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女总裁倒追我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偷袭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一章 偷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左军出了码头,换下黑袍。便径直奔着两公里外的大路而去。
“现在时间已快八点,宴会应该开始了吧!”左军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自语道。
马路旁有一片小树林,当左军经过树林时,忽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也就在同一刻,一把深寒的匕首飞速向他刺来。左军本能的躲闪。匕首插入左军身后的树干内。
“什么人?”左军顿时戒备的四下观望。
忽然,五十米外,一个身材妩媚的女人从树上跳下,欲要逃走。
“想跑?”左军立刻追上。
五十米的距离,几个呼吸间女子便被左军追上。
“是你?”左军拦住女子去路。
“没错,就是我,你杀了我吧。”女子愤恨的盯着左军道。
此女正是朱雀,她本想埋伏在此伏击巫师,毕竟是黑袍人救了自己等人,朱雀始终觉得就这样一走了之非常不好,于是便让白虎二人带着小莲先离开,自己留下埋伏。可是巫师没等来却等来了左军,心中生恨,全力抛出匕首,欲将之毙于匕首之下。
可惜却被左军轻松躲避,朱雀见偷袭不成,又知道自己一旦落入左军手中一定没好事,便选择第一时间逃跑。可惜她低估了左军的速度,刚出小树林便被左军挡住。
“杀你?为什么要杀你?我可不像你有谋杀亲夫夫的坏毛病。”左军用手中檀木盒撩起朱雀下巴说道。
朱雀扭头神色厌恶,她看着那只檀木盒说道:“这盒子为什么会在你手中。”
她似乎隐隐的感觉到某种不好的事已然发生,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点紧张。
盒子?左军神色一振,这才想起,或许在朱雀眼里,这盒子在黑袍人手中才算合情合理。毕竟是黑袍人从巫师手中夺的盒子,而那时自己早已逃跑。
“那当然是我凭本事抢来的,你以为我真的逃走了?其实我一直没有走。一直在等待时机。”左军说道。
“你把他怎么样了?”朱雀紧张道。
“杀了啊,不然如何抢到盒子。”左军轻描淡写道。
“你把他杀了?不可能,他修为那么高。”朱雀似乎非常不愿意接受这种事实。
“正面抢我不是对手,可是鹬蚌相争你知道吧?那两人战斗惨烈,到最后都只掉着一口气了,全身是血,凄惨无比,是我送了他们最后一程,帮他们解脱了。”左军娓娓道来,说道最后仿佛在彰显自己是侠义之士。
“无耻,败类,一定是你偷袭了他,我要杀了你。”朱雀愤怒的抽出另一只匕首,狠狠的扎向左军。
“媳妇,不要那么弑杀,月黑天高,如此良辰美景,不去我们做点该做的事如何?”左军抓住朱雀刺来的手臂,微微用力,匕首锵的落地。而后将朱雀抱起。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朱雀慌张,她已经猜到这个禽兽要做什么了。
“你说我想干嘛?打你上次开枪射我,我便发誓我要一百次,一千次的报复你。草丛,车内你选一样吧。”左军说道。
“无耻…”此刻,朱雀恨的牙根痒痒,但她知道自己今天全是彻底栽了,一双美眸不自主的看向停在路边的宝马suv。
“好,我懂了,原来你喜欢车震。”左军抱着朱雀走向车辆。
“混蛋…”朱雀感到了极大的侮辱。
……………
车辆在有节奏的震动,像是被赋予了生命,欢快的跳舞。
索性的是这条马路每到夜间车流稀少。
偶尔会有一辆车路过,司机开启远近灯光交替,摁着喇叭,疾驰而过。
更有过分者居然故意放慢车速,想从宝马车内窥探春光。
不过因为光线不好,只能看到一个窈窕妩媚的倩影在上下舞动。
即便如此,那些司机也是鼻血横飞。
“这特么太要命啦,江海果然是美女如云啊,最主要的是还如此开放。”一辆奔驰大G内的青年从车窗探出脑袋,恋恋不舍的回望渐渐远逝的宝马。
又一会,一辆红色宝马从远处使来,车内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微微探出脑袋,手指前方震动的宝马好奇道:“妈妈快看,那个车在晃动咩,车里的人在干嘛?”
虞月红见到车震的宝马脸色微红,但儿子问了,自然要解答:“妈妈也不知道,可能是车主在车内跳舞吧?”
“啊?跳舞?在车里怎么跳舞,那一定很好玩吧?小童也要学,妈妈你教小童。”虞小童万分好奇向往的说道。
虞月红精致妩媚的俏脸顿时布满了黑线,她又不能说少儿不宜,否则儿子一定会问什么是少儿不宜的舞蹈。
“对不起啊小童,妈妈也不会跳。”虞月红遗憾道。
“那好吧。”虞小童有些失落,有意无意的吸着手中的牛奶。
“小童,牛奶不要浪费了,喝不完妈妈帮你喝。”虞月红说道。
“妈妈,给。”虞小童将牛奶递给虞月红道。
虞月红见虞小童不再追问,放下心,继续专心开车。
哪知没过一分钟,便见虞小童神色振奋道:“妈妈,爸爸那么厉害,他一定会跳,不如让爸爸教你跳吧。”
“噗…”
虞月红一口喷出牛奶,喷的方向盘,挡风玻璃到处都是。
“小童啊,咱不学这个舞干嘛,你要是想跳舞,妈妈明天给你报个最好的舞蹈班怎么样?”虞月红抽出纸巾擦着嘴上牛奶说道。
“那好吧。”虞小童见妈妈不同意,只好配合的点头说道。
半个小时后,左军下车整理好衣服,扭头看向车内的朱雀,只见朱雀满眼愤怒的瞪着自己,那种目光似是吃人一般。
“禽兽。”就算身体最完美的地方露在眼前男人眼下,她也懒得去遮掩了,因为自己在他眼里已经没有可遮掩的地方了。留下的只有恨。
“朱雀媳妇,咱们下次再见。”左军一摆手,便飞速离开。很快便消失在朱雀视野。
“人渣。”朱雀凝视左军消失的背影,紧紧攥起粉拳,入骨的恨“他这么强大,或许只有修炼才能有报仇的希望,可是要到哪去修炼?”
朱雀愣神了许久,这才匆匆穿好衣服,刚一下车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该死的禽兽。”朱雀觉得双腿酸痛,甚至微微发颤。不禁再次咒骂,她再次觉得这个男人一点不靠谱,不管自己是否愿意,但毕竟自己也算是他的女人了,他怎么就仁心留自己一人在这荒郊野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