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研究所内, 一个浅金色长发的美人柔弱无骨地倚在笼子的铁杆上, 他全身都是特质材料制作的链子, 那些人类并没有杀他,却也不可能放过他,反而是将他困在这里, 偶尔抽他一管血去做研究。

他倒是没什么想法,只不过是觉得无聊, 他早就是个怪物了,对于那些疼痛也没有什么感觉。

研究所那些人怕他极高的精神力, 所以他浑身的链子全是抑制精神力用的, 他也没什么力气,所以只能放弃无谓的挣扎。

除了偶尔拿他做研究,没有自由外,他的待遇还是挺好的。

起码伙食有保证。

还记得刚被抓起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要被弄死,结果对方给他宰了几斤肉, 虽然是动物的肉但是也凑合,不过虫皇美人还是比较喜欢吃素, 他抬头就对那些人勾起一个靡丽羞涩的笑容:“其实我更喜欢吃素。”

那些看管他的研究人员皆是被他笑得脸面发红,他的笑容太过绮丽,超脱人类多拥有的美, 无论谁看到都会呼吸一窒。

于是之后虫皇的食物都换上了素食,倒也省了研究所的伙食费。

虫皇从被抓后一直以来都没有过逃跑的倾向,也没想过做什么妖, 这倒让研究所的人松了一口气,也自然不会多为难虫皇。

虽然虫皇是虫族的皇,是人类的天敌,但是这么一个安静不反抗不闹事的美人让人也下不去手来折磨。

所以,虫皇在研究所安安静静地待了三年,从研究所的人口中他也大概知道了自己的种族几乎灭绝。

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以为虫皇会有剧烈的反应或者情绪,但是并没有,他看起来十分不在意,让人觉得被灭族的并不是他的子民们。

他经常安静地在那发呆,偶尔会开口要一两本书来看,这些对他们来说并不为难,所以基本会答应。

虫皇有时候看书看到有兴趣的时候,还会带着激动笑着跟看守他的工作人员聊那些书的内容,在这个研究所,他不像一个猎物,反而像个来做客的客人。

所以研究所也慢慢放松了对其的警戒。

“保罗,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虫皇倚在笼子的铁杆上,一如往常问向来给他送饭的工作人员,保罗是个年轻的小伙子,长得比较帅气,但是他容易害羞,每次看到虫皇对他笑总是会脸红。

不过他并不是因为喜欢虫皇,只不过虫皇笑起来像一个清艳的美人,又靡丽又冷淡的那种笑容每次总会让他呼吸一紧,就算看多了也没有习惯。

研究所的教授有说过,只要虫皇不提及虫族以及政治上面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可以让保罗自己做主。

所以保罗一般会跟虫皇聊天,说一些最近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说到有趣的事情最近还真有个,听说秦晔大将军向黎家少爷求婚了,盛世求婚,几乎全星际的人都见证了,简直浪漫极了!”

浅金色长发的美人白皙如同美瓷的手指稍微顿了下,随即勾起一个笑:“那可真是有趣啊。”

等保罗离开后,虫皇微阖的眸子猛然睁开,他轻舔嘴角,绯色的唇角因为舌尖舔过而变得暧昧绮丽,此刻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起来诱惑又危险十足。

虫皇一只手支着下巴,身上纯白的短袖和短裤,就像是病服一样,单调乏味,但是穿在他的身上异样的风情。

初恋要结婚了,所以他要不要去说一声恭喜?

不过,也得先见到人再说啊......

**

那萝现在在帝启学院的附属中学上学,其实秦晔的身份虽有点作用,但大多还是靠小女孩自己的功劳,她小脑瓜子聪明极了,自从三年前跟着丽琼来到帝星,她用了三年时间学会了许多东西,也适应了帝星的生活。

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她的妈妈要给她生一个小弟弟了!

丽琼在三年前来到帝星时,就立志要在这里闯荡一番,虽然有秦晔的帮助,但是大多还是靠着她自己完成了一件又一件不易完成的工作,也在这个帝星拥有了自己的一份事业。

丽琼虽从小在木塔星长大,但是她喜欢极了画画,在画工上面一点不落于别人,眼界也在来到帝星后开阔了许多,她现在喜欢极了服装设计,所以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帝星首都拥有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并且设计的衣服受到许多贵妇人的青睐。

而这个能干善良且长得漂亮的女人慢慢变得自信开朗,整个人容光焕发,抬头微笑时也有自己的光芒,便吸引了许多男人的目光,于是有了她现在的丈夫。

她的丈夫对丽琼极好,对着小那萝也是当作亲生女儿一般疼爱,一家三口幸福极了,最近喜上加喜的是,丽琼和丈夫也有了爱情的结晶。

对于秦晔,丽琼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感激了,两人也像朋友一样,有时候会偶尔联系联系,然后秦晔也会偶尔带着小那萝去好玩的地方玩。

丽琼偶尔也会想起以前的事情,只会淡淡一笑,虽会怀念一番但是更加热爱如今的生活。

生活不就是这样吗?你曾经以为你的人生平淡无味没有意义,终有一天,你会拥有你爱的一切并且已经找到自己的意义。

善良的人活该拥有幸福!

