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6章

“还没聊完么。”

背后突然响起的黎也的声音让宋与一惊,陡然回神。他抬眸,正对上钱淼隐晦提醒的眼神,里面藏着对黎也深深的提防和戒备。

宋与心底一叹:“谢谢钱哥,我知道了。”

钱淼这才松开宋与的手,强僵着笑:“你知道就好,那我先回去了?”

“嗯。”宋与应了。

钱淼转身要走。

宋与还是没忍住:“钱哥。”

“啊?”钱淼回头。

“无论那件事真假与否……就算是真的,”宋与背对那人,眸里平静坦然,“不怪别人,是我违约在先,咎由自龋”

“……”

钱淼愣祝

青年垂回眸子时笑了一下,很淡,然后他就转过去,面向黎也时声音已经恢复如常:“是往前走么?”

黎也淡淡乜他一眼,转身:“跟着我。”

“好。”

“……”

看着那两人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后,钱淼半晌才回过神,他长叹了口气:“喜欢谁不好,偏喜欢上一个最没可能的……这倒霉孩子。”

叹完气,钱淼也走了。

宋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去见导演组这一路格外地长,行经好几个房门,黎也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那人白瞎了一双长腿,走出来的速度仿佛脚边有一只要他陪着赛跑的蜗牛。

宋与跟在后面,只得也慢吞吞地跟着挪。

就这样,眼看着距离这条长廊的尽头窗户越来越近,走在前面的人终于懒洋洋地开了尊口:“那个席凌。”

“?”宋与抬眸。

“你认识?”

宋与:“有点印象,具体的记不起来。”

“记不起来还能聊得那么亲近,”黎也勾了一下唇角,笑又不像,“我怎么不记得你以前这么自来熟?”

宋与皱眉。

黎也:“还有你那个新经纪人,你和他的关系比和以前曜蓝那个好很多?”

宋与:“钱哥人很好。”

“人好还送你去参加全启生那种人的派对?”黎也缓着声,“哦,还有全启生呢。”

宋与:“……”

宋与终于被黎也那懒洋洋又欠的语气撩拨得忍不了了。前面就是走廊尽头前的最后一个房门,想也是导演组的屋子,在走过去前,他伸手一把扯住黎也:“你到底想说什么?”

黎也不着急地转回来,对上狼崽子晦暗的眼。

沉默几秒,黎也低下头笑了声,往宋与面前靠了靠:“我单纯就是好奇,”他一副不正经的模样,语调拖得懒慢,“你哪那么多悄悄话要和他们讲?”

宋与:“?”

在宋与做出反应前。一道房门在他们经过的长廊里拉开,探头出来的人左右看看,迷惑地望过来:“也哥,宋与,你们跑那儿去干吗?”

宋与愣了下,回头。

黎也正不急不慢地从他身上撩起眼来:“没事,走过了。”

宋与:“……?”

“嗨,我就说我去通知他们再接宋与过来就行,你这要给人领哪儿去了?”对方玩笑。

“总不会卖掉。”

两人走过去,黎也给宋与介绍:“荀导,节目副导演,”他停了下,像随口补充,“这次选人力保你入选的也是他。”

宋与回神,朝对方点头:“荀哥。”

荀勤渊刚想摆手。

黎也从旁边慢吞吞挪过眼来:“现在这么礼貌,又是哥哥又是弟弟,以前怎么没听你叫过我哥?”

宋与:“…………”

这人今天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

荀勤渊在旁看得哭笑不得:“行了也哥,你还缺人喊哥吗?总导演在里面等你们呢,刚刚就催,可别再晾他了。”

三人这才进了房间。

除了三位导演,房间里还有其他几个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在另一边忙着整理文件。见荀勤渊带黎也和宋与进来,节目组另一位刘姓副导演停下话声,总导演察觉抬头:“正聊到你们,坐吧。”

“聊我们什么。”黎也拉开张椅子,非常顺手地让给宋与,自己又拉了旁边的。

刚跟过来的荀勤渊停了下,表情古怪地瞟他们。

而那两人没察觉,差不多是同步坐下,宋与也跟着黎也的话无声而征询地看向总导演。

总导演没避讳:“聊近期和你们相关的新闻,以及相应的给你们在节目里的调整。”

黎也:“什么调整?”

