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或许是求生的意识太过强烈, 也或许是对虫族的恐惧和憎恨, 凯西力气突然变得很大, 猛然推开抓住她的流浪汉,拔腿就往外跑去。

虫皇见刚到手的猎物要跑掉,嘴角笑容阴测测的:“可真是不乖啊。”便想再用精神力控制住逃跑的凯西。

然而, 这次却没有上一次那样成功。

他的精神力就像是被挡住一样,他眯眼, 有些奇怪,随后才发现原来这少女也有精神力, 不过是被动的。

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种能力吧。

流浪汉觉得自己有罪, 竟没抓紧人,想要追过去,却听到他的皇让他别追了。

“不用追了,那女孩你追不上的,现在带着我远离这里,估计一会人类军方就要过来了。”虫皇刚产完卵, 身体还是有些虚弱,所以这个时候不能和人类硬对硬。

流浪汉一把抱起虫皇, 将虫皇产出的卵用身上的脏衣服包住。

虫皇身上还是从鸦羽穿的干净衣服,配着刚产完卵的虚弱,显得楚楚动人, 他被脏兮兮的流浪汉一把抱住,两个人组成的画面显得清奇。

虫皇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有点人类的某种颜控属性, 在被脏兮兮看起来丑不拉几的流浪汉抱起时,不由带了些嫌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算是虫皇的孩子的流浪汉:QAQ!

**

“救......救命,我看到虫皇了!”凯西跑出去,她刚好看见正在搜寻的士兵们,她跑到他们跟前,气喘吁吁地指着莫西大河的溶洞处。

“你真的见到虫皇了?!”士兵惊问,随即向他们的负责人汇报,也就是零。

零估摸着虫皇就在这附近,所以他相信这少女说的话,他走到凯西跟前,问道:“你还看到什么了?别紧张,你已经跑出来了,虫皇不会伤害到你了。”少女的脸色发白,看上去惊慌极了,零轻声安抚。

“虫皇刚刚产完卵,他身边还有一个流浪汉,应该是被控制了,他本来想让幼虫寄生到我身上,不过我跑掉了。”凯西想想还是一阵后怕,她刚刚差点就被寄生成为虫族的寄主了!

零带着人赶紧向那个溶洞走去,果然,溶洞已经一片空。

虫皇早已离开,只留下淡淡的异香,估摸是虫皇产卵时分泌的液体散发的气味。

一路跟随在后的凯西见虫皇已经逃掉,自责道:“都怪我,要是我早点告诉你们虫皇在这里你们肯定会抓到他的。”她解释了番自己多年来拥有的特殊的直觉和刚刚看到的一切。

“虫皇性子狡诈,智商也极高,他也不可能在这待许久的。”零出声安慰,随后他闭眼感受周围的精神力波动,却没有一点动静。

现在刚产完卵的虫皇确实很弱,所以虫皇不敢暴露一点自己的位置。

零也不急,让士兵往周围四处扩散式搜寻。

他突然看向凯西,问道:“你之前没有被虫皇用精神力控制住吗?”少女必是被虫皇发现了,但是虫皇应该会直接用精神力控制住她,然后让她被幼虫寄生的,这样比较保险。

凯西愣了下,点头:“没错,他控制住我!”她的眼中慢慢带着些恐惧,那种无力的感觉似乎还在影响着她,使得她四肢有些僵硬:“但是我挣开了,我就跑掉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跑掉的,我只觉的脑子快要炸了似的。”

现在感觉脑袋已经好多了,没有刚刚那样的胀痛。

零尝试着用精神力控制凯西,随即他的精神力像被一块盾弹开。

凯西头又有点痛了。

零大概明白,随即道:“你应该是进化了精神力,虽然是被动型的,但是可以阻止别的精神力控制。”再联系刚刚凯西说的,大致了解了,这少女怕是天生拥有着特殊的精神力,只不过是偏向于直觉上的,也不稳定,倒是刚刚遇见虫皇险里逃生后精神力被激化了,进化得更加强大了。

零收回精神力,有些歉意道:“对不起,刚刚私自用精神力测试了下。”

眼前的少年看起来和她年纪相仿,长相是那种纯东方色彩,极其淡雅,精致白皙的容貌让人无法生出不满,凯西摇头,她知道这个少年是这次抓捕虫皇的行动长官,无论有什么需要她做的,她都不会拒绝的。

“那你现在还有关于虫皇的直觉吗?”少年问道。

“唔,”凯西愣了下,闭了眼想要用心感觉下,随后遗憾摇头:“我的直觉从来都不稳定,我也猜不到虫皇接下来会去哪。”

