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彩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还是楚子航第一次听夏弥说起自己家里的事情。

  虽然已经当了一段时间同学,并且还一起吃过几次饭,但他对这个女生其实并没有什么了解,只知道她以前是在北大附中上的学,家住在北京西侧的石景山区,那一块似乎有个很大的首都炼钢厂,因为污染太严重,而且过几年北京要举办奥运会的缘故,正在往冀省搬迁……

  不过夏弥的父亲应该不是那家炼钢厂的员工,毕竟首钢的辐射范围只是北方那一片,应该不会把盘子摊到榕城这个位于南方的滨海城市来。但既然能从北京直接调到榕城来,恐怕也是国企或者事业单位出身,一般的民营企业也不会跨度那么大。

  这些东西,都是能够自行推理出来的。

  至于更多的,夏弥不说,楚子航也不会去主动探究。

  “是啊,我有个哥哥。不过他是个痴呆儿。”

  夏弥耸了耸肩,接着楚子航的话说了下去:“我们本来是双胞胎,哥哥比我早生6个小时,但因为我老不出来,把医生护士都急死了,就忘记照顾哥哥了。他呼吸不通,窒息了半个小时,所以就变成痴呆儿了……

  本来这次爸爸调动工作,是打算把哥哥也带过来的,但后来放弃了,由妈妈留在那边照顾他,然后我和爸爸每天晚上都会和他通一次话。

  他从小就很黏我,虽然比我大一点,但总以为是我的弟弟,有时候听不到我的声音或者看不到我,就会乱发脾气……很麻烦。”

  “哦。”

  楚子航看了夏弥一眼,想象了一下她所说的那种画面,有点摸不清这个女孩对她哥哥的态度究竟是讨厌还是别的什么。

  但这样沉默着显然有点尴尬,所以楚子航很快就又回应了一句:

  “蛮好的。我有时候也想过如果有个弟弟妹妹会怎么样,可能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吧。”

  “咦,你家里没有别的孩子吗?”夏弥扭头问道。

  楚子航干脆摇头:“没有。”

  楚子航是独生子。

  那个男人和苏小妍离婚很早,而“爸爸”鹿天铭向妈妈求婚的时候就曾经信誓旦旦保证过绝不再生孩子,要把楚子航当亲儿子养,所以除非他们再临时改变心意,否则楚子航应该是不会再有弟弟妹妹了。

  当初那个男人还在的时候,曾经叮嘱过他,要他看好鹿天铭,不要让“爸爸”到外面去包养情人,再蹦出一个私生子和他争夺财产……楚子航其实对这种事情觉得无所谓,甚至觉得如果“爸爸”和妈妈再要一个孩子也不错,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性格,还有经历的事情,大概率是不会接手鹿天铭的企业的,与其到那时候纠结于接班人的问题,还不如再培养一个自己的孩子。

  至于财产的继承问题,楚子航倒是并不很在乎。

  他对物质生活的欲望很低,没什么特别的渴求,只要赚到的钱足够养活自己就行。假如没有遇到奥丁的事情,也许他会按部就班地读完中学、大学,在国外待过几年回来,视情况决定是遵从自己的兴趣去选择一门职业,还是回到家里继承家业,以“楚董”的身份在闽省的商业圈活动,但……

  在七月初的那个雨夜过去以后,这些就显然都不现实了。

  不过这些话,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好在夏弥似乎也没多想。

  “哦哦,我就说嘛,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兄弟姐妹,应该也都是很优秀的孩子,而且那些女生也一定会很热衷于谈论的……其实也蛮好的,是独生子的话,那么父母的关爱就是全部都给你一个人的,不会有人来分享。

  像我小时候就不怎么受宠,爸爸妈妈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哥哥身上,连我的家长会都很少参加,也不会带我去游乐园,因为像哥哥那样的痴呆儿是不被允许进入游乐园的,甚至考试拿到100分,也不会得到夸奖……”

  “……”

  楚子航很少会和同学讨论对方家庭情况的原因之一,就是总觉得如果知道了别人的这些信息,就有必要说出自己的信息来交换。但对于后者……楚子航有点抵触。

  在夏弥的话说完以后,他先是思考了一下,才开口接道:“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在家里应该很受宠呢。”

  夏弥歪了歪头:“为什么这么说?”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一种感觉。”

  毕竟,像这样一脸笑容就像能沁出阳光似的女儿,任何一对父母都会以此为骄傲的。而且若是出身一般的家庭,也培养出那一身精妙的舞蹈功底。

  从篮球场到教学楼的路并不长,就算走得慢一点,四五分钟的时间也完全足够走到了。

  说话间,两人就已经回到了教学楼前。

  “到了。”

  关于家庭的话题暂时告一段落,楚子航和夏弥不约而同地闭上嘴巴,并排着上了楼,再一前一后回到教室内,就准备放学回家,迎接周末的到来。

  接下来的半个月,过的风平浪静。

  期间,楚子航又从酒德麻衣那里得到了两本书籍,和之前的《翠玉录》一起仔细研读了几遍,每一遍都有一些新的理解和领悟。不过在对炼金术没有直观认识的情况下,楚子航也没敢自己一个人胡乱尝试。

  如果出问题的话,恐怕会很麻烦。

  另一边。

  他和夏弥又在练舞室排练了几次,很顺利地通过了学生会的初审,开始进入到新年晚会前的彩排阶段。

  彩排的时间是周末,因为平时还需要上课。

  周六这天早上。

  楚子航和“爸爸”鹿天铭打了个招呼,一大清早就被司机老顺开车带到了学校,等穿过校园的梧桐大道,来到大礼堂附近的时候,就看到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一些老师和学生正在礼堂门口进进出出,搬着音响之类的东西,还有几位师傅合力抬着一架钢琴,往大礼堂里面走去,旁边跟着几个男生拎着话筒一类的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