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反派大威 > 第三百三十二章,盗贼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二章,盗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欧阳道想趁书还没找到,把它拿回来,所以他来到了门口。现在那本书不见了,问题就会被发现,它就会被偷走。他随便订了一个房间,欧阳道自从进去后就没动过。白天不行。

这可能是演习。在那之后,欧阳道想上飞艇,现在他要和商队的守卫打交道。晚上,欧阳道离开房间,在前台点了晚餐,欧阳道转身上楼,肉眼可见,车队的警卫比白天严肃多了,也不那么懒惰了。不出所料,负责拖车的叔叔或侄子,发现了这个问题,担心晚上会有麻烦。你不想要这种钱,这是不正常的。

欧阳道看着这支英勇的护卫队,默默地笑了,这是一个新的感觉,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但是偷回来很有趣。送饭上楼后,欧阳道没有在这顿饭上浪费太多时间,现在在酒店里,除了车队里的人,还有其他八名乘客,除了欧阳道本人。欧阳道必须找到一个大多数人都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时间,尽管被追究责任的可能性很小,欧阳道却不介意改进细节。

十五分钟后,欧阳道隔壁的房客去洗澡了,但是看起来,负责供水的神符因年老而生锈了,欧阳道可以听到房间那头传来的抱怨声。这样不好。除了欧阳道,这层楼上还有四个游客,另一边还有几只野鸭。现在是最有活力的时候。欧阳道走进浴室,研究了墙上的符文。生活中的符文比一般的攻击符文简单得多,但它们包含了大致相同的信息,如果没有一定的知识,欧阳道是无法改进的。

然而,在视觉元素中,生活中有很多符文光环,一般符文光环是一种暗淡的光线,生活中的符文是精细的笔画。这个六道提供了方便,而且随时可以增加水的流量。欧阳道闭上眼睛,把水引到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连在符文的背上,在欧阳道的控制下,结晶成冰晶,使得生活不像攻击符文那么复杂,即使用冰晶作为低效的导体,欧阳道的符文也是邻居们抱怨的一剂良药。

为了控制冰晶的温度,几乎可以保证在下次淋浴前融化,欧阳道穿上偷来的服务员夹克,走出了门。欧阳道绕过走廊上的守卫,下到一楼,溜进厨房,欧阳道脱下外套,躲过正在上菜的侍者,从厨房窗户偷偷溜出酒店。上去,四楼。负责商队的叔叔就住在413号的正上方,欧阳道跳上了风元素,根据行会的测试,风元素中几乎没有什么元素,是无法区分的。

当然,这些风元素顶多也只能当作垫脚石,欧阳道靠着这种微弱的力量,依靠体能攀登,同时不会在墙上留下脚印。这是非凡力量组合的美妙之处,欧阳道踩着微风,直上413,在元素的视觉中,413漂浮在深灰色的能量中,是死亡的颜色。他们走得越近,欧阳道就越能感觉到,带着它走了两三天之后,欧阳道对那个灵魂导师有了一些记忆。

可以肯定的是,死灵法师指南在413年,欧阳道被解职了。劈啪声。欧阳道站在313房的窗台上,左脚钩住,拉上了房间的窗帘。欧阳道蹲在窗台上,一寸一寸地扫视着四楼的窗台。书在里面不代表不是埋伏,欧阳道仔细观察,才发现窗台上有陷阱,甚至没有警报系统。

这算哪门子的警惕?这比当小孩子更糟糕。欧阳道一声呜咽,跳上三楼,但正当他一只脚踏上四楼时,一把黑色匕首从暗室里射出,直刺入欧阳道的左脚,支撑着他。

嗯!欧阳道,在他的自然状态,会踢它出去,不仅打破窗台,而且还打破了匕首的手臂一踢。

正在练习的时候,欧阳道突然意识到他已经封住了自己的力量,这一脚既可以让攻击者飞起来,也可以暴露他。打晕攻击者,使其移动,吸引公会成员,公会成员被猎杀,暴露了他的力量,在很短的时间内,欧阳道决定了他的下一步行动。左腿仍然向前踢,只是角度抬高,用一个厚底挡住匕首,而右腿稍微弯曲,用左腿的力量推动膝盖向前,打击攻击者的脸。

