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池非迟:很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先送你们回THK吧?”宁七见迷迷糊糊睡着的秋庭怜子已经醒来,替秋庭穿好鞋。

  “不用了,已经耽误这么长时间了,宁七你去医院吧,我们两个自己回去也没问题的。”小田切敏也和秋庭怜子对视一眼,由小田切敏也开口。

  宁七点头,默认了这个决定。

  等载着秋庭怜子和小田切敏也的出租车远去,宁七才不紧不慢地再打一辆车,前往最近的医院。

  这个时候过去,应该正好能赶上被袭击的另一波人被送往医院。刚刚她转移两个人注意力的策略是正确的,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爆炸声,之后只要再提醒一下小田切敏也不要知道后说漏嘴了,就不会再给秋庭额外的紧张了。

  ……

  另一侧池非迟驾驶的车辆果然也遭到了货车的追击,后面是满载货车的重装,前面是即将爆炸的炸药。池非迟面色冷静把副驾驶上的小哀扔到了后面高木涉的怀里。

  “前面邮筒里有炸药。准备跳车。”

  见后面高木涉几个已经被这个消息震蒙了,池非迟果断让非赤咬高木涉一口,才把几个人惊醒跳下车。

  池非迟眉峰微挑,踩下油门加速,在即将到达爆炸物时一个甩尾变道,然后猛的拉开车门,就这样扒着大货车的边沿跳上了装满沙石货箱,毫不犹豫地击碎了后视玻璃。大货车回神后竟也加速开始转向。

  然后——直直撞向了一侧的店铺内。

  池非迟及时下蹲,蹲坐在车厢的钢板后,避免受到严重的伤害。炸药霎时间轰得炸开,火光和热浪一直扑到货车侧面才停下来,只有浓烟还在向这边蔓延。

  谱和匠此时缓过神来,跳下车从店铺的后门急忙离开。

  池非迟带着一点轻蔑的冷漠轻笑一声,也不再追了。

  他倒要看看谱和匠之后还打算怎么做,是不是还像把他往死里整。

  “快去叫救护车和消防车!”从警车上跳下来的目暮十三大喊。

  ……

  所有人都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到了医院,连小田切敏也和与这两波人都不同路的小兰和园子都来了,当然小田切敏也在宁七的叮嘱下没有第一时间把事件告诉秋庭怜子,秋庭已经回家休息了。

  “宁七?”站在走廊的一群人看着带着几个医护站在科室门口的宁七愣了一下。“宁七竟然刚好是来这里值班的吗?”小田切敏也更迷茫了。

  宁七已经戴好了口罩,穿着一丝不苟扣好扣子的白大褂,胸前的兜还挂着工牌和几支中性笔,正侧着身和几个小护士交代事情,见几个人过来,把手里的单据递给小护士,那小护士就快步离开了。

  正在工作状态的宁七只是点了点头,招呼两个护士带柯南和高木涉去医务室。“跟我来吧。”她向池非迟抬了一下下巴示意他跟上。“没什么问题,但还是要先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各位在这留步就好。”

  柯南、高木涉都是在跳车的过程中受了轻伤的人员,被拉去医务室简单处理。一行人见池非迟被宁七带走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也就都留在了医务室前的走廊。

  “真是麻烦宁老师了,明明是来指导的,却每天都在接待患者和做手术呢。”小护士把池非迟刚刚打出来的病历单递给宁七,宁七接过看了看,就递给小护士。

  “没事,职责之内。麻烦你按照这个单子去安排一下,等一下把这几个检查做了。”宁七把几个护士全都支开,准备帮坐在病床边上的池非迟包扎。“好的!”

  宁七掀开帘子走近病床,池非迟已经脱了上衣开始处理左臂被划伤的伤口,左臂还有之前做实验留下的伤痕,有些比较深,至今痕迹也很明显,池非迟就趁着宁七把护士支开,率先处理左臂留下的伤口,以防之后再有什么麻烦。

  宁七从架子上拿过另一套用具找出碘酒和面前走到池非迟身后。“后背我来处理,有些玻璃渣,比较麻烦。”

  伤口处理得差不多的时候,护士就回来了,宁七带池非迟到各个诊室都走了一遍,把需要做的检查都做了一遍。

  “我前几天以指导的名义过来的,你这胳膊上的伤着实是拖了太久,被别人看到还免不了被盘问一遍,被柯南他们看到更麻烦。”小护士已经去填别的单据了,宁七站在打印机旁边等单据全部印出来,顺便跟靠在墙上查看乌鸦们发来的消息的池非迟说着话。

  宁七看了一眼单子就递给了池非迟,继续走下一个诊室。“数据都很正常没什么需要我遮掩的,最后还有一个核磁就做完了。”

  池非迟扫了报告单一眼,见没什么问题,也没了兴趣,放进了随手拿着的病历单里。

  有宁七在确实省了不少事。虽然他胳膊上除了非赤划的那一刀之外都比较有规律,但被别的医生看到了难免要误会他是自残。

  等所有都检查完处理好,宁七和池非迟一开门,就看到目暮警官和佐藤警官着急地跑向走廊另一边,高木涉正躺在转运床上一动不动。

  一下子就知道发生什么了的池非迟和宁七:……

  非赤太猛了。

  难为快斗每天都带着血清了。

  宁七心底感叹了两句,立刻开溜,继续值班。池非迟还要跟着警方继续追查案子。

  顺便被某个不怎么靠谱的老师“保护”。

  ……

  “我已经把毛利在果汁里放的安眠药调换成形状相似的普通维生素片了,可以放心喝,不过你估计要配合一下毛利他们的替身计划了。”

  陪假装扭伤了手的自家老师回来的池非迟看了一眼手机里的消息,面不改色地喝了面前的果汁,不一会儿就倚靠在沙发上默默装睡了。

  果然不一会儿就听见毛利小五郎找来了一个警察,开始嘻嘻索索地换衣服、指导着如何摆出那种“很隔离开,但惹他他就会揍你”的表情,不禁有些无语,选择打开眼镜找点事做。

  幸好不一会儿就有站在门口的警察进来通报。“毛利侦探,楼下有一位自称医生的宁七小姐,说是知道池先生近日住在这里,想要过来看看池先生身体恢复得怎么样,我说池先生已经去了音乐会,让她暂时离开……要不咱们还是先去西多摩市吧?”

  毛利小五郎拍板,一行人开始撤离,把能锁的地方都锁了就出发了。

  躺在沙发上的池非迟叹了口气,也开始找窗户离开。

  老师反复调整真是听得他心累。

  幸好宁七给力。

  池非迟今日第三次觉得很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