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问,你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老板其实不姓黑,而是姓邵,叫邵功明。

  这一位也算是榕城的一位传奇人物了,二十年前的邵功明,只是一介普普通通的村支书,结果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不小心在村外山上发现了铜矿,因此迅速发家致富,从最开始的矿业公司,一直做大到现如今经营范围横跨多个领域的黑太子集团,成为了政府大力表彰的明星企业家。

  个人资产也在十几年间增值了几百万倍后,邵老板开始追求更加有品位的生活,出行一定要穿有品位的纯手工定制西装,买车都是千万级别的顶级豪车,发型也是由理发师精心打理的亿万富翁发型,前几年还把儿子送到了英国去读书。

  只不过这些行为在许多人看来,更像是没见过世面的暴发户。

  ——更确切地说,所谓的“暴发户”,其实也只是大部分人在酸葡萄心理下的羡慕嫉妒恨。如果有机会的话,恐怕人人都希望自己才是那个没见识的“暴发户”。

  下午四点半。

  邵功明穿着一身手工定制的考究西装,在新司机的陪同下来到了地下停车场。

  新司机恭恭敬敬地打开后排车门,先请自家老板上了车以后,自己才坐到了前排的驾驶座上,插入钥匙启动汽车。

  邵功明也像往常一样,给自己戴上了眼罩,准备躺在舒服的座椅上小睡一会儿。

  就在这时候。

  车厢的另一侧车门忽然开了一下。

  一条黑色的人影无声无息地闪了进来,出现在邵功明旁边的空座位上,带来了一股微冷的风,就像是从冰箱里取出来的一块冰。邵功明迟钝了两秒钟,才意识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正要回头,就听到一个冷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别回头,也别想着叫人过来,我来找你问点事情,问完就走。”

  “你是谁?”

  邵功明皱了皱眉。

  作为榕城屈指可数的富豪,他也遭遇过好几次被人绑架的事情,这会儿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又遇到了麻烦:“小李,叫保安过来,把这个家伙赶……”

  这句话只说到了一半。

  就在姓李的新司机准备按照老板的吩咐,去掏裤兜内的手机时,来人忽然闪电般辟出了一记手刀,异常精准地切在了司机的颈部动脉上。

  就这么一下,三四十岁的壮年男人冷哼了一声,倒头昏迷了过去。

  这种干脆利落的手段,邵功明只在武侠片里看到过。

  “都说了,我只是来问点事情。”

  楚子航冷冷地抛出这一句,然后扭过头来,兜帽和口罩中间露出的一双眼睛中,渐渐透出了一团灿金色,似乎有火焰在燃烧。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邵功明整个人都僵住了,甚至有点想要匍匐下跪的感觉。

  “你……您怎么称呼?”

  邵功明张了张嘴,原本想说的狠话有点说不出来了,对来人的称呼也变成了敬语。

  忐忑中,他就听到对面这个身形略显纤瘦的黑衣人,用轻描淡写的口吻继续说道:

  “我问,你答。”

  “明、明白!只要不杀我,什么都好说!”

  邵功明几乎是用喊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然后又在楚子航冰冷的目光注视下,捂住了嘴巴,略显臃肿的身体不安地扭动了几下,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楚子航深吸了一口气,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位自己父亲曾经跟随过的老板:“你认识楚天骄吗?”

  邵功明似乎完全没有预想到,这位不速之客要问的事情与楚天骄有关,愣了几秒钟后,才忙不迭地点头:“认识认识,就是老楚嘛……

  他是我以前雇过的司机,帮我开了三四年车,今年7月份的时候刚刚遭遇车祸失踪,一直到现在都没找到下落……”

  楚子航紧跟着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他……到底是什么人?”

  “啊?”

  邵功明人更傻了:“就、就是一个开车的司机啊,还能是什么人?难道……他以前犯过什么事?”

  说话间,邵功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楚子航的表情,努力揣摩着他的来意,片刻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您是过来抓他的便衣吧?怪不得老楚这家伙开车技术这么好,又从来不肯说自己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原来是有案底在身啊!”