希斯,砰!欧阳道完成了他的脚步,冲进房间,拉着他落下的攻击者。攻击者很弱,所以欧阳道的行动才完成。欧阳道对系统面板的介绍不以为然。他好像被利用了。突袭者来自黑暗精灵,不是著名的地下种族,他们出现在房间里,显然是为了袭击商队的管理员,只是被迫阻止了,黑暗刺客欧阳道的突然出现。怀里的身体放在床上,柳道四处扫视。

杯子被用过的痕迹,有桌椅看起来很复杂的文件,魔术指南书放在咖啡桌上,似乎没有问题。但是咖啡桌旁边的沙发没有一点皱纹,这个细节破坏了整个布局。这个房间没人住,而且是用来欺负人的。欧阳道提出了理论,然后转向昏迷中的黑暗精灵。

如果你是一个正常的专业人员,那么黑暗精灵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而且有着正常的尿液图案,下一步就是来自黑暗精灵部落的报复,这会让大篷车的主人计划成功。可惜这次只有你和我。

欧阳道咯咯地笑了起来,把书抱在怀里,转过身,砰地一声摔下窗台,叫来一块冰块,砸进了黑暗精灵的腹部。

即使你没有在冰面前醒来,当它融化的时候,它也会冻结并醒来。在一楼,欧阳道钻进了厨房的餐车,按照前台的指示,半小时内应该有人来收拾他的盘子。在那之后,一切都很好。侍者在门外接了欧阳道的早餐,欧阳道只要从车上下来,不被人看见就行了。案发后,欧阳道微笑着躺在床上。这是一个无意外的游戏,但是欧阳导很满意。与真实的情况相反,幕后的行动也非常令人兴奋。

有些问题是欧阳道避免的,有些人就是避免不了。当欧阳道笑着睡着的时候,在另一个房间里,商队的年轻管家从门后出现了,微笑着,“你好,”加图索盯着房间说,“我想把你介绍给刚刚被你误杀的那个黑暗精灵。

他来自黑刃部落,以暴力和复仇著称加图索盯着他手上的血迹,在他的手上,被扔进货车的工具被找到了,但它也沾满了一个黑暗精灵的脑浆。加图索今天来偷东西,不像欧阳道,他从酒店外墙直接跳进房间,发现有人在研究他的工具,加图索可以忍受,抢走它。被抢走工具的角色是来暗杀的黑暗精灵。

工具被抢夺的反手,并取出匕首。加图索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职业选手了。然后,有个年轻的管家。加图索拿起工具,随意地看了黑暗精灵一眼。

“哦,再见”他不是故意和这些人纠缠的,出去找个地方躲起来,黑暗精灵也可以搜索整个城市?等一下,阁下年轻的管家展开了他胳膊上的袖子。他手臂内侧有一个匕首形状的烙印,周围是黑色的刺。“看看你的胳膊,你跑不掉的,”加图索半跑半跑地说,打开他的袖子,看到了完全一样的伤痕。

“你拿到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了吗? ”

第二天,欧阳道醒来,发现酒店楼梯上有一圈人。房客和大篷车守卫聚集在拐角处,一边观察楼上的动静,一边小声地讨论着。欧阳道仔细听了,发现楼上死了一个神秘人物。有人说他们看到了一具黑色的尸体,好像它被诅咒致死。欧阳道听了一会儿,并不在乎,虽然他被诅咒和谋杀吓了一跳,但这和他没有关系。

