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亚伦记得上一世,他背叛伊凡后,得到的是伊凡一个极其失望的眼神,但是那个时候,亚伦能感觉到伊凡是真的相信他,他知道自己辜负了伊凡,但是他想要的不仅仅是主仆之间的信任,他想要的是伊凡的所有,无论是身体还是心!

所以这一世他依然选择了背叛,他相信他在做好一切准备后,一定会成功,到时候伊凡只能困在他的怀里,成为他一个人的。

亚伦觉得自己没有错,但是零说得对,他确实逾越了,他也仅仅是一个血仆。

内心的痛苦蔓延到骨髓中,他苦笑。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想继续做一个血仆了......

亚伦看着面前冷漠的零,心里那个想法越发坚定:就算站在你的对立面,我也要得到你啊,我的主人。

亚伦低头,将被踢飞在脚边的匕首拿起,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肩窝,刚刚他就是这只手拿的匕首想要杀死修的,他毕竟不完全是血族,一瞬间血液直接从伤口处渗了出来,流了许多血:“对不起主人,我以后不会那样失礼了。”

鲜血的味道一下子弥漫开来,幸好这花园中没其他的血族经过,不然得造成轰动,这也是亚伦考虑过的,他黯着眸子,看向零:“主人,请您惩罚我吧,吸光我的血都可以。”

“......”如果是原主,看见亚伦这样做,心里再大的火都要消了。零叹了口气:“算了,亚伦,下不为例。”

“谢谢主人!”浅蓝色的眸子盈满感激,那俊美的脸庞却苍白无力,怕是谁看了都无端心疼。

心疼倒是没有,零能看出亚伦那点花样,若是他不服软,怕是再也得不到自己的信任罢了。

零身后的修看见亚伦的样子竟没有吓着,他抿着唇,小脸严肃了些许,销黑的眸子中竟隐隐有些泛红,按理说他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在经历了这么一遭起码得吓哭,但是他脑海里却多了一个声音,似乎带着些轻嘲。

这个人花样可真多啊......

**

修所说的哥哥姐姐们零根本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怎么,修对于自己家在哪谁带他来的也说得含含糊糊,半天零也没办法将他送回去。

这里又都是血族,若是随便交代给别人修肯定会出事。

更何况,这是他的主神,还真不能乱丢,于是零让人准备好马车,将修一同带了回去。

就算原剧情中这个孩子跟伊凡无任何关系,现在零来了,就无法不管。

几天后,血族发生了一件比较轰烈的事情,塞纳尔亲王收养了一个人类小孩,打算当作下一任继承人培养。

这让许多贵族都震惊了一番,毕竟这种事情从未有过,如今塞纳尔亲王开了先例,让他们好一番好奇,那个人类小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亚伦得知了修真被零带回来了,一口老血差点哽死自己,恨不得直接将那个小屁孩挫骨扬灰再拌饭吃了。

然而,修还特别精明,知道在零面前亚伦不敢搞他就一直粘着零,让亚伦恨得牙痒痒。

亚伦才被零教训过一次,哪敢明着对修不好,只能避开修在的地方,以防嫉妒过了做出什么事情。

现在他还没有足够的准备,若是让他的主人对他生嫌可不好了。不过,若是他做好准备后,那个小屁孩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了。

**

血族的生活作息跟人类完全不同,修还只是个八/九岁的孩子,睡眠起码要足,不然会吃不消的。而修每次快要睡觉的时候就是零醒来的时候,两个人睡眠时间完全不在一个点上。

修很沮丧,这么多天了他能见到他的心上人的时间寥寥无几,他也似懂非懂地明白了零是血族,与他的睡眠时间不一样,就和之前照顾他的五位长老一样。

基本白天他清醒的时候都是血仆或者请来的人类来看护他的,到了晚上他该睡觉的时候才能勉强等到零从棺材中睡醒。

不开心,难过,委屈。

他未来的新娘,不对,好像是新郎根本不能陪他玩QAQ!

修在塞纳尔城堡里享受的待遇几乎是最好的,美味的食物,温暖的卧室,就连他喜欢什么零也会让人给他找到带回来。

玩具很好玩,但是他更喜欢他的零。

修今天又坚持等到零的起床,等零出来时天色已经稍暗,修在零出来前就一直在零的门口等着他。

当零出来时,果不其然看见修又在等他,那粉嫩精致的小脸蛋在看见他的那一刻时挂起大大的笑容:“伊凡~”

在跟零回来后,修就改了口,一直叫他伊凡,没大没小的样子,然而,他每次看见零的时候都是莫名地羞涩。

主神这般可爱的样子当真是少见,还真得感谢这个世界的主神还小。

而零不知道,这样可爱的主神只是暂时的。

现在整个城堡的,无论是血族还是身为血仆的人类,都知道,亲王大人特别宠爱修,不仅是当作继承人一样培养,还总是因为他变得亲近多了。

以前的伊凡如同一块冰,怎么都捂不化的那种,而现在,这块冰会因为修而化成一汪水,清润淡然,让人不觉羡慕又嫉妒能被这样宠爱的修。

修穿着睡衣,材质很软的布料,低领,露出白皙精致的锁骨,他抱着零前些日子给他买的玩偶,拉着零的衣角,声音软糯:“伊凡~今天可以哄我睡觉吗?”

