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这不合适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子似乎也步入正轨,虽然其实也并没有所谓的正轨。其实只是——

  宁七活得越来越像个打工人了。

  每天都因为学习而日子过分充实,天天看着池非迟到处跑,她就每天学习、去酒吧、锻炼、等池非迟回来。

  嗯,每日循环。

  “唉……头发又要掉了……”宁七窝在沙发上叹了口气,准备出门去酒吧那边。

  池非迟抬头。“明天是THK的晚宴,你想去吗?”

  “诶?!”站起来伸懒腰的宁七愣了一下,眼里略带疑惑。“这、这不合适吧?”

  THK这次庆祝宴分为两部分。开始前会有红毯仪式,也是记者采访时间宴会正式开始时,先是官方的典礼,一般是THK高管,企业家,政客这些名人大家列席和致辞,偏向于无聊的领导致辞,不过其实也是一种显示身份地位的方式,为了接下来的社交起势。第二部分就是社交场了。到这时只有少数身份特殊的记者能够被准许参加,因为此时谈的大多是政商的合作。在觥筹交错间,不乏明里暗里勾心斗角的政客达成明面上的共识,也有极有魄力且热情的企业家当场签下了合同。因为本质上就是社交,所以带上内眷、家族子弟、乃至亲朋好友都是很正常的,甚至被视作一种习惯。

  不过以她池哥的身份,应该是用不着特意找一个随行的同伴的。以前应当也没有过。

  池非迟摇头。“只是看你想不想去而已,想去就带上你。你要是觉得别扭,就用Q的身份也一样。”

  小田切敏也和秋庭怜子的工作效率都很高,规律地把宁七的歌陆陆续续发上去了。现在的Q已经是出名的天才少女,THK大魔王一样的人,也是THK音乐方面的台柱子了。而且因为宁七她就是个杂食动物,涉猎广泛,所以拿出来的歌受众面都很广。所以,可能有人对于仓木麻衣的歌无感,但一定会在Q所作的曲子里找到一首心仪的。

  尽管一个新晋流量作曲家不一定适合这种名人堂峰会的大型晚宴,但那都无所谓。他邀请的话,以普通女高中生参加都可以。

  至少宁七她自己一直自称是普通市民。

  宁七听到也不小家子气。“那你可得提供我的礼服。”

  “嗯,我前几天就跟菲尔德的设计师报了数据,衣服应该已经送到了最近的门店,你随时可以去试试。”

  宁七眨眨眼尽力收敛嘴角逐渐荡漾的笑容,“这么晚了,门店还开着门呢吗?”

  “没事。现在才七点,你要去现在就走吧,我叫他们准备一下。”池非迟边披上外套边开始打电话。

  “有好几套,包括妆容在内,都要试,可能会有些麻烦。”

  ……

  宁七直呼这还叫麻烦?

  她宁愿麻烦一辈子!

  宁七抚摸过裙角的流苏碎钻,眉眼微弯。啊嘞嘞这怎么好意思呢!

  “请跟我走吧!”接待的姑娘笑着牵起宁七的手向衣帽间走去。“先给您换几套衣服,然后试妆,再重新试一遍,有了选择之后就可以搭饰品和妆容……”

  宁七回过头,向池非迟眨眨眼,比了个口型。“麻烦你稍等啦~”

  池非迟双手插兜,转头。另一位店员则走过来问:“您可以到休息室稍等,毕竟这些工作需要的时间不少。”池非迟淡淡拒绝了。

  “不必,我在这边就可以。”他看了一眼,休息室是黄光的灯,也是有些封闭的空间,他待着不舒服。外面的白光对他更友好一些,更何况外面也一样有椅子有茶水。

  晚上的空气着实不错。带着微凉的感觉从门缝间溜进来,软软的直往人怀里钻。半黑半蓝的夜色已经将暮光逼到了小角落,然后肆意的落在玻璃门上,然后扑进来,围在了池非迟身边。

  仿佛是真的夜之神天降。

  池非迟没有管偶尔看过了的女店员们,处理着自己的事。似乎没感觉等很久,衣帽间那边就远远传来了嬉笑。

  “还没有完全弄好呢,这么着急干什么嘛?”“啊呀,先去给他看看啦,等下再设计具体的妆容啦~”

  池非迟合上电脑看过去。

  琉璃帘前是一小排黄色灯光,撒在多面体的珠子上,四散开来,有些晃眼。不过帘子边伸出一双细嫩的手,拉开微晃的帘子,轻轻别在了旁边的架子上。池非迟顿时舒缓了有些烦躁的心情,平常有个能帮忙挡一下的人可真不错。

  少女言笑晏晏,嘴角的虎牙若隐若现,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一正,温暖优雅地翘起嘴角,最后还是绷不住,眼角微微弯起来。

  光影洒落在身上缀着碎钻和晶莹纹饰的衣裙,彩曲斑斓,转身间星光碎散。

  池非迟想起来孔雀东南飞。

  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妆容和配饰还没有搭,手腕上还有些空,发饰也缺些装饰。不过他还是勾起嘴角,难得地夸了一句。

  “很合适。”

  其实这种淡黄的光也不算太烦人,至少现在作为背景也还可以,明亮且亲切。

  池非迟背后是夜晚,面前的不远处则是站在光里的少女,向夜晚走来。对面的少女很明显地更愉悦了。“我就说还不错嘛!再等等,搭完了再给你看!”

  “不用。”

  “诶?”

  “到时候更惊喜。”

  宁七好像很意外,冲他笑起来,然后摇着脑袋跟着店员回去试妆。

  池非迟再次打开了电脑。

  ——

  宁七确实很惊奇。池非迟!竟然!不是死直男!感动哭了家人们!啊我以前那帮男同学,但凡有她池哥万分之一的情商她也不用天天气到无语啊(猛虎落泪)!

  宁七陷入自我感动中。

  ……

  最后自然是一切顺利,只不过等到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池哥我先去跑两圈!”宁七向池非迟招招手,换了运动服跑下楼。

  夜跑是不错,至只不过太夜了其实也不怎么样,植物都歇息了,只剩下轻缓的呼吸。

  宁七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慢慢热身跑。

  但总归清凉得让人愉悦。

  池哥果然是她哥!抱大腿就一个字: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