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族:从怪猎归来的楚子航 > 第47章 做好事不留名

我的书架

第47章 做好事不留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不同国家的神话中,“龙”有着不同的样子。

  东方的龙是个“九不像”,据说模样是“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而且其形象还是在几年前间不断演变的。汉唐朝时期的龙还大多都是三爪的形象,等到明朝时期,就变成了五爪金龙,不过整体轮廓一直没什么变化就是了。

  而西方龙的模样则更像是一只背生双翼的大蜥蜴。

  楚子航在怪猎世界遇到的古龙种,基本上都是后一种,只有少数几种如黑龙、蛇王龙那样的个体,才能够看出一点东方龙类的影子,但也只是影子,并不符合严格意义上的东方龙类的定义。

  而在他回来以后,也曾经见到过一头龙——就是北京地下铁的那只智商堪忧的幼体穴居龙。后者的形象,大体上介于这两者之间,不过因为楚子航只见到了它这么一个个体,不知道那位“姐姐”是否也是类似的形象,因此无从推断那头幼体龙所属的种群。

  但无论是哪一种……

  都和眼前这只大蛇没什么关系。

  这东西除了体表的鳞片和生命力稍微强韧一点,基本上就没什么值得称道的能力了,就连凶狠程度也有点逊色,在楚子航看来,实在配不上“龙”这么尊贵的称呼。

  反倒是古尸……

  楚子航回想起自己在怪猎世界听到过的传说。

  据说最为神秘且强大的黑龙种,就有着个别个体,具有幻化成人类形象的能力,比如黑红龙曾经以红衣男子的形象出现过,而白色的祖龙则是以白衣少女的形象发布过委托……但这些都只是小道传言,所有人都是道听途说,没人亲眼看到过红衣男子和白裙少女的存在。

  因此这些消息除了给一些猎人提供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以外,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楚子航也只是当做故事听听,但对其真实性持保留意见。

  难道……地球上的这些龙类,拥有着这样的能力?

  酒德麻衣没有再继续解释的意思。

  楚子航也就不再多问。

  而是默默地继续做着自己手中的活儿,动作麻利地剥着大蛇的外皮,等到预先准备的塑料袋装满以后,他就停下手来。先将素材塞进旅行包里,然后又把剩下的半截蛇尸拖到角落的那口棺材里,用半瓶矿泉水洗了下手上沾染到的血迹,再转身折回来。

  “采集完了?”

  酒德麻衣随口问了一句。

  “嗯。”

  简短的两句交谈过后,楚子航和酒德麻衣都不再说话,而是各自坐在主墓室的一个角落。楚子航开始闭目养神,而酒德麻衣则是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又将视线投在那个装着各类素材的旅行袋上面,但并没有开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对于楚子航来说,这种状态是他日常生活中的常态,并不需要什么耐心。

  如果没有人主动找他说话的话,他甚至可以默不作声地静坐一整天,直到晚上睡觉。

  而酒德麻衣也自幼经受过严苛的忍者训练,早就习惯了长时间的忍耐,所以也能按耐住不开口说话。

  但躺在楚子航旁边的岩壁下的童虎就不一样了,这家伙毕竟受了重伤,又不知道多久没有进过食,身体机能早就收到了严重的影响,呼吸频率渐渐变得很不稳定,似乎生命也像那支被当作火炬的木条,快要到了尽头。

  这样下去,童虎未必能熬到明天上午救援到来。

  楚子航感觉到这位修车铺老板身上的气息变化,开始慎重考虑,要不要冒险尝试用君焰轰开石板。

  这种事情做起来有塌方的风险,所以才需要格外慎重。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继续等待“鹭鸶”的同伴前来实施救援,只要力度控制精准一点,就算无法开辟出一条通道,应该也不会酿成整个墓穴坍塌的后果。

  就在楚子航渐渐敲定了主意,打算起身的时候。

  忽然有一个细碎的声音从甬道深处传来。

  酒德麻衣几乎同时睁开眼睛,先是往楚子航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扫向了过来时的甬道。

  “是你的同伴来了?”

  楚子航开口问道。

  酒德麻衣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应该没有那么快才对……不过这种时候出现在这座古墓内的人,不管是什么人,对我们来说都是可以借力的对象。就算是到附近的县城去帮忙报个警也不错,总好过在这里坐以待毙。”

  话音未落,就听到嘭——!!!

  这一声巨响,让两个人面色同时一变。

  楚子航率先抓起村雨向外冲了出去,身形好像矫健的猎豹沿着甬道前行了数十米,几个呼吸间,就出现在了刚才那块从天而降的石板的位置,酒德麻衣随后赶到。在两人的注视下,就看到那块石板已经消失不见,连同周围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块,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轰成碎块,就好像有人在上面安装了炸药定向爆破掉了一样。

  但是周围的空气中,却闻不到一丝一毫的火药味。

  而且,就算是炸药,也不可能精确地将冲击力只控制在横向两侧,假如真的有人在这里引爆雷管,制造出更严重的塌方事件的概率更大一些。

  “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子航往前走了几步,看向甬道另一侧。

  石板虽然碎裂了,但是这里仍然堆积着不少石头,只是和刚才相比,石碓的上半部分和甬道上方出现了半米多高的缺口,可以容纳一个人攀爬过去,但要说如履平地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他现在只能站在甬道这边,从缺口处往外张望。

  没有人。

  似乎只是这块石板自然炸开了一样。

  楚子航和酒德麻衣有点狐疑地往对方那里看了看,想要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出答案,好半天,酒德麻衣才笑了一下,幽幽地说道:

  “看来我们是遇到了一位做好事不留名的热心人呢……去把你的同伴带过来吧,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