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零大可不必亲自来一趟的,但是艾德极其重要,他曾以为低等血族的频繁出现跟塞纳尔族有关,这也是他后来要刺杀零的原因。在亚伦改变的剧情中,若不是艾德将伊凡伤得极重,恐怕亚伦也囚禁不了伊凡。

低等血族的出现与纯血种有关,人类若光是被普通的血族吸了血,若是不伤及性命,则没事,但是纯血种不一样,他们咬过的人类无法抵御纯血种血液的转化。

因此渐渐地产生吸血的欲望,然后就会成为低等血族,失去人类的理智,逐渐变为一个吸血的怪物。

纯血种不多,但是这一带地区的纯血种只有伊凡·塞纳尔一个。

这也是艾德等血猎怀疑伊凡的原因。

其实这些低等血族是沃伦家的血仆,一大批被放养的血仆,他们基本都被沃伦家的纯血种咬过,出来后就变成了低等血族。而且沃伦亲王有意将祸水引到塞纳尔家族,就连西斯特家族也被牵连了些。

沃伦亲王野心勃勃,他早就想将人族和血族的矛盾再次挑拨,引起混乱后好成为血族的新王,而西斯特家族与塞纳尔家族与其立场不同并且是个强力的对手,所以沃伦亲王只能在背后出阴招。

而亚伦也是在这个时候和沃伦亲王勾结上,亚伦暗下早已准备好了背叛零。

当然,亚伦觉得他那不叫背叛,或许总有人觉得以爱为名的所有事情都是正确的。

“亲爱的塞纳尔亲王~”艾德看到零的到来很开心,少年气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湿润的鹿眼看着极其乖巧,但是不得不说,艾德狠起来确实能杀死一个亲王级别的血族。

他当之无愧最强的血猎。

零一身黑色披风,他将头上的罩帽掀开,银色的短发在夜里极其的耀眼好看,那苍白精致的面孔也美到令人窒息。他看向艾德:“沃伦家的地下室里有许多低等血族,都是刚被转化的,我可以带你去那看。”

艾德应了声好,但是他身后的伙伴们对零不放心:“老大,你一个人跟这个血族去,万一是陷阱怎么办?”

“对啊,这些血族万一下套,你就回不来了!”

对面几个血猎明显不信任零,零也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等,他知道艾德会同意的。

果然,艾德挺信任零的:“塞纳尔亲王一向善良,我相信他,你们别说了,我会和他一起去,查清楚低等血族出现的原因~”

虽然零不知道艾德哪来的一向善良这个观点,但是艾德确实劝服了自己的伙伴。

基诺想起之前经过的一个镇子里,那个女孩形容救她的恩人确实是伊凡·塞纳尔,也只能稍微信任点。

......

沃伦家的城堡装饰依旧华丽,谁都知道沃伦亲王喜爱美色也喜欢华丽的东西。但是再华丽也掩盖不了其中腐蚀的欲望。

上一次来这还是带走修的时候,零有派人找过修所说的哥哥姐姐们,但是根本没有人带过一个人类小孩,所以有很大的可能是修是沃伦关押的那些人类中的一个,然后修侥幸逃了出来了。

“小心点,沃伦家的血族很多。”零小声提醒。

艾德见零竟关心了自己,嘴角不由咧起,心里美滋滋的,跟在零的身后,走进沃伦家关押低等血族的地方。

这些低等血族明显被饿了很久,他们早已陷入疯狂的嗜血欲望中,所以在艾德和零一出现时,这些吸血鬼疯狂地想要冲破牢笼,去吸光这两人的鲜血。

“该死的沃伦家族,竟然转化了这么多的吸血鬼!”艾德咬牙,恨不得直接将腰间的银匕首刺穿沃伦 亲王的心脏。

零看了眼那些疯狂撞着铁杆的低等血族:“他们会遭到报应的,我们该离开了,不然有人会发现这里的动静的。”