**

秦晔与零订婚的后一天,零醒来时已经晌午,他扶了下腰,酸极了,让他有些无奈又有些生气。昨晚秦晔又提起之前他忽悠失忆的自己,抓住这个机会就狠狠磨了他一顿。

等他穿好衣服后,这才发现秦晔不在家,他的星网用户端有一则消息:虫皇逃出研究所,现在全星际正在通缉他。

零愣了下,没想到虫皇竟逃了出来,他给在军区的秦晔打电话,等电话接通时秦晔沉稳性感的声音传过来:“怎么了?”

零觉得今天秦晔的声音意外的性感,带着些餍足感,零一下子就知道他满足的是啥,后面还隐隐酸痛提醒了他,零嘴角微勾,笑意微凉。

总会整回去的不是吗?

零:“虫皇是怎么回事?”

秦晔这边似乎也很忙,他们并没有用视频通话,只是语音,而秦晔身边有些嘈杂,零大概听见都是关于虫皇逃掉的事。

秦晔抓了下头发,有些烦躁:“是研究院的一个工作人员,叫保罗,平时负责看守虫皇的,然而那家伙竟然喜欢上虫皇,暗中放走了虫皇。”

零有些意外,他暗自思量:虫族现在几乎灭族,而虫皇逃出来无异于虫族的复兴,虫皇只要再繁衍一堆虫卵,那些虫族很快又会回来。

太麻烦了!

不过事情并不是很绝对,秦晔又道:“研究院的那些老家伙们在这三年有给虫皇注射过某种东西,虫皇身体内的雌性组织已经被取出来了,所以他应该是无法繁衍后代了,现在我们只要找出他就可以了。”

那就好,不过虫皇极高的精神力也让人十分在意,若是其用在某些地方上,控制了重要的人物,仍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零给表妹凯西发了个传讯,他让凯西快点过来,他现在需要借助凯西的能力再次找到虫皇的位置。

这个位面有自己的天机,零无法用系统的身份找到虫皇的位置,所以只能借助这个位面自有的助力。

然而,先找到零的不是凯西,也不是任何人,竟是他们通缉的虫皇。

零也没想到虫皇竟然会找他,而且三年过后,他们都无疑变得成熟了点,而虫皇的容貌一如曾经,依旧艳丽,如同一个二八芳华的少女,美得不可方物。

虫皇对着零扬起一个笑:“这不是你订婚了吗,我特地来恭喜你的!”眼神真诚极了,让人真觉得他真的是来恭喜的。

零心里稍微警惕,他想起虫皇倒是一直想让他做他的虫后来着,眉头微皱:“恭喜完了,然后呢?”

虫皇的笑容依旧靡丽:“然后就是来和你道个别。”

“你的身体正在快速衰败?”零这才看到虫皇的不正常,他精神力极强,所以很快发现虫皇身上的生命力在不断减下去。

虫皇挑眉,他果然喜欢极了这个人的聪明细致,从灵魂深处就吸引着他,他深深地看了零一眼:“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从看到你的时候就发现了。”

零不语,虫皇继续道:“所以是你改变了这个世界,我记得重生前,我虽然被抓了,但是根本没有你的存在,而这一次,我以为重活一次部署好一切就能成功,没想到还是被你打破了计划。”

“你重生过?”

虫皇见零想问他重生的事情,却故意不再说这件事:“哎呀,快没时间了。”

只见虫皇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败,之前是其生命力在减少,而现在,外貌已经开始变化了。

之前还靡丽如同罂粟般的美人此刻已经枯败成为一个七旬老人,白嫩的皮肤一下子也变得枯黄黯淡,如同浸入硫酸的珍珠,被腐蚀掉所有的芳华。

虫皇嘴角依旧含笑,其实这个结局他早有意料,更何况,他早对自己的生命毫无感觉。

重生前,他就厌恶人类,厌恶虫族,连同自己的孩子也是厌恶。

从他出生的那一刻,他就被赋予了虫族希望的意义,但是他并不想,他曾经在人类中生活过一段时间,渴望人之间的那种羁绊感情。

可惜他的身份让他不可能拥有那些东西。

而虫族,看上去需要他的守护,然而他更想毁掉。

所以他重生前的那一个部署看上去十分周全,实则漏洞百出,所以他很轻易就被抓到,他也懒得去管虫族咋样,若是灭族了那就灭吧。

然而,他发现,虫族灭族的话,他的生命就开始没有意义,所以他本可以活到上千年的生命一下子迅速衰减,开始衰败,然后死亡。

不过他并没有死亡,而是重生了,就连他都不知道自己重生的意义在于什么,他的心早都枯败,虫族虽然是他的孩子们,可他一点情感都没有,也并不想改变什么。

不过,既然重生了总得做点不一样的不是吗?

所以他将原本的计划稍作改变,等见到秦晔时,他觉得自己可以嘲讽下这个灭他族的人类英雄时,出现了另一个人。

那个人的精神力和他不相上下,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般厉害的人。

所以虫皇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在那个人身上。

长得极其清俊美好,眉目如画,看着他的目光浅浅淡淡的,让他的心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如果能得到这么一个人,那么他重生是不是就有意义了??

事实上,他得不到这个人,这个人强大极了,尤其是灵魂,后来的一切让他对这个人越发有兴趣,直到被其抓到再次送到研究所。

虽然最后结局一样,但是虫皇还是很开心的,他喜欢这个拥有着看不透的未来的人。

虫皇在心脏停止前,依旧在笑,他看着零瞳孔里承现的自己:

“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虽然我的喜欢比较莫名其妙,但是是真心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