线索中断,只能接着地毯式搜索了。

零虽然是初代系统,对这个世界位面有一定的了解,但是这个位面剧情已经改变了许多,他们这些外来者一旦进入就再也无法得到全局性的认识,所以他根本不能靠着他的能力发现虫皇的踪迹。

但是这不代表他没有办法。

世界总会有太多超自然的现象,也有太多不科学的方法,比如占卜,比如算命。

这和凯西的直觉差不多,虽然听上去觉得有点离谱,但是也不是没有用的。

向虎到的时候拿了一副零要的塔罗牌,他有些惊恐:“老大,你竟然要用占卜的方法找虫皇???”

零拿到塔罗牌,将牌打乱,他瞥了眼向虎,老神在在道:“占卜可是几千年留下的宝贵文化,它之所以传承下来自然有它的道理和哲学。”

随即看向凯西,声音清润:“来,随便抽三张。”

向虎被比他还小几分的少年以一种前辈的姿态给教训了一顿,顿时不敢说话了,老大装逼他一边跪着喊666就行了。

凯西犹豫了下,不知道怎么下手,她有点紧张,怕拿错什么牌。

零:“别紧张,就遵从你自己的心,想拿哪张就拿哪张。”这也跟凯西的直觉有关,既然凯西半天没有感觉,他就让凯西的这种能力从这塔罗牌上面显示出来。

凯西这才放心拿牌,按照心里的想法直接选出了最上面的一张和中间的两张牌。

零将被选中的三张牌翻开,三张牌分别代表着亲人,死亡,反转。

亲人的牌面比较暗淡,可以说应该是关系并不是很亲近的亲人,也可以代表的是远房亲戚,而死亡本是一个死局,但是又有反转这一个好牌,意味着那个亲人差点死掉但又会险处逢生。

凯西没怎么看懂这个牌的意思,她问:“这三张牌跟虫皇有关系吗?”

零反问:“你觉得呢?”

“我......我不知道,但是我心里想着虫皇,所以才选的这三张牌。”

“那就对了,”零收回塔罗牌:“这里附近有没有跟你关系比较远不常打扰的亲人?”

凯西愣了下,她猛的点头:“有!”

“那去找你那个亲人吧。”

向虎还是有些不信某神棍:“老大,你要是弄错了可就尴尬了。”

零没理他,凯西倒是苦着脸:“我那个不怎么接近的亲人应该是黎家主母杨婉盈,算是我的小姨,但是因为她跟我外祖父断了关系我也不经常见到,我不知道怎么去找她啊。”

向虎睁大眼睛:竟然是黎家?!

**

黎振平让手下拿到了木白在北武分院的档案,北武分院的理事长本来不想给他的,还是一番好话才拿到的。

不得不承认北武招生还是比较严格的,资料很全,几乎祖宗十八代都要有,当然,这只是夸张的说法。

黎振平翻了下木白的档案,第一页就是其照片,似乎很青涩的样子,带着些腼腆,跟现在他见到的冷静强大的少年有些不一样,不得不说其成熟了许多。

后面就是其从小经历,看得出少年那个时候比较乖,让写档案就把自己全部经历写了上去:身份定居那桑星,从小在向阳孤儿院长大,直到十六岁以优异的成绩被招入帝星的南文分院。

向阳孤儿院?黎振平感觉十分熟悉。

想了好一会,终于想起了,他的儿子曾经就被拐卖到那桑星,然后在那向阳孤儿院长大!

太巧合了!黎振平感觉越发的诡异,某种想法在他心间越发清晰,他急忙往后翻,却发现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倒是看见了一张处分单。

是木白曾经在南文被处分的证明,看样子是之前打过一架?

他打开自己的星网,点开帝启的论坛,登录进去,他本来就是帝启的股东之一,所以在帝启也算有着身份证明。

搜寻木白的一切踪迹。打上“木白”两个字,便搜到了许多信息:木白曾经被打到住进医院,而进的那间医院是帝星第一医院,对其来说帝星第一医院十分贵重,而他当时却住了进去。

医药费竟是他的儿子,黎明旭交的。

再看论坛上说,黎明旭在见到木白时就说这是自己的故人,让南文的人多照顾照顾,许多学生自然以为木白抱上了黎家的大腿。

黎振平沉默了好半会,他给黎家私人医生打了个电话:“维森,你带着测DNA的工具一会过来,我怀疑当初可能是搞错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