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 4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43章

隔着手机和大半座城市的距离, 宋与也能感受到钱淼所受的震撼。虽然不知道前因,但他了解黎也,无论怎么看这人此时的姿态语气, 都是故意捉弄人的模样。

宋与把一次性面巾在脸上随便抹过, 扔进垃圾桶,落手从黎也面前勾回自己的手机。

全过程里对面的钱淼一个字都没说,大约是震惊过度已经石化了。

“钱哥,是我。”宋与把手机放到耳旁。

“小、小与啊, ”电话对面钱淼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我刚刚好像一不小心让黎也知道了你喜欢的是同、同……”

宋与眼睫一垂:“没事, 他已经知道了。”

“啊?”钱淼显然再次受到了冲击。

宋与:“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哦对, 这个……”

钱淼在电话里半走神地给宋与交代白天试镜的事情,宋与靠在吧台外侧, 背对黎也听, 时不时低低应一声。

黎也等了会儿, 就手搭着大理石的边沿绕过吧台, 最后懒洋洋地停在宋与身外一两米的位置,他侧靠着冰凉的石头,垂眼看着宋与。

宋与刚刚显然是去洗了把冷水脸,眉眼湿漉漉的,没擦净的水珠缀在额前的碎发下,摇摇欲坠。

黎也看了几秒,鬼使神差地伸手过去。

这人无声无息, 但眼神存在感太强, 惹得宋与在电话的正事里也没忍住分神,只是这一抬眼,正迎上黎也俯身过来, 在他额前轻抹了下。

指腹的温度好像烫了宋与一下,宋与回神,慌乱地往后一躲:“你干什么?”

黎也停住。

“所以我就先……”电话里的钱淼更茫然,“我什么也没干啊。”

宋与回神,仓促垂眼遮下慌乱:“抱歉,钱哥,我刚刚不是说你。”

“啊?”钱淼问,“黎也还在你旁边?”

“对,稍等。”宋与抬眸瞥向身前。

黎也这会儿已经从刚才的情不自禁里找回神智,对于自己的行径他表现得十分淡定:“你头发在滴水,我帮你抹掉。”

宋与压下手机:“你可以告诉我。”

黎也无辜:“我这不是怕打扰你打电话么?”

宋与不为所动:“惊吓更打扰。”

黎也轻叹:“好,我错了,”一边没诚意地道着歉,他一边十分顺手地在小狼崽子脑袋上又揉了一把,“别那么敏感,早点睡。”

被恶人先告状的宋与磨牙。

“哦,对了,”黎也又转回来,勾起宋与拿手机的那只手,在宋与没反应过来的惊愕目光里对着话筒开口,“不用麻烦你们,明天我送他过去。”

宋与:“?”

钱淼:“?”

在宋与反驳之前,大狮子已经插着兜转过身,一边有气无力地摆着另只手一边走向沙发区。

话声夹着哈欠:“早点睡,小与宝贝。”

“…………”

宋与差点把手机扔他后脑勺上。

一夜天明。

黎也被家里设定的山谷鸟鸣声唤醒,但是没动。

依6点生物钟起床的宋与在餐桌边等了好一会儿,半点动静没听见,他疑惑地走过来。刚绕过沙发靠背,宋与就看见黎也双手交叠躺在沙发里,姿势安详,除了还睁着眼看天花板外哪都和谐得像个故人一样。

宋与在原地站了几秒:“……你在干什么。”

黎也:“思考人生。”

宋与:“大清早的你又抽什么疯。”

黎也眼皮耷下来,笔直躺在那儿都挡不住他那股子懒散不正经的腔调:“我在认真反省我人生过去的28年里犯下了多少错误,才给我这样的惩罚。”

宋与原本都打算走了,听见这句又转回来:“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黎也点头:“大事。”

宋与皱眉,心里浮起不安。

被黎也称作大事,他能想到的只有……

黎也:“我做春梦了。”

宋与:“…………”

宋与:“?”

宋与面无表情扭头就走:“我做了早餐,不吃就倒了。”

沙发上黎也唇角一抬,笑着起身下来。

黎也洗漱回来,走到餐厨区的高吧台前,宋与摆好了两个大餐盘,里面躺着火腿芝士三明治和一些碎煎蛋。

黎也的步伐缓停在高凳旁边。

见他不动,宋与神色有点别扭:“我从冰箱里找的材料,就能做这些了。你要是不喜欢就自己叫人送。”

“不喜欢,怎么会?”黎也回神挑了挑眉,他拉开凳子,“就是有点意外,我记得你之前在团那会儿唯一会做的东西就是煮泡面。”

被揭短的宋与表情滞了下。

黎也拿起旁边的手机,对着餐桌比量起来。

“咔嚓。”

“?”宋与抬头,停了几秒他表情复杂,“你……”

“我怎么了?”黎也一边编辑照片一边问。

宋与好像被蛋黄噎了两秒,低头,语气平寂:“心态挺年轻的。”

黎也失笑,从手机屏幕上抬眼瞥了他一下:“别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骂我。”

宋与刚想说话。

手旁叮咚一声。

宋与拿起手机扫了一眼,微博特别关注的提示音。

发博人,【黎】。

宋与差点就心虚地抬头看黎也了,不过在感觉到黎也的目光落过来他又忍住了,就若无其事双击点进去,然后看到了主页最上面的最新微博。

【黎】:[爱心早餐——图片jpg]

宋与:…………

宋与:?

以可以预见的速度和炸裂程度,微博点赞评论转发迅速飙升起来。宋与都没敢看,手一抖就赶紧退出来。

他僵硬抬头:“你疯了?”

黎也坦荡淡定地放下手机:“没有啊。”

宋与:“那你这是在干什么?”

黎也不说话,黑眸微闪地望着宋与。

黎也对宋与一贯无所顾忌,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并不想借势逼迫他。

那样太卑鄙。

于是把心底蠢蠢欲动的念头压下去,黎也低笑了声,无所谓地拿起叉子:“没什么,就是提前给个心理准备。”

宋与呼吸一紧:“准备什么。”

“考虑到我28高龄开始做春梦这件事,”黎也懒着语气戳了两下坚果,似笑非笑的,“准备一下结束单身。”

宋与无声地捏紧叉子。

黎也等了一会儿,叹气:“我都提两次了。你真不准备问一下我做了什么春梦。”

宋与又气又恼又心里发酸,面无表情地戳着盘里的蛋黄碎,力道凶得很:“关我屁事。”

黎也:“不要骂脏话。”

宋与不说话了。

闷头吃了几口饭,寂静的餐桌上终于还是有人开口了。

“漂亮么。”

“什么?”黎也停下叉子,抬眸。

对面的小狼崽儿绷着脸,语气凶且冷淡:“你的春梦对象,漂亮么。”

黎也一愣,笑了。

他托起下巴,手指搭着脸,懒洋洋地睨住了对面低着头扒饭的小狼崽儿。

看了几秒,黎也笑起来,眼神认认真真的:“嗯。最漂亮。”

作者有话要说:  吾日三省吾身:

更了吗

短小吗

黎也更骚了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