动,讽刺道。

“怎么,我没瞎掉,不如你愿了?”

他低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当年......”

“爸爸!”一道不满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也打断了两人之间电光火石的气氛。

封宁拉住他的手,生气的撅起嘴:“爸爸不理宁宁,爸爸坏!”

封城回过神,将地上的女儿一把抱起,捏捏她的小脸。

“好,爸爸向你道歉,你怎么样,没有没哪里受伤?”

“没有没有,宁宁没受伤!”封宁抱着他的脖子,又够过去拉宁染的手,献宝一样在他面前晃。

“爸爸看,宁宁找到妈妈啦!”

封城顺着女儿望过去,看到宁染微红的双眼,还没等他开口,宁染就拎着药箱转身离开。

封宁嘟嘟小嘴,挣扎着跳下地,有些不开心的哀怨。

“爸爸惹妈妈生气了,她不理你了!”

封城看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背影,突然笑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第一时间拨通了许易的电话。

“把夫人的墓地给拆了,家里所有的黑白照片都处理掉,立刻,马上!”

电话那端,许易呆呆望着被挂断的电话,一头雾水。

......

天渐渐黑了下来,客运站没有这么多房间可以住,老师们纷纷将帐篷搭在空旷的场地上,供孩子休息。

帐篷里,宁宁小朋友乖乖让宁染洗完脸,拆了马尾辫,换上睡衣啃桃子。

宁染给她铺好床,又出去帮忙照顾别的孩子,路过一幢楼的拐角处,突然被一双手拉过去,高大的身体将她重重抵在墙上。

黑暗中,熟悉的体香味闯进她的鼻腔,夹带着丝丝烟味,宁染推了推他,低声喊道。

“封城,放开!”

封城箍住她的手,用力锁在身后,温热的唇低低压上她的唇,强烈而霸道的辗转反侧。

宁染被他禁锢的无法挣扎,不安分的摇动脑袋,想躲开他。

他凶猛的吻着,一只手箍住她的两个手腕,空出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似乎这样吻的不够,他连撕带咬,一点一点移下去,将整张脸埋在她的项间,滚烫的呼吸浓浓喷洒在她的脖项,宁染被压的软绵绵,没有了力气。

他加深力道,紧紧抱住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才安分下来。

这样的姿势不知道抱了多久,封城松开她之前,抵在她耳边,低沉又沙哑的嗓音传进她耳朵里。

“对不起。”

这三个字,承载了太多内疚和痛苦,承载了三年的阴阳相隔,如今,他终于可以说出来让她听到了。

宁染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