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事态逐渐失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堂本一挥喜出望外,邀请H和Q两人合奏,池非迟接过了一把小提琴,宁七则是礼貌回绝,表示“H的独奏更让人惊艳”。

  乐器简直是继驾驶交通工具、游泳、案件推理后,她的第四个盲区。也不是没有音乐细胞,她其实算是擅长唱歌和旋律,不然也做不到在秋庭怜子的帮助下把那么多歌复刻出来。

  但因为乐理知识实在匮乏,又一直没有接触过任何乐器,她在乐器这方面完全一窍不通。最近又一直有别的事要忙,根本静不下心来学乐器,而她即使学了速成的乐器,估计也完全拿不上台面来。

  看池非迟接过小提琴,宁七礼貌地后退几步把舞台让出来,实则避人耳目,从西装外套的口袋中拿出来手机悄悄开了录像。

  听到过来的秋庭怜子说琴弦没有问题,池非迟把非赤拿出来交给灰原哀,淡淡地架起小提琴,手轻轻压在琴弦上。

  “天空之城。”

  宁七看着站在光里的池非迟闭上眼,手臂微动,悠长而带着淡淡哀伤的曲子从琴上倾泻下来,缓慢而温柔地回荡在整个演出厅。随着音调一点点抬高,舞台上的灯光似乎都在无形间汇聚在他身上。

  没有处理到极致的转音,没有高昂的曲调,只有婉转清澈,带着悠久得难以忘怀的伤感,像一点点汇入溪流的泉水,将心房用哀伤填满。

  洋溢的灯光就这样洒落在穿着西装挺拔地站在中央的青年身上,在池非迟的发梢下、眉眼间留下了抹不掉的阴影,整个人却仿佛都在发着光,似乎是从天空之城漫步而来的少年。

  宁七也闭上眼,感受着池非迟将尾段的情绪柔和地处理,将流水一样的伤感缓缓收拢,最后归于一片宁静,也淡淡地笑了起来。

  她觉得石川绫子那一版总让她感觉到无尽的悲伤,就像自己一点点沉入水中,那种清澈又压抑的哀伤如此真切。所以她更喜欢池非迟这一曲。

  伤感,但在最后却能给予她力量。像是从荆棘丛中缓步而出,最后仰望澄澈的碧蓝天空。

  宁七把手机收起来,又恢复成平常的状态,低垂了眼眸。她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剩下她就打算旁观了。

  谱和匠感觉灵魂仿佛可以被池非迟触动,关注上了池非迟;小提琴手山根紫音因为阵容过于豪华,下面还坐着一个秋庭怜子一个池非迟,紧张得表现不好;秋庭怜子发现池非迟拥有绝对音感,被谱和匠听在耳里;阿笠博士的冷笑话又被池非迟掀桌了;步美提到了学校音乐节的排演……

  “池哥哥要不要去看我们排演啊?”

  光彦也附和道。“虽然是小兰姐姐帮我们钢琴伴奏,但是……是园子姐姐教我们唱歌,总觉得很不靠谱呢!”

  园子立刻炸毛。“你这个小鬼倒是给我说清楚哪里不靠谱啊!”

  “我去弹钢琴。”池非迟看向喝茶的秋庭怜子。“让秋庭教你们唱歌。”

  秋庭怜子差点一口茶呛到。

  “你在THK的钢琴要我帮你调,小铃要我帮你教,现在还要我在表演前一天教小孩子们唱歌?”秋庭怜子一脸无语地看向池非迟。

  “就是因为在表演前才要你去的。你应该放松一下。”池非迟认真开口。

  秋庭怜子心里一暖,嘴角忍不住扬起来一点又被自己收起来。

  “既然你说了那也不是不行,不过我要宁七陪我去,让她唱和声!”

  突然被点名的宁七也没觉得意外,向秋庭怜子笑了一笑。

  她唱歌确实很擅长,秋庭怜子一直觉得她是一个音色和音域都很不错的女中音,相熟之后有时候明明也不需要,但就是喜欢常拉着她给她垫音或者唱和声再或者唱双声部。

  本来她就对和声这部分很敏感,现在都快成了秋庭怜子非演出场合的专用和声了。

  小田切敏也见秋庭怜子和宁七都去了,也笑着凑热闹。“那可别忘了我啊,教唱歌我也可以的!”

  灰原哀失笑地摇头。这群小孩子的阵容可真是豪华啊,秋庭怜子、小田切敏也教唱歌,H弹钢琴,Q唱和声……

  “对啊对啊!小兰可以弹钢琴,敏也哥可以把他的吉他拿上,非迟哥好像也会弹一点贝斯,我再带上我的架子鼓,最后让秋庭小姐和宁七唱双声部,这不就是一个乐队吗!”

  灰原哀的笑容顿时凝固。

  园子的架子鼓……

  池非迟和小田切敏也同时陷入沉默。

  该怎么描述呢……

  秋庭怜子噎住。

  她是不是答应早了……

  宁七选择坚定地站在自家姐妹身边,一脸鼓励地拍了拍园子的肩膀。

  “好主意,园子请务必带上你的架子鼓。”

  都给她起来嗨!

  于是隔天,帝丹小学的音乐教室里……

  “那么,各就各位……”小田切敏也深呼一口气,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帝丹小学校歌,最有气势版本现在——开始!”

  小田切敏也一段狂暴摇滚派的吉他前奏,毛利兰听出是校歌的前奏,一脸懵懂地跟上钢琴。

  池非迟听出来节奏被改编得更强劲一些,已经一脸淡定地接上了同样“离谱”的贝斯。

  铃木园子瞬间领会,同样暴躁到炸裂(物理上)的鼓声立刻跟上。

  旁边的孩子们一脸激动地看向被整蒙了的秋庭怜子。

  秋庭怜子:???她还没有准备好!!!

  宁七抬头看天,看了看窗外澄澈的天空,在心底感慨了一下今天天气真好,一点也没犹豫,若无其事地拉开嗓子就开始领着唱。

  “用充满全身的力量——”

  秋庭怜子看着淡定的宁七和跃跃欲试的孩子们,一咬牙心一横,也算了。

  “把想要尝试的心!变成独一无二的勇气!”

  不管了,反正形象早就被池非迟那个家伙败没了!

  孩子们立刻跟上,灰原哀看非赤都在跟着疯狂抽搐打拍子,整个教室就像一个夜店迪厅,也放弃了最后一点坚持,扯着声音开唱摇滚版校歌。

  柯南一看氛围到了,兴奋地高歌。

  “大声地把歌高唱——!”

  池非迟、小田切敏也、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都慌忙稳了一下手,秋庭怜子都被震了一下。

  只有宁七有了充分的心理预期,早就捂上了耳朵唱她的和声,然后把声音努力放大,甚至差点以一个女中音和声部的声音把秋庭怜子的声音压下去,只是为了屏蔽掉柯南的魔音灌耳。

  秋庭怜子一看事情不对,也把声音放大,稳住自己的状态。

  其他孩子们:大声唱?懂!

  柯南:大声唱?懂!

  事态彻底失去控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