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不情之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一下午放学后,楚子航再次来到了修车铺。

  时隔一天,童虎的气色比昨天好了许多。

  大概就是从“已经可以请客吃席”,恢复到了“刚在ICU抢救完毕出来”的程度。

  在楚子航到来的时候,这家伙正吩咐着童威写快递单,好像是要把什么东西寄出去。

  “就是这件东西。”

  童虎把已经用无尘袋包装起来的玉扣给楚子航看了一眼:“这枚玉扣是我们从那具古尸嘴里掏出来的,也是这次委托的雇主想要得到的东西,寄过去就能得到那50万美金……这笔钱其实应该都是子航你的,因为如果不是你来了的话,我们所有人可能都要死在那座古墓里面。”

  “不,和我没关系。”

  楚子航开口婉拒:“我去救你只是因为童威,猎人网的委托是你们接下的,佣金自然也应该由你们支配。但我建议……如果方便的话,你还是把这笔钱中的一部分分给你那几位丧命的同伴吧。”

  楚子航只是这么顺嘴一提,并不打算管童虎接下来会怎么做。

  他这次过来除了探望以外,其实还抱着另外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

  楚子航开门见山:“这张银行卡里有三万元,我不确定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我后续会把剩下的补给你。我需要一套冶炼锻造的工具,普通铁匠用的那种就可以,不知道您这儿有没有门道可以联络到。如果有的话……可能还要借再用你的院子放一下这些东西,因为我家里没有合适的地方能够安置它们。”

  在怪猎世界,猎人公会内有为数不少专门冶炼兵器和装备的铁匠,大部分猎人都会通过他们来锻造武器。

  少部分猎人也会跟着那些铁匠学上几手,以备不时之需。

  楚子航属于后者。

  他在加入猎人公会以后,曾经向好几位铁匠讨教过,后来前往新大陆调查古龙渡事件期间,又和二期团的剑术大师交上了朋友,很是从他那里学到了不少剑术方面的知识,不管是用剑还是铸剑。虽然不敢说有多高的锻造技艺,但是一些普通的装备,还是完全可以自己动手的。

  这也算是一项消遣性质的娱乐活动。

  顺带一提……

  其实楚子航学习锻造技能的最初目的,是想把断成两截的村雨重新铸造完整,只不过后来想明白了,也放弃了这一打算。取而代之的另外一个目的,就变成了借助于锻造的过程,来磨练对言灵·君焰的操控水平。

  用君焰来代替炉火,进行各类材料的冶炼,是一件很需要耐心和精细度的活儿。楚子航能够将君焰做到如臂使指,以至于用它来烘干衣服,这段“铁匠生涯”功不可没。

  但,回到地球后,楚子航就不认识什么铁匠了。

  只能找童虎帮忙。

  想来以这家伙当年四处走南闯北切磋练拳的经验,肯定是认识这方面的人的,如果他有什么门道,比自己再想办法寻找要省力得多。

  “明白了,我会把你要的东西置办妥当的,不过钱就不用给了。我可是欠了你一条命,帮你做这么一点小事又算什么。”

  童虎大手一挥,就答应了下来,但死活不愿意收楚子航递出去的银行卡。

  楚子航也只好把卡片收了回来,大概说了一下自己想要的东西样式,然后商量了一下下次碰面的时间,就起身告辞。

  两天后。

  仕兰中学期中考试的成绩单,终于新鲜出炉了。

  一大早,班主任老张就把成绩单打印了出来,张贴在高一2班的黑板一角。这也算是仕兰中学每次大考过后的惯例,会把全班的分数做好排名后,在班级内公示出来。目的是给排名靠前的学生制造荣誉感,鼓励他们继续保持成绩,同时激励后进生力争上游,争取下次不做吊车尾。

  当然了,这种激励方式不见得对每个人都有用,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因为仕兰中学的师资和生源质量过硬,因此并不影响每年都有十几个清华北大或者出国留学的学生出现。

  楚子航的分数排在名单的第一行,班级第一,年级也是第一。

  这个结果是预期之中的。

  在准备转身离开前,楚子航又顺便往下面看了一眼,搜寻了一下高个男生和夏弥的名字。

  高个男生在二十名左右,不高不低,算是班级中游的水平,对他来说属于正常发挥。

  至于夏弥……

  “嗯?”

  楚子航看到第二遍的时候,才在名单的倒数第六行看到了“夏弥”的名字,一时间有点意外。

  “那个女孩……”

  成绩怎么会这么差?

  楚子航又多看了几眼,很快就注意到,夏弥的数学成绩很好,满分一百分的卷子考到了98分,只错了一道填空题,算是很高的分数了。但语文和英语都很差,基本上都在及格线上下徘徊,英语更是只有四十分,似乎是对这些偏文科性质的科目不太擅长。这倒是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女孩这么差的分数,居然还能在北大附中参加全国数学竞赛,看来是个严重偏科的数学特长生……

  但这和楚子航没什么关系。

  随便瞥了一眼,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个事实以后,他就转身离开了教室,往教学楼外的篮球场方向走去,开始打起了篮球。

  不过……

  楚子航虽然并不在意,但有人却很在意夏弥的成绩——班主任老张。

  早在之前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老张就曾经被校长亲自交代过,让他多多关注一下这位从北京转学过来的女生。

  仕兰中学什么身份背景的学生都有,其中算得上是二代子弟的也不少,但能够让校长用那么郑重的口吻交代的人却没几个。虽然不知道这份特别关照的叮嘱是因何而起,也不知道夏弥家里有什么样的关系和背景,但并不妨碍老张对夏弥的成绩表示出一些格外的关心。

  于是……

  “子航啊,老师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一下,算是不情之请。”

  上午课间,高一年级的办公室,班主任老张搓着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