  “……”

  楚子航不动声色地看着邵功明,感觉耐心正在被他逐渐消磨掉,放在身下的指节慢慢攥紧:“三分钟内,我要听到那个男人的所有资料,否则……”

  听着楚子航那冰冷的仿佛不带一丝温度口吻,邵功明也有点慌了:

  “我和他也没那么熟其实,他……他以前是给税务局领导开车的,后来好像跟老婆离婚了,想多赚点钱挣回面子,就辞职出来应聘到了黑太子集团……

  他以前结过婚,老婆是个很漂亮的舞蹈演员,生过一个儿子,好像是在仕兰中学读书……

  对了,还有履历表!”

  关键时刻,邵功明急中生智:“楚天骄入职的时候曾经填过一份履历表,我可以让秘书把那张表打印出来,拿到这里交给你!”

  直到这时候,车厢内的气氛才隐隐放松了几分。

  邵功明擦了把脸上的汗,继续说着:“还有,楚天骄以前一直住在大厦的空调机房……他来上班那天说没房子住,所以我给他临时安排了一个房间先住着,就在这间停车场的上一层,里面的东西我还没有派人收拾过呢,现在肯定都还在那里。要不,我让秘书带两个人,把那些东西也一起带过来?”

  “……履历表,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别耍心眼。”

  依旧是没有丝毫温度的话语,邵功明如蒙大赦,颤巍巍地从衣兜里掏出了手里,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又在楚子航的注视下,对着话筒另一侧说了几句话。

  等电话挂断后,邵功明回过头来,点头哈腰地把手机放在两人中间的座椅上,满脸陪笑。

  但楚子航已经将视线挪开了,似乎在看驾驶座旁边的伞洞。

  “那里,一直都装着一把日本刀吗?”

  “日本刀?”

  邵功明愕然:“什么刀,我有点……听不懂您的意思。难道楚天骄以前在那辆车上私藏过什么管制刀具,您是来调查这个的?”

  楚子航安静地看着邵功明,好半天,才终于叹了口气:

  “算了。”

  在怪猎世界,他已经无数次验证过,这双黄金一般的瞳眸,对普通人有着非同一般的威慑力,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还能面不改色撒谎的人不能说没有,但必须要是经受过严格训练、心理素质过硬的人。

  邵功明显然不在其中。

  看样子,那个男人隐藏的比他想象的更深,以至于连眼前这位和他一起相处了好几年的邵老板,都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司机。这场调查的推进难度,比预想中更大。

  没有人再开口说话。

  车厢内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过了有七八分钟的样子,就听到一双高跟鞋的踏地声从车库入口的电梯处传来,不多时,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年轻女人出现在车厢内两人的视线中。邵功明向楚子航请示了一下,才摇下一点车窗,接过了女秘书递过来的几页散发着墨香味的纸张。

  “这是楚天骄入职时填过的履历表,您看看……”

  楚子航接过表,一目十行地扫了一眼,然后沉默着推门下车。

  邵功明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果断的离开,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对车窗另一侧不明真相的女秘书喊道:“快,报警,就说刚才有人劫……”

  右侧的车门再次打开。

  楚子航的身影回到邵功明和女秘书的视线中:“最后再给你们一个忠告,不要试图追究我的身份,除非……你们想在临死的时候再追悔莫及。”

  “……”

  这一次,楚子航是真的离开了。

  偌大的地下停车场内,久久无声,直到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悠悠醒转,才把邵功明和女秘书惊醒过来,这位手握亿万家产的老板张了张嘴,抹了一把从额头上不断流淌下来的冷汗,从喉咙里挤出一道低沉的声音:“去叫保安过来,注意别惊动其他人……对了,再叫一队人去负二层的地下室那里,就是楚天骄以前住过的那间,要快。”

  嘈杂的脚步声从一楼大厅响起的时候,楚子航正在穿过阴暗细长的走廊。

  正如邵功明说的那样,这里原本是一间空调机房,可能还兼任着临时仓库。

  空气中充着空调压缩机的嗡嗡声,角落里堆着废旧的机械零件,周围连一扇窗户都看不到,有股呛人的煤油味悄然弥漫开来。但这里却是那个男人住了好几年的宿舍。

  一个楚子航从未了解过的地方。

  “宿舍”的门是锁着的,是那种普通的铁锁。

  楚子航没有钥匙,但他有更方便的开门方式,在手掌握住铁锁的同时,一股炽热的温度已经沿着锁孔进入,在一个呼吸间融掉地下室的锁芯,“啪嗒”一声过后,紧接着是一阵从许久未曾打开过的门轴内发出来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吱呀——

  门开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