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晋击天下 > 第14章 琅琊王氏

我的书架

第14章 琅琊王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上三更,后花园,石榴如火。

  空地上,司马珂将一把春秋大刀舞得虎虎生风,除了几个简单的刀花,劈、砍、斩、架、截、云、挂、挎、挑、拦、扫、抹、托、拨、压、绞、错、捣、随、扇等动作一气呵成,刀刀都是杀人技,远远不像那种表演刀法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却令人明显感觉到凛冽的刀风。

  纵然天赋异禀,他仍然不敢落下对武技的练习。

  在这个风流繁华的年代,他完全可以靠脸吃饭,再适当的抄几首后世的诗词,再加上宗室的背景,安稳富贵一辈子,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这并不是他的梦想,他的梦想在长江以北。

  更何况这看似风平浪静,繁华如梦的江南,其实也是波澜诡谲,杀机四伏。

  北伧南貉,内斗不休,强如沈氏、周氏这样的豪强,都能转眼灰飞烟灭;司马宗室,更是处处被打压,朝不保夕。

  虽然不能凭个人武力力挽狂澜,至少可以保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保住命,一切皆有可能。否则若是命没了,什么文韬武略,什么多智如妖,一切都是空谈。

  正演练时,突然传来一阵娇脆的喊声:“郎君!郎君!”

  司马珂收刀而立,却看到小翠梳着个丫髻,连蹦带跳的跑了过来:“前厅有人来下帖相邀,阿爷说是极其尊贵的客人,叫郎君速速过去。”

  极其尊贵的客人?

  我连皇帝都见过了,再尊贵还能比皇帝尊贵?再说我现在好歹也是个皇叔了,什么人用得着我如此重视?

  他心里嘀咕着,收起长刀,跟在小翠的身后,缓步向前厅走去,看到小月时不时的回头看她,满脸的笑意,忍不住问道:“小翠何事如此开心?”

  小翠听他这么一问,顿时羞红了脸,笑道:“我看到郎君,心底就开心。”

  这小丫头……

  前厅内,一个奴仆打扮的使者,正在等候。在晋代,供使唤的奴仆,叫使者。

  “司徒、太保、始兴郡公府上使者王蒙,奉主人之命,特来拜见亭侯!”

  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使者虽然只是一个下人,说起话来声音洪亮,看似不卑不亢,其实隐含着几分傲意。

  王导!

  司马珂心中微微一动,终于明白陈金为什么说是尊贵的客人了。

  王与马,共天下。

  此时的建康城和东晋朝廷,最有权势的,并不是司马衍,而是王导。

  三朝重臣,琅邪王氏的家主!

  王导相邀,请司马珂去府上一叙。司马珂虽然并不知道其用意,但是却知道王导这样的老狐狸,绝不会是因为他京师第一美公子的名声,也不会是因为他那首诗。

  不管是什么用意,这个建康最有权势的男人邀约,还真得去一趟。

  ……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牛车缓缓驶过朱雀桥,来到乌衣巷口。

  乌衣巷原本只是东吴戍守石头城的营地所在,因为东吴军士都穿黑色衣甲,故得名“乌衣营”,再后来改名“乌衣巷”。

  二十余年前,王导在乌衣巷建造住宅,乌衣巷也就逐渐成了东晋豪门贵族的聚居之地,王谢两家更是乌衣巷的代表。

  谢家还在发育阶段,虽已有声名,但尚未到巅峰;是王家虽已过巅峰,却仍在高光时刻。

  宽敞的巷子内,是一条可供两辆牛车并行、平整干净的青石板路,一个个院落飞檐翘角,屋门节次鳞比,数棵茂密如蒲盖的大树点缀其间,几辆华美的牛车缓缓驶过,并不喧哗。

  整个巷子,华丽,安静,似乎笼罩着一股富贵之气。

  终于,来到了王家府邸之前,司马珂才见识到了真正的高门望族的繁盛。

  门口两座一人多高的石狮子,威风凛凛;中间朱红的大门更是如同城门一般雄壮威武;两边的院墙延展开来,足足有两百多米,这架势似乎不是一座府邸,而是一座小宫殿。

  司马珂下了牛车,随着前头牛车下来的使者,入了侧门,里面更时另有一番洞天,简直如一座园林一般,丝毫不亚于后世的孔府。

  垂花门前,一个二十余岁的华服青年正在等候,那少年面目俊美,双眼炯炯有神,英气勃勃,神态有点倨傲,很显然是王导硬派来迎接的,并非心甘情愿。

  可是当司马珂真正到面前时,那青年似乎呆了一下,似乎被司马珂的姿容所慑,倨傲的神情收敛了不少,对着司马珂一揖:“王恬奉家父之命,前来迎接永康亭侯。”