然而,动静已经吸引了这个城堡里的其他血族。

“塞纳尔亲王!”看守这个地下室的血族看到零很惊讶,随后他准备大喊,叫人围住这两个人。

下一秒零身影一闪,修长的手穿过那血族的心脏,鲜血溅到那苍白的脸上,深紫色的眸子泛着隐隐的红光,惊人的妖冶。

血族的血液立马引起那些低等血族的疯狂撞击,它们尖叫着,眼睛都是血红色,嘴里的獠牙尖锐可怕。

动静太大了,零加快脚步出了地下室,向沃伦家城堡的后门跑去,艾德紧随其后。

**

修在跟千枢院的五位长老嘱咐完一切后,来了趟沃伦家的城堡,他现在还处于全盛期的状态,所以打算一探究竟。他之前作为孩子的时候不小心看见了沃伦家一帮血族绑着一个低等血族进入了地下室。

若只是低等血族的话修并不关心,但是那低等血族跟他曾经遇见的都不一样,可以说血族所有的人都是他的子嗣,他能清晰得感觉到那低等血族的变异性。

具体哪里不一样修不好说,只能亲自去一趟。

然而,刚混进沃伦家的地下室后还没出去,就看见了零的到来。

无疑是一个惊喜,但是零身边却是另一个男人!是个人类没错,但是零看起来很关心那个男人,这让活了上千年的血族始祖不由吃醋。

那是他的王妃!

终于在零和艾德分道扬镳后,修一把扣住准备回家的零,将其按在树上,红得纯粹的眸子带着占有欲,他对着被突如其来怔住的零道:“可算找到你了我的王妃~”

“你认错人了,放开我!”零挣扎,却完全挣不开,双手被修一只手扣在树上,整个人以一种羞耻的姿势困在树上。

“你就是我的王妃啊~”修勾起嘴角,恶作剧般困住零不让他离开,牙齿轻轻咬在零的脖颈上,陶醉般:“好香甜的血液,可以让我来一口吗?不会很痛的~”

血族之间互相吸血的很常见,大多是亲近的关系,夫妻间更加喜爱在做/爱的时候吸血,那个时候,轻微的刺痛带来的是无上的欲望以及满足。

零有些恼怒,恨不得将身上这个流氓一脚踢废。

感觉到零的动作具有毁天灭地的性质后,修好笑地放开零,心里暗自想:要是废了的话谁以后给你幸福啊~

不过修躲开时还是偷亲了一把零,那看起来冷薄的嘴唇意料之中的柔软甜蜜,与他是小孩的时候一样,这是他第二次偷袭零了,修表示十分得意。

零很想炸掉这个偷亲他的人,若是说上次被变小了的修偷亲时零是比较懵的状态,之后也是好笑,但是这次被人这样调戏过,他直接控制周围的风将地下的树枝吹起。

树枝随着风凌厉地刺向修,极具杀伤力。

修有些心酸,自己变小的时候亲老婆都没事,变大就要受到这种家暴嘤嘤嘤~

但是这些对他完全造不成伤害,躲过后修感觉自己快要变回小孩了,对着零魅惑一笑:“亲爱的等着我,我们还会见到的~”

“......”等修‘逃’走后,零才想起刚刚黑发红眸的男人偷亲他的那一瞬间。

跟修之前偷亲他的感觉一模一样,并且同样感觉到主神碎片的存在。

......所以说这男人是修?或者这个世界有两个主神碎片?

**

回到城堡,零走进修的房间,那床上柔软的天鹅绒被子将那小小的身影裹成一团,零走过去,修睡得很沉的样子,脸蛋因为睡觉变得软乎乎的。

零沉默,薄唇紧抿,将冰凉的手指点在修白皙可爱的小脸上。

修砸吧砸吧嘴,轻微的鼻鼾声稍显可爱,看来正在做好梦。

零见这小家伙嘴在动,好像再说什么,凑近去听。

“伊凡~还想要亲亲......唔~再亲一下~~”声音很软很轻,几不可闻。

“......”但是零还是听清了。

这小流氓跟刚刚那个老流氓真是如出一辙,所以他怀疑这两个是一个人不无道理:)

作者有话要说:小流氓修:亲上了伊凡我很开心\(^o^)/~

零好笑:小流氓~

大流氓修:亲上了伊凡我很开心

零微笑:第三条腿想怎样断?

大流氓修:......不公平嘤嘤嘤!

今天科一考完了过了溪溪,谢谢大家不抛弃,爱你们么么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