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族:从怪猎归来的楚子航 > 第38章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我的书架

第38章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童虎的表面身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车铺老板,背地里却是猎人网的猎人,以前也经常出去执行委托,每年都会有几次出远门的经历,之前最长的一次差不多有一个月。而且童虎每次动身离开前,都会叮嘱童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报警。

  这个少年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直都听话照做。

  可是这一次,童威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忽然有点担心童虎的安危,于是通过修车铺附近的派出所找到了楚子航的联络方式,再进一步来到了仕兰中学,趁着放学的时候等到了他。

  在这个少年简单的认知中,楚子航是最近几个月来唯一一个被童虎请到家中的客人,所以应该和他的去向有关,至少也知道一些情况。

  “明白了。”

  楚子航点了点头,视线落在童威那张看起来和童虎完全没有相似之处的面孔上,犹豫了一下:“能冒昧的问一下,你和童虎是什么关系吗?”

  听到这个问题,童威明显迟疑了一下。

  “我……算是他儿子,但不是亲生的,而是从路边捡来的。”

  ……

  当天晚上,楚子航跟着童威去了一趟位于老城区的修车铺。

  在乘坐公交往那边去的路上,童威已经把自己“家”里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

  这个少年的确有点口吃。

  而且,是从小落下的病根。

  童威原本是粤省人,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就得了一场很严重的猩红热,被无力负担医药费的亲生父母扔到了路边,被当时前往粤省讨教拳法的童虎捡到,并送到了医院医治。虽然有童虎出钱垫付了医药费和后续的治疗费用,但是因为送往医院的时间已经晚了几天,所以就算是在病情痊愈以后,童威依然声带受损,留下了口吃的毛病。

  出院以后,童虎带着童威回到了闽省,辗转各市之间,最后留在榕城开了那么一家修车铺子。

  那时候的童威,甚至都是个黑户。

  直到前两年的人口普查中,童虎才通过四处疏通关系,跑前跑后帮童威补办上了户口。但他的经济条件不符合领养的条件,无法办理法律上的收养证明,所以才一直吩咐童威叫自己“叔叔”。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两人的感情已经和真正“父子”没什么区别了,所以在外人面前虽然还是“叔叔”,但童威心里其实已经把童虎当作父亲看待了,因此才会在前者失踪后,焦急的四处寻找。

  听完这段故事后,楚子航沉默了许久。

  “叔叔”这个称呼,让他想到了一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十二岁那年,楚子航以仕兰中学新生第一的身份升入初中,入学典礼上需要有家长陪同,但时间不巧,恰逢“爸爸”和妈妈结婚纪念日,富爹美妈要一起去北欧度假,所以楚子航在考虑良久后,给那个男人打了个电话。

  男人本来很高兴,但又犹豫鹿天铭那边怎么办,于是和他商量以“叔叔”和“侄子”的身份相称,还嘿嘿着说那你也得记得叫我叔叔别说漏嘴了,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结果最后到了典礼上,楚子航是唯一一个背后没站家长的学生。

  那次典礼上,他本来被安排在最拉风的第一位,被校长亲自授予了“新生奖学金”,本来想给男人一个惊喜,结果……

  也许,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童虎冒着再也回不来的风险去做那个50万美金的委托,或许也不是为了自己挥霍享受,而是想要帮这位收养的“儿子”攒点未来的彩礼钱。就像那个男人,在那张存折上写下的备注一样……

  “到了。”

  公交到站。

  楚子航结束了刚才的那段思绪,下了车,跟着童威一路来到了那间修车铺子,很快就从院子的角落找到了童虎所说的那个花盆,然后从花盆底部拽出了一封皱皱巴巴的信封。

  “这个就是童虎之前联络我的时候,说要交给你的东西了。”

  “谢谢……”

  童威小声道了声谢,然后将信封拆开,默默地看了起来。

  大约三四分钟后,这个半大少年又把信纸递向了楚子航。

  “我可以看吗?”

  楚子航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先问了一句。他也知道,童虎此行的去向大概率和这封信件上表述的内容有关,但是别人的信,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翻看,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童虎叔在信上没有说他去了哪里……只是说了一些钱方面的事情……既然他让你把这封信给我,就说明你可以看……”童威执拗的伸着手。

  “……”

  楚子航沉默了一下,接过信纸,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

  信上书写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三五行。

  上面写到了修车铺内几处藏钱的地方,还有床底下铁箱子里面,几张存折的取款密码。最后还把金额也列了出来,楚子航大概口算了一下,童虎留给童威的总存款数大概在五六十万的样子——单位是rmb,换算成美元的话应该是八九万的样子。

  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这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

  如果不知道童虎的“猎人”身份,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到,一个邋里邋遢的修车铺老板竟然能存下这样一笔数字。

  但是,这封信也印证了楚子航之前的猜测——

  它的确是一封遗书。

  童虎在明知道自己此行凶多吉少的情况下,把这封遗书留下来,就是为了交代后事。童威虽然年龄小了一点,但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这时候已经默默地退到了墙角,坐在板凳上一言不发。

  “我能进童虎的卧室看看吗?”

  楚子航把信封放在案台上,在征询了一下童威的意见后,再次步入了童虎的卧室。没费什么力气,就熔断了抽屉上挂着的铁锁,然后打开童虎的电脑,微微闭上眼睛回忆了片刻,敲入了一组数字。

  密码正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