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浓情淡如你宁染封城 > 第三十一章:硫酸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硫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莫子谦的脸色更白了,攥紧的拳头止不住微微颤抖。

他猜不到,如果宁染知道了这件事情会怎么样,她这些年一直觉得对不起的就是宁辰,她恨封城恨进了骨子里,如果知道真相,那他和宁染,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其实在封城查出所有的来龙去脉之后,就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莫子谦,当年小染离开后,所有的人,包括你都说我疯了,现在比起来,丧心病狂疯掉的人,是你!”

莫子谦重重的喘了口气,心里蔓延着巨大的悲痛。

他这双手上,沾满了无数无辜人的鲜血,他可以将这些黑暗统统藏起来,在阳光下陪着宁染意气风发,只要她不知道,只要她开心。

可是当真相全部赤裸裸露出水面的时候,他甚至连面对宁染的勇气都没有,他怂了,怂的一塌糊涂。

封城望着床头的那支娇艳欲滴的玫瑰,淡淡开口:“你走吧,离开A市,永远不要出现在小染面前,这些真相我会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宁辰的死因就会成为一个意外事故。”

莫子谦抬眼看他,神色中染着浓浓的不解和疑惑。

“你为什么......”

“我不想让她再承受一次致命的痛苦。”封城打断他的话。“尤其是被最信任的人背叛。”

莫子谦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发现,坠入黑暗的他再也见不到阳光了。

......

封城在医院住了几天,便急不可耐的出了院,不知不觉开车到了宁染的公寓楼下。

宁染刚把宁宁送到幼儿园,回来就看到小区楼下,封城站在巨大的广告牌下,神情落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到许易前几天说过的话,宁染心里像是被堵上了一团棉花,哽咽的慌。

她咬了咬唇,迈步走过去,刚想开口,突然从拐角处冲过来一个邋遢的身影,冲着宁染疯了一样扑上去。

“小染!”封城眉头一跳,出手拉过宁染,躲过那团身影。

宁染下意识向后看去,那个身影狠狠摔在地上,认出是医院门口看到的那个乞丐,她身上发着阵阵恶臭,乱发底下的那双眼睛里,却凝满了凶恶的仇恨。

宁染皱了皱眉,这双眼睛太熟悉了,她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乞丐趴在地上抽搐两下,手里紧紧捏着一个玻璃瓶,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冲着宁染疯了一样吼叫,沙哑的嗓子回荡在整个小区,撕心裂肺。

听到这个声音,封城的神色大变,冷冷的盯着那个乞丐,语气可怕的犹如地狱的阎罗。

“滚!”

乞丐似乎被震慑住了,下一秒,她又诡异的笑了,抬起伤痕斑斑的手,将凌乱的脏发拨开,露出一张疤痕累累的脸。

但宁染还是瞬间认出了她,震惊的瞪大眼睛:“你是林清浅?”

林清浅阴森森的扯着嘴,脸上的伤疤因为她的笑,又重新裂开,渗出血迹,她高高举起手里的玻璃瓶,猛地像宁染甩去,玻璃瓶中的液体瞬间洒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小心!”封城看到那瓶子,眼底一紧,张开胳膊将她死死抱在怀里。

“滋滋滋.....”噼里啪啦的灼烧声在空气中炸开,宁染睁开眼,看到封城痛到扭曲的五官。

瓶子被砸在地上,剩余的液体流过广告牌铁框架,发出“滋啦”的腐蚀声。

宁染瞪大眼睛,那瓶子里的,是硫酸!

林清浅看到宁染毫发未损,愤怒的嘶吼声更强烈了,她不死心的扑上去,却被封城狠狠的踹开。

“滋滋滋......”硫酸几乎破了封城整个后背,烈性的液体腐蚀完衣服,钻进皮肤里,衣服的黑油粘在后背,在硫酸的腐蚀下开始灼烧,封城痛的跪倒在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