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反派大威 > 第二百九十三章,山达星

我的书架

第二百九十三章,山达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暗中的玛勒基斯,黑暗精灵的领袖,死了。他带着灰烬消失在天空和大地中。玛勒基斯很强壮吗?虽然这部电影有一些以太粒子的光环,但是他的力量也是毋庸置疑的,当黑暗精灵在大灭绝时期仍然可以引导人们躲藏起来,等待机会回来展示他的力量,可惜他不是那么好。或者九大王国并没有最好的漫威宇宙,至少现在没有。

“还是要到宇宙去混合”苏生笑了笑,又举起手,打了个响指。砰!黑暗瞬间消失了,仿佛一转眼的画面从黑暗中恢复了光明!当耀眼的光芒笼罩大地时,无数人凝视着太阳,害怕再次陷入黑暗。

但这些人到底怎么了?你不怕盯着太阳看!Susen 联系了其他人,说事情已经解决了。然后他观察了尚未恢复正常的空间波动。

他转身走开了。

阿斯加德没什么好看的。在它被摧毁之前看看它。当我们回到复仇者联盟时,苏进的电话响个不停。

无数人询问过黑暗的下降,从寻找冬兵的美国人,到执行任务的娜塔莎,再到神盾局的天空,几乎所有他们认识的人,苏森挂断了所有电话,发了短信,这样他们就不会问问题了。挂断了其他人的电话,转而主动打电话给 jane fortescue 问她关于传送的事。

虽然他可能没有传送器就离开了,但他对漫威的星际世界知之甚少,除了有限的几个行星,还不清楚,更不用说路线了。Jane fortescue 的进步也很快。

由于无法确定传输是否成功和准确,她已经开始了传输实验,主要是为了确保如果是正确的,应该没有问题,所以现在是 susan 学习星际语言和坐标系的好时机。

关于黑暗即将来临的事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毕竟,好的结局突然陷入了黑暗,结果造成了无数的伤亡,更不用说财产的损失了,许多人都在疑惑究竟是什么原因,当然,唯一的光明在黑暗中苏生的大自然中又一次擦出了一股存在的浪潮。大概是彩虹桥的传送阵列,从天上掉下来的三四天前。托尔来了。

索尔花了很长时间才到达复仇者大厦,找到苏进。首先,他简要地描述了仙宫,九大王国,然后惊叹于苏进如何杀死了马勒基斯,最后,托尔公开了他的意图,希望把以太带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考虑到这是苏丹王的战利品,这个提议有点难以接受,但苏丹王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让托尔更加尴尬。

非常有兄弟般的感觉。当苏生问托尔是否愿意加入复仇者联盟时,托尔答应了,但首先他必须回去阿斯卡处理善后事宜,由于黑暗精灵的存在,九大领域出现了一些动荡,必须处理!

短暂停留之后,托尔带着以太回到了亚斯格特。现在能量已经被复制了,没必要留着以太了。

托尔离开五天后。简・福斯特打电话来说实验成功了!”终于,我们可以搬家了”苏生赶到西海岸的实验室去见简 · 福斯特,听她谈论实验的结果。

“告诉我坐标! ”她说,他问道,直接在传送机上调整它们。只要我一按它,它就会瞬移走,对吗在最后一步 sue saint 把控制杆拉向 jane foster。

“是的! ”简 · 福斯特点了点头,苏珊停了下来。

机器开始微微颤动了一会儿,苏生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震得粉碎了。接下来的一刻,场景突然改变了,他已经在一条繁忙的街道上。人们围绕着远处陌生的、外观各异的、高楼大厦,各种各样的技术和设备层出不穷。周围的人突然传来苏生好奇地瞥了一眼,然后就离开了,还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没有大惊小怪。

“ xandar? ”既然设定的坐标当然知道会传送到哪里,因为素生更熟悉的恒星行星当然是柴达。Xandar 是一个强大而繁荣的星球,由新星军团保护,它的性质有点类似于世界的绿灯军团,以维护宇宙的和平作为他们自己的使命。

守卫者首先在柴达岛被俘,原告罗南得到了摧毁柴达岛的力量之石后,星爵就在那里出名了。迪斯科国王出生在柴达,但当萨诺斯想要无限宝石时,他来到柴达,拿走了力量之石,摧毁了柴达。老实说,徐先生还没决定这次旅行要做什么。除了毁灭什么都没有。这取决于心情。

我希望是新鲜刺激的东西。他抬起手腕,用腕带联系了灯塔,要求赫尔将军用她手中的传送装置,传送那个年轻的土星女孩,她虽然不是一个世界,但应该对星星有更多的了解。

没过多久就看到了周围空间的细微变化,在一瞬间,土星的少女出现了。但是还有一个人和年轻的土星在一起,虎钳之王露比!”你为什么在这里? “苏生出其不意地问。“我已经能为我的主人做事了,”露比低声说,好奇地四处张望。

“让开,让开!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突然从远处传来。苏生转过头来,看见一个穿红夹克的男人在全速奔跑,一个穿黑色紧身衣的绿皮肤的女人在后面追。另外,附近有一个树人,一只浣熊似乎在追赶前面的人。