  王恬,字敬豫,王导次子,官拜尚书郎,右第六品。

  司马珂急忙还礼,两人并肩而行,向王家前厅走去。

  司马珂原以为王导会在前厅等他,然而事实却证明他想多了,大厅里迎接他的是一个三十余岁的青年官员,王导的长子王悦,据说也是王导最宠爱的儿子。

  王悦,字长豫,官至中书侍郎,右第五品,官阶比司马珂高,倒也不算是怠慢。而且这王悦看起来气度从容,颇有城府,举止有礼,不似王恬一般毛躁。

  进了厅中,王悦居中,司马珂和王恬各自踞案而坐,早有侍女前来奉上茶汤和瓜果。

  三人饮着茶汤,司马珂和王悦两人一边寒暄着,一边打量着对方。王悦不进入正题,司马珂倒也不急。

  不一会,王悦轻轻一拍掌,只听得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响动,紧接着飘来一阵幽香,十几个衣衫轻薄而鲜丽的歌姬缓缓而来。

  丝竹和琴瑟之声响起,众歌姬翩翩起舞,吴侬软语,俚曲轻歌,清脆如同黄鹂鸟一般,婉转缠绵。而那些歌姬们大都是十五六岁,个个都是满脸的胶原蛋白,肌肤雪白,腰肢盈盈一握,全身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和芬芳,如同早晨初绽的鲜花,身上的衣衫隐隐显露出雪白的肌肤和粉红的肚兜,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在东晋,世家高门蓄养大批歌舞乐姬,也算是一种风流雅事,而王家的歌姬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在建康城,也算是屈指可数的。

  靡靡之音,摄人心魄;艳艳之舞,撩人心怀。

  那王悦似乎陶醉歌舞之中,视线尽往那歌姬们身上紧要之处看,手指轻轻的敲着案沿,与曲声相和。

  “欢日尚少,戚日苦多。以何忘忧,弹筝酒歌。”

  王悦轻吟了几句,举起茶汤,对着司马珂笑道:“建康城中皆道亭侯乃当世第一美男子,今日一见,果非虚言,王悦以茶代酒,敬亭侯!”

  司马珂知道他终于要进入正题了,微微一笑,举起茶盏,与王悦相迎,饮了一口。

  王悦笑道:“前些日子,曾拜读亭侯所作‘赠谢安’之诗,甚为敬佩,亭侯姿容如神仙中人,又文采风流,实乃宗室中难得一见的风流翘楚。”

  司马珂见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恭维,只是以笑相迎,举起茶盏敬了他一下。

  王悦又指着王恬,笑道:“我家二弟,虽痴长亭侯几岁,亦擅书法及对弈,奈何好拳脚,喜弓马,不被公门器重,亦不被父亲所喜,远远不如亭侯。”

  司马珂望向王恬,不觉多了几分好奇,想不到王家的公子,也有喜欢武艺的,怪不得与其他世家公子看起来不一样,眉宇间英气勃勃,走起路来也是虎虎生风。

  王悦又说道:“亭侯此番回归建康,爵封永康亭侯,官拜尚书郎,以亭侯之才,假以时日,必当累至王公,不可限量也。只是……”

  王悦突然停住不说,司马珂知道说到了紧要的地方,对方故意停顿,就是等着自己去问,当下笑笑,问道:“只是如何?”

  王悦微微叹道:“只是这羽林骑都尉之职,却是大为不智,不但有妨亭侯名声,而且恐怕后患无穷。”

  司马珂眉头微微一皱,嘴角浮现出一丝讥笑,问道:“为何?”

  “兵者,粗鄙之事,难登大雅之堂。更何况,听闻羽林骑将尽收寒门庶族,低等之辈,更是有辱亭侯身份。这就罢了,更重要的是,亭侯乃宗室之身,手握重兵,恐怕会惹祸上身……难道亭侯忘了昔日南顿王之事?”

  九年前御史中丞钟雅弹劾南顿王司马宗谋反,权臣庾亮派右卫将军赵胤收捕司马宗。司马宗率兵抵抗,被赵胤所杀,朝廷贬其家族改为马氏,流徙司马宗的妻子儿女到晋安郡,直到今年司马衍逐步主持朝政,才得以赦免司马宗的后人。

  王悦的意思很明显,你司马珂贵为宗室,人长得帅,又会写诗,何不安安心心做个文官,安享富贵不香吗。带兵这种事,原本就不是什么上得台面的事情,而且你是宗室,手里有兵,很容易被别人诬陷你造反。

  要知道,当年司马宗其实就府上一百多侍卫而已,尚且被庾亮诬陷造反,何况司马珂实实在在的掌握一只宿卫军,一旦朝廷有点变故,的确很容易惹祸烧身。

  此刻,司马珂终于明白王导邀请自己来做客的真正目的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