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浓情淡如你宁染封城 > 第二十八章:你还活着?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你还活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宁看到他,果然不哭了,趴在窗户上看了一会,抽泣着在宁染怀里睡着了。

宁染把孩子抱到床上,盖好被子,轻拍着她睡觉。

许久之后,房间里恢复安静,宁染轻轻爬下床,脚步不由自主的向窗户走去。

透过窗户,她看到楼底下的男人依然倚靠在车门一侧,猩红的烟头在黑暗中一闪一灭,他又在抽烟。

宁染心里一抽,一股不明的情绪流淌在全身的血液里。

楼下的男人似乎感知到什么,抬头望向窗户,正好跟宁染的视线撞在一起。

宁染下意识撇过头,躲开他的视线,拉上窗帘,熄了灯。

这样安静的过了一晚,第二天晚上,一到点,封宁小朋友又开始哇哇大哭,而且比前一天哭的更猛烈了。

封城照旧待在楼下,拿着手机哄她睡觉,宁宁看着黑漆漆夜色里的爸爸,小奶音相当委屈。

“爸爸是不是不要宁宁了......”

“怎么会,爸爸不是一直在楼下陪着你?”

封宁撇着小嘴,更委屈了。

“爸爸为什么不和妈妈住在一起,小朋友家的爸爸妈妈都是一起睡觉觉的。”

封城声音一顿,被问的哑口无言。

宁染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心里像是抽丝剥茧一般。

她们在一起,还有可能吗?

就算没有这些折磨,可小辰当年的车祸,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这样持续不断一周后,封城终于扛不住发烧住院了,封宁从小叔叔那里得知爸爸生病了,吵着闹着要去医院,宁染没有办法,只好送她去医院。

在医院门口的花摊前,她说什么也不肯执意走了,拉着宁染的手软绵绵道。

“妈妈要买花花,爸爸生病了,要花花!”

花摊的老板看到这一幕,笑道:“是要买给老公的吧?来我这里的小夫妻都买玫瑰,来,小朋友,叔叔免费送你一支。”

“谢谢叔叔!”封宁礼貌的道完谢,兴冲冲的拉着宁染往医院跑去。

她小叔叔告诉她了,要想让爸爸妈妈在一起睡觉,就要在医院门口的小摊前买花,卖花的叔叔肯定会免费送给她一支。

小叔叔真厉害,封宁在心里默默的想。

一进病房,宁宁就举着玫瑰塞进封城手中:“爸爸,爸爸,妈妈给你的花花!”

封城面色苍白,穿着条纹病服躺在病床上,收到玫瑰的时候,斜长的眼睛向宁染看过来。

宁染心里抽了一下,有些不自然撇过脸,又转身走出病房。

明明说好的分道扬镳,可是为什么她感觉和这个男人,有这么多牵扯不断的乱麻。

病房里时不时能传来宁宁的小奶声,宁染穿过医院走廊,准备独自回家。

“宁染?”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她,宁染转头,看到了一身正装的郑月如。

郑月如看到她,犹如看到什么怪物一般,久久震惊的合不拢嘴。

“你还活着?”

这句话如同一把利剑,直直刺向宁染的心脏,她强行扯出一丝笑。

“我活着,让你们都失望了吗?”

郑月如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又看向她黑白分明的眼睛,惊讶道:“你的眼睛,也能看见?”

宁染低头笑了笑,笑容里隐藏着漫天的苦涩。

“如果封太太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你等等!”郑月如叫住她,欲言又止。

终究,她长长叹了口气,语气里是数不尽的无奈。

“当年的事情,我欠你一句抱歉,这些年,阿城一直不肯理我,还与封家断绝了关系,可是做母亲的没有不心疼儿子的,他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我都看在眼里,当初发生的很多事情是他不知道的,是我瞒着他做的,所以你即便要恨,就恨我吧。”

宁染顿住脚步,脑子里全是当年的画面,她被拖上手术台堕胎,她挺着肚子在手术室抢救封城,她被封家的保镖送到手术台摘了眼角膜。

这一切,都是封家默认的。

宁染深吸一口气,颤抖的语气里带着质问。

“当初抢救他之前,你明明说好会放我和孩子走,后来又为什么要囚禁我。”

这个问题,她后来想了三年也没想明白,明明当时她可以带着孩子远走高飞的,哪怕把眼角膜给封城也乐意,可是她看不见以后,仍然被囚禁在病房,无法离开。

郑月如顿了片刻,开口道:“当时不是我不放你走,是阿城下令要照顾好你,他性格独裁,我也没管那么多......”

宁染心里猛地一抽,像是有成千上万根细针扎进她的心脏,细细密密的疼着。

她闭上眼睛,努力将泪水憋回去,望了郑月如一眼,转身快步离开。

走到医院门口时,她又撞上了一个乞丐,那个乞丐披头散发,身上披着破碎的衣服,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伤痕满满,甚至有些地方已经裂开,有细细的血丝渗出来,唯独手臂的一块皮肤,白嫩的完好无损。

她看到宁染,疯了一样的爬过来,嗓子里含糊不清,沙哑的喊着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