“银河守护队,真是太巧了! ”苏生抬起嘴角,看着他们四个互相殴打,互相追逐,目标是一个银球。看起来银河守护队们相遇了星爵葛摩拉树人格鲁特和火箭浣熊。

用不了多久新星军团就会出现他们都会被当作罪犯送进监狱然后他们就会遇到毁灭者 des lacs 会组成银河守护队向 ronan 开枪。鲁比还没有开口说话,几个人在混乱中朝球体跑去,突然抓住球体。手臂伸向一边的浪花,冲向星爵,立刻叫着飞向一边。

砰!星爵倒在地上痛苦呻吟。葛摩菈、树人葛鲁特和浣熊停下来,惊恐地看了一眼。是露比,不过很容易看出谁是老大。红宝石在土星少女的一边,另一边在苏进的另一边。葛摩菈看著露比,然后看著苏珊,苏珊转身冲向星爵,她的目标是宇宙之球。

浣熊和树人 grutt 也搬走了。Grutt 的手臂突然弹出,藤条抓住了 gamora 的腿,把她拉了下来,浣熊利用这个机会得到了宇宙之球,但是已经升天了——星爵把当时的电流片,直接电击瘫痪功能烧到了头发上。葛鲁特看起来要过来帮忙,葛摩拉竟然挥剑砍断了身上的藤蔓,直接跳起来踢星爵的背!

砰!星爵倒在地上,宇宙之球从他手中滚落。

“ ruby”随着一声低语,露比的手指穿过了虚空,一阵宇宙魔法的呼啸,直接飞进了露比的手中。往下看,露比似乎没有注意到任何特别的地方。

“主人。”苏进把魔球给了苏进。苏森接过话筒,漫不经心地翻来覆去,看着排成一排的银河守护者们,他们显然是在密谋什么。这只是暂时的团结,但看起来的确是这样。

“嘿,那是我的东西! ”星爵叫道,向前伸出手。

“你的事?如果你大叫,它会答应你吗? ”苏生笑了。

星爵,那是什么鬼东西?是个球。没有我的命令,这不是舞会。

“嘿,听着,也许你不知道我是谁,你可以问问我的星爵,别惹麻烦,给我点什么! ”

“你以前听过吗? ”苏望着星爵的肩膀问道。葛摩菈摇摇头。”星爵,哈哈,多么丑陋的名字”那只浣熊连问都没问就嘲笑我。

“古鲁特! ”树人格鲁特说。星爵从黑线上举起枪,瞄准了他。

“别说废话,给... ”

“寻找死亡! ”露比用手轻轻地哼了一声,瞬间,星爵的能量枪从他手中滑落,飞进了露比家。

露比摆弄了一会儿,然后用反手侧身开了一枪。

砰!地面留下了清晰的痕迹。”毫无理由! ”露比撅起嘴,使劲按着,就好像能量枪在巨大的压力下被压成了一个球。星爵发呆了。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你想要吗? ”苏森举着宇宙球问道。

“是的! ”星爵毫不犹豫地说。”你呢? ”苏生转过头,又问道。

“当然,它值很多钱,”火箭浣熊说。葛摩菈点点头,没有说话。

“想要什么?简单,跳舞!你们这些跳舞最笨拙的人苏生嘴角一抬,说出一句让众人都困惑的话。

“哈哈哈... ”星爵突然得意洋洋地大笑起来。”不要和我争论,我一定会赢! ”说。星爵的身体开始移动,他的嘴甚至开始唱歌。

虽然苏生已经听说了舞王的名字,不能忍受他的自信,但是看着这个跳舞的星主还是有点尴尬。没有伴奏,星爵完全沉浸其中,舞步有点过时,不适合他自信的打滚。尴尬,一个词!露比有点惊讶。她知道这首歌。是从地球来的,对吗?外星人和来自地球的歌”如此丑陋并不可怕,无论如何,看不见!

苏生哈哈大笑,喃喃地说了一句,看着三个不动的人,然后把宇宙魔球扔给星主。自我放纵的星爵争先恐后地抓住它,希望能抓住它。我一转身,就看到枪指着他,新星军团就来了。

“把它拿走! ”领队喊道,士兵们迅速走过去,铐上了星爵、葛摩拉、树人格鲁特和火箭浣熊。然后有人接近了三人组,正当他们要接近露比的时候,突然开枪控制了那个人的重力,一瞬间,然后直接上去了。嗖,嗖!新星军团把枪口对准了他们三个。

“你敢反抗吗? ”那群人的首领压低声音喊道。

“抵抗? ”苏生笑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在耍柴达。如果不是我们,他们会有麻烦,我们会帮你们稳定局势。为什么?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参与,但我看到的是你们俩一起惹上麻烦,把人放下,跟我们走,如果不关你们的事,我们就让你们走!

新星军团非常坚决,不管搞不搞砸,如果你们在一起,我们就抓住他。”现在看别人跳舞是违法的,这让我对你,柴达,新星军团,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你确定你想让我恨柴达吗苏小姐眯着眼睛问。

“抓住他们! ”领队喊道。

“那是... 别怪我! ”苏生轻声说了一句话,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