“按宣传组的意思,给你们安排一些对抗性的镜头,”总导演似乎完全不把黎也当外人,手边的企划案直接滑到黎也面前,“方便他们作为炒作噱头,吸引观众眼球。”

黎也扶住企划案,压根没打开:“我拒绝。”他说话时态度散漫,语气却没留余地。

总导演抬头:“嗯?”

黎也:“公关两周,热度刚压下去。现在让你们炒噱头,那我们前面是在忙什么?”

总导演:“你们两个只要出现在同一档节目里,这种话题的新闻不可能避免,既然一定要有,不如掌握主动权,引导舆论。”

“少偷换概念,”黎也没停顿,“引导话题可以,主动制造不行。”

总导演:“为什么不行?”

黎也半垂着眼,谁也没看:“不为什么。”

“……”

总导演被黎也这软硬不吃的态度弄得直皱眉,宋与都担心他一个不爽把企划案扣黎也头上,而且黎也也让他觉得奇怪——认识这么多年,他知道黎也从来不是会仗着自己身价咖位耍大牌的性格,连一个理由都不给的拒绝,实在不符合黎也做事的脾性。

宋与正思索着,冷不丁被总导演点名:“宋与,你呢。”

宋与:“什么?”

总导演转头过来:“关于节目组这个提议,你是怎么想的?”

在宋与开口前,黎也轻哼出声笑,抬起眼:“不用拿他挡枪,不管他答不答应,我不答应。”

“……”

总导演表情不太好看,但最后竟真没再提,把这茬放过去了。

等后面相关的细则也一一敲定,总导演嫌弃地把两人赶走了。画满了勾勾叉叉的记录纸被旁边的工作人员拿走整理,就剩三位导演在桌旁。

荀勤渊盯了房门好一会儿,转回来:“柯导,您在国外那会儿就和黎也很熟了吧?”

“嗯,怎么了。”

“黎也以前就这么……”荀勤渊斟酌了下,“谨慎吗?”

“他以前不管这些。”

“啊?那他今天这是怎么的,吃火/药了?”

“不是挺明显的。”

荀勤渊茫然:“哪明显了?”

柯导刚好落笔最后一个字,合上本子起身:“你问刘庆豪吧。”

“?”

见总导演走得头都不回,荀勤渊只得把奇异的目光落向旁边石头似的一言不发的另一位副导演,很是怀疑:“你知道?”

对方冷漠:“我又不瞎。”

荀勤渊:“……”

荀勤渊:“我也不瞎好吗?”

刘庆豪:“哦,那我又不蠢。”

荀勤渊:“……老刘你这样说话出门容易被打1

刘庆豪抬头,十分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又低回头,声音平静得事不关己:“黎也在护着宋与。”

荀勤渊:“?”

过去好几秒,荀勤渊才笑出声:“哈哈啊哈老刘你说什么胡话呢,你知道黎也和宋与啥关系不?”

刘庆豪:“不知道。”

荀勤渊自己接上:“他俩当初同为truth台柱,一山不容二虎啊,一个团里怎么容得下两个现象级顶流?两边粉丝早些年见面就撕,打得那叫一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暗无天日——黎也会护着宋与?他脑袋被门夹了啊?”

刘庆豪:“爱信不信。”

荀勤渊自己憋了半天,表情变化几次,最终咬牙:“宋与面试那天,黎也可是亲口承认,是他让曜蓝雪藏宋与的1

刘庆豪:“哦。”

荀勤渊:“…………”

聊不下去,荀勤渊气得拍桌走了。

同一时间,酒店里正在下降的vip电梯中。

宋与问:“你拒绝节目组的要求,是因为我吗?”