在一楼,欧阳道退房了。就在这时,四个猎人冲进了门,他们银灰色的猎人徽章在前台上摆动。“封锁酒店出口,给我一份昨晚所有客人的名单,不允许客人退房,”接待员盯着欧阳道,当猎人看到手中的神秘钥匙时,欧阳道友好地笑了。

”请配合调查”欧阳道默默地拿回了符文的钥匙,什么也没说。虽然猎人很有礼貌,但似乎很容易交谈,但如果他真的说走,他绝不会让任何人离开。这是一个保全面子的过程,客人和友好合作的调查,猎人不会太直接。欧阳道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想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大篷车应该害怕报告的。

毕竟,它是一个死者的向导,已经失踪。你是来诅咒和杀戮的吗?在欧阳道困惑的这段时间里,酒店的上层似乎已经安顿好了,楼梯上上下下都是人声。

过了一会儿,欧阳道没有看到有人下来,但是一个猎人看到了,告诉大厅里的每个人都回自己的房间去。”我们需要检查你的不在场证明”。“酒店发生了一起入室盗窃,”欧阳道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商队怎么敢向行会报告?

欧阳道手里拿着亡灵法师指南。现在开放了吗?死东西不再违法了吗?多年来,对死灵法师的歧视问题一直引起许多从业者的注意,与死亡能量有关的项目已从禁止名单中删除,以示大量从业者的抗议。

尽管有法律规定,实践中还是有很多古老的现象,这就是为什么欧阳道把导游手册扔掉了。他不会因为携带与死者有关的物品而被逮捕,但会因此受到监视,这对他以后的行动不利。现在商队报告丢失了与死亡能量有关的物品,这就等于告诉行会我有麻烦了。这个商会对黑暗精灵来说是个有趣的地方,但它也是一个扰乱行会的地方。

等一下... 欧阳道意识到可能的联系,皱起了眉头。欧阳道坐在房间里,脸色沉重。如果有什么事发生,他还是有麻烦。大约半小时后,四个猎人专门来询问前一天晚上欧阳道的不在场证明,由一个年轻的猎人带着一把叫 rakers 的短刀。猎人的询问是例行公事,欧阳道看了他们四个一眼,几乎可以肯定,没有心理学家或其他专业人士能识破谎言。

欧阳道背诵着台词,皱着眉头走出房门,走向其他房间。到了下午,酒店的封锁结束了。透过窗户,欧阳道看到猎人们井然有序地离开,松了一口气。但就在他要退房的时候,欧阳道遇到了队长,一对叔叔和侄子,还有退缩在他们身后的加图索。“潘克先生,我们想和你谈谈,”

欧阳先生漫不经心地说,忘记了我们的任务不仅是把犯人绳之以法,而且还要把犯人的名字告诉雇主,只要雇主满意。欧阳道什么也没说,他们跟着他们进了一间密室。他一走进房间,加图索就卷起袖子。”潘克,看看你的胳膊,这次我们帮不了你了”欧阳道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打开袖子,而是看了看他的侄子和叔叔。

”如果你想雇我和你一起工作,你从黑暗精灵那里偷了什么?交出来”叔叔笑了,试图说服欧阳道,但是欧阳道不理会他的胡言乱语,直勾勾地盯着智者。

“要么交出来,要么就别合作,”愤怒的年轻人说,他好像在威胁欧阳道。他的叔叔年纪比他大得多,他拦住那个想要顶嘴的年轻人,微微地向他弯下腰来。欧阳道冷笑着站起身来,在他身后,加图索显得有点傻乎乎的。

他快步向欧阳道走去,深深地潜入水中,感觉到手臂上的印记。”你真的要去吗? ”他说不确定。”杀死黑暗精灵会在你的手臂上留下痕迹,如果你去了,他们会追杀你”

欧阳道给了他一个白痴的眼神,点亮了他白色的手臂。

“我没有,”加图索说,然后老人闷闷不乐地掀起他的长袍,拿出一个钟形的东西。他正要摇滚的时候,欧阳道突然伸手拦住了他。”停止,不要使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