这样的修真的是太萌了,零不由自如软下心,应了声好便将修抱在怀里,走向修的房间。

为修准备的屋子是按照人类的喜好来的,床垫都是极软的天鹅绒,就连地板也铺了软软的一层毯子,血族的屋子不能向阳,而人类最好住在明亮的地方,所以零为修找的是向阳的地方。

可见零对修有多上心。

真的是把修当儿子一样养,这种感觉很奇妙,零莫名会将修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慢慢的便用最柔软的一面对待他。

零给修盖好被子,便给修讲睡前童话,作为一个系统他只能想到这个哄孩子睡觉的方法,也幸好他身为万能小百度,脑海中搜一下便可以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给修讲完。

修内心觉得这些故事真的太幼稚了,但是无奈他喜欢听零说话,那如同珍珠磨砺般的清润嗓音让他怎么也听不够。

修红着脸:“伊凡~我想要晚安吻可以吗?”

零看着羞涩软萌的修,嘴角弯起,在修软软的黑发上吻了一下:“晚安,我的新娘。”

我的新娘......新娘......

倏地脸更红了,仅仅八/九岁的修没听出零语气中的打趣,他看着零红润好看的唇,拉住零的衣角,手指点向自己红嘟嘟的嘴唇:“伊凡~这里也想要亲亲~”

声音越来越小,细的跟蚊子叫声一般。

妈的这小色狼!零心脏突然跳得很快,明明是想将修这么一个软萌小正太养成受的,但是现在修这个小色狼撩得零不敢真亲上去。

若是亲上去了不就如了这小色狼的意,但是不亲上去反而显得他扭捏了......

“行了,修赶紧去睡觉吧。”零刻意避开这个话题,掐了把修软软的脸蛋,走出屋子。

没亲到小嘴的修瘪了瘪小嘴,委屈兮兮地睡下去。

是夜,零有事出去,今天晚上他要去找那个血猎一趟,最近低等血族出现地更加频繁,已经对人类社会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而他作为这一派地区的亲王,有责任管这件事情。

待城堡的主人离开后,城堡再一次的安静,没有一个血族或者血仆发现,修的房间黑影闪过。

再看那柔软的床上,本该沉睡的小孩此时不在原位。

**

千枢院的五个长老们自从发现自家王丢了就炸了,他们竟然把王给弄丢了?!!!

不过他们完全不担心,因为他们的王一遇见危险会迅速恢复本体,所以应该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伤害到修吧。

而且王是自己跑丢的吧......那天他们参加沃伦家族的宴会只是为了给王找见一个祭品,王需要一个纯血族才能彻底苏醒,彻底除去复生的副作用。

到时候,就是王的归来。

他们已经把主意打在沃伦家族的纯血种身上,他们还记得沃伦亲王以为他们的到来是为了选择新王的,于是不断地讨好他们,心里不由嗤笑。

他们的王还在,怎么可能需要新王的诞生?

现在,就等着片沃伦亲王那个傻子出来,为他们的王献祭。

然而,现在尴尬的是王跑哪去了???

千枢院,几个长老正惆怅着,修却回来了。

他发现他近来可以短暂控制自己出来,只有作为孩子的自己睡着时,成年的他才能苏醒。并且他也拥有小修的记忆,在看到零时就发现零身上有他的标记。

那是他的王妃!

这天他又出来了,回到千枢院,果然几个长老还在那里,他们看见他时不由地惊讶,随后都立刻行礼:“恭迎我的王!”

修绯艳的红眸在夜里异常地惊心动魄,他勾起唇:“我找到我的王妃了,是塞纳尔家的伊凡。”

“???”奥罗娜大吃一惊,随后她想哭,她的初恋要没了吗?嘤嘤嘤!

修不知道奥罗娜对伊凡一见钟情,继续道:“我现在在伊凡家,你们先不用找我,等到时机到了再用那祭品吧。”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让周围的五个下属们冷汗涔涔。

修想起了零还在等他长大做他的新娘呢,所以他可不能辜负他的新郎啊~

作者有话要说:修:新娘我做

零:真的?

修:婚纱我穿

零:真的?

修:我任你xxoo

零:真哒???╰(*°▽°*)╯

修:假的:)

周五要考科一了,我题还没怎么看,估计要请假两天小仙女们,等我考完科一再继续更(づ ̄3 ̄)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