黎也半靠在梯箱里,闻言懒支了支眼皮:“嗯?”

宋与没再重复,而是看了他几秒:“我不介意新闻媒体或者公众舆论怎么评价我。”

“哦,那我介意他们怎么评价我,”黎也语气如常,“我被你粉丝骂了两年欺负后辈,不想把这罪名坐实了。”

宋与皱起眉,声音也低下去:“不会有人骂你了。”

黎也一顿,回头。

梯箱安静许久。

黎也轻眯眼:“你现在是因为没粉丝了在难过,还是因为我以前挨骂而自责?”

宋与一顿,抬眸。

目光对视几秒,黎也气笑了,直身又咬牙切齿地狠狠在狼崽子脑袋上揉了一把:“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宋与皱眉:“我有。”

“你要是真有,就扔掉你那些多余的愧疚心和羞耻心,把你的注意力放到你自己要走的路子上。”黎也的笑凉了点,“你不是死犟着要转型演艺么,这档综艺就是你最后一次上浪头的机会了,这次再站不回来,就没人救得了你了,懂么?”

宋与慢慢拽正自己的鸭舌帽:“嗯。”

电梯正巧下到地下停车常

黎也迈开长腿往外走:“你经纪人给你派车了吗,没有的话我让人送你回——”

话声戛然而止,黎也懒散眼神一厉,转身就要把宋与压回梯箱里。

宋与躲闪不及,一头撞到黎也身前,正懵着要抬头,脑袋就被隔着棒球帽往下一摁。

黎也身上很清淡也好闻的冷调香,揉进他的鼻息里。

宋与僵住:“黎…也?”

狼崽子被惊吓过度,尾调都带一点颤,可惜黎也正横眉冷目地看着斜后方,并没察觉:“别抬头。”

“……”

这样过去大概几世纪体感时长的十几秒钟,宋与终于在僵成块石头前被那人松开了,头顶声音恢复懒淡:“好了。”

宋与抬头:“你干什么?”

黎也:“有人偷拍。”

宋与脸色一变:“节目组行程是保密的。”

“嗯,而且保密性很高,所以不是酒店内部,就是节目组内部,”黎也转回视线,“这个不用你管,我让人处理。”

宋与刚要点头,又僵住了。

黎也察觉:“怎么了?”

宋与:“……刚刚有偷拍?”

黎也:“对埃”

宋与缓抬头:“那你干了什么?”

“啊,”黎也慢半拍地回忆起来,牵起个散漫的笑,“抱歉,顺手了。”

“…………”

乔与生在车里枯坐半天,终于等到黎也。发现黎也是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后,小乔长松了口气:“也哥,宋与走了吗?”

“嗯,他经纪人在停车场等他。”黎也进车,合上眼就靠进座位里。

小乔让司机开车,自己观察了会儿,小心问:“也哥,您心情不好啊?”

后座安静几秒:“这么明显?”

小乔:“是挺明显的。”

“你都看出来了,”黎也低哼了声,“……小白眼狼。”

小乔:“?”

他是不是挨骂了?

“问你一个问题。”黎也突然睁开眼。

乔与生诚惶诚恐:“也哥您说。”

“假如有一个人,你看着他长大,尽心尽力教会了他你能教的所有事,可他很叛逆,最不听你的话,什么荒唐事都敢做,甚至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却还不知悔改——所以你决定让他出去磕碰几次,长长记性。”黎也一边说一边皱起眉,“明明放出去的时间并不长,你却发现他有了非常亲近的朋友,甚至比对你还亲近,你心里感觉非常不是滋味,这是为什么?”

“……”

黎也自己拧着眉说了半天,没等到一丝动静。

等抬头,他就看见后视镜里的司机和扭头的小乔都表情扭曲眼神惊恐地看着自己。

黎也嫌弃:“你那什么反应。”

乔与生吓一跳,回神,颤声问:“也哥,你你你未婚生子了??!1

黎也:“……”

黎也:“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