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族:从怪猎归来的楚子航 > 第5章 楚天骄?那是谁?

我的书架

第5章 楚天骄?那是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杂物间的门在背后闭合。

  黑衣女人微微抬起头,先往周围扫视了一圈后,将视线落在布艺窗帘后方的窗户上,然后缓缓走过去,用指尖轻抚了一下那处半人多高的缺口。

  缺口边缘处的轮廓光滑平整,就好像是被焊枪打磨过一样。

  “啧啧。”

  黑衣女人嘴里啧啧几声,又弯下腰,抬脚越过了这处缺口,来到了外面由石板铺设的小道上,往咫尺外的花圃看了过去,接着就敏锐地捕捉到了泥土中几个不太清晰的脚印。

  黑衣女人俯下身来,用手掌丈量了一下脚印的长度和两两间的步距,又试着在旁边迈了两步,比较了一下两串脚印间的区别,若有所思。

  片刻后,黑衣女人才再次起身,回到了落地窗玻璃前,从长风衣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拨出了某个号码:

  “薯片,你在吗?”

  “咯嘣咯嘣——”

  话筒另一侧传来了咀嚼薯片的清脆声,似乎是对她的问题做出了回应。

  “……这种时候就别再吃薯片了好吗,我有正事要和你说。”

  黑衣女人的劝说并没有让咀嚼薯片的声音停下,在沉默了几秒后,她就放弃了继续说服,选择直接步入正题:“我现在已经到了黑太子大厦。

  就像邵功明之前在电话里说的那样,今天下午三点四十分,有人从黑太子大厦侧面的杂物间潜入进来,并在地下停车场劫持了他,对方试图向他询问一些情报,过程中展露出了黄金瞳。

  根据对事发现场的调查结果,那位入侵者是通过融化了玻璃的方式,从大厦侧面的杂物间潜入进来的,并且没有被大厦内的任何看到,监控录像上也没有发现异常……这种事情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基本上可以认定是混血种,而且,他很可能在潜入的过程中动用了言灵。”

  “……”

  电话那头的人终于咽下了薯片,有点含糊不清地说道:“能够融化玻璃的言灵,应该是青铜与火一系的吧。对方在杂物间那种地方释放火系的言灵,竟然没有把屋子里面的东西点燃?”

  “这是个关键问题。”

  黑衣女人叹了口气,似乎对这个问题也有点费解:“低序列号的言灵,无法制造出这么高的温度,而高序列号的火系言灵,虽然能够融掉玻璃,但无论是77号的炽,还是89号的君焰,大多都有着易燃易爆、不易控制的特性,只要控制能力稍微弱一点,就有可能引发一场火灾。

  这位入侵者能够在融化玻璃的同时,却不点燃近在咫尺的布艺窗帘,恐怕是个血统级别非常高的混血种,至少是B级。拥有这样的言灵控制能力,说明他的觉醒时间至少在半年以上,或者更久。

  这样危险的混血种在榕城出现,而我们却事先没有丝毫觉察,如果老板知道了,恐怕会责备我们办事不利吧。”

  顿了顿,黑衣女人继续说道:

  “现在唯一一个好消息,是对方的目的和路明非没什么关系,而是要寻找楚天骄的下落。”

  “楚天骄?那是谁?”

  薯片的声音中透着疑惑。

  “我真怀疑你那个小脑袋瓜子里每天都在想什么,就算是躲在幕后的甩手掌柜,也该偶尔关心一下自己亲手扶持起来的企业吧……”

  黑衣女人捂额:“他是邵功明的司机,已经在黑太子集团待了七年,三个月前驾驶着那辆900万的迈巴赫在市区西侧的高架路附近离奇失踪,但警方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在黑衣女人说话的过程中,电话那头响起了敲击键盘的声音:

  “找到了,原来是这个人……

  履历表上显示他的出生时间是1964年,大约在1987年秋天来到榕城,1989年的时候和市舞蹈团的女演员苏小妍结了婚,半年后生了一个孩子……嗯,结婚前他们就已经发生了关系,是奉子成婚。

  1998年,他和苏小妍因为感情破裂离婚,辞去了原本在税务局开车的工作,在劳务市场挂牌了半年后,入职黑太子集团,之后就一直为邵功明开车到现在。

  直到今年夏天的那场交通事故后神秘失踪……

  除了这些资料以外,现有的资料库中查不到任何他在1987年以前的信息,父母的资料也都是伪造的,而且手法相当精妙……看来他的身份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另外我刚刚调阅了黑太子大厦附近所有路口的监控录像,只有地下二层的楼梯口拍到了入侵者的影像,但是非常模糊,而且整张脸都被口罩和兜帽遮掩了起来,看样子有备而来……

  麻衣,我们遇到了一位很棘手的对手呢。”

  “附近路口的监控录像?你是怎么调阅到它们的?”

  酒德麻衣挑了挑眉。

  “我刚刚黑进了榕城警方的数据库,他们的防火墙千疮百孔,入侵进去甚至都不需要专业的黑客技术。”

  “……”

  面对薯片的回答,酒德麻衣沉默了片刻,才回到了刚才正在说着的话题:“所以……我们需要将这件事情向老板汇报吗?”

  话筒那边的人又慢慢咀嚼着咽下了一枚薯片,然后沉吟了一下:“老板现在应该还在度假,在他主动联络我们之前,像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还是由我们自己处理的比较好。除了刚才说的那些以外,你还有调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吗,比如……

  入侵者的身高和体重?”

  “是得到了一些数据。”

  酒德麻衣点头:“你是想到了什么吗?”

  “暂时还没有,我准备把那两个小时内出现在CBD区的所有人群的形象调出来,逐一比对,再结合他们的身份和职业筛选出可疑的人物。”手机敲击键盘的声音再次传来:“麻衣,你说……

  现在这种时候,谁会最关心楚天骄的下落?”

  ……

  与此同时。

  东城区,孔雀邸。

  卧室的台灯散发着幽幽的光芒,楚子航双手托着下巴坐在书桌前,看着桌子上一堆散乱的资料沉默不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