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柯南之蛇精病的蛇精病 > 89.鹰取严男:见过大风大浪的男人

我的书架

89.鹰取严男:见过大风大浪的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已经大亮,一张目标是杯户中央医院的大网正在缓缓铺开。

  以楠田陆道的名义寄给FBI探员们的耧斗草花盆和寄给医院患者的大量宅急便;突然涌入医院的众多患者;在所有医院病房的电视上同时播放的水无怜奈的影像……整个医院一时变得无比混乱。

  琴酒看着平板上不停移动的绿点,冷笑着开口。“拉克、马德拉,基安蒂和科恩已经到杯户医院附近了,你们两个呢?打算去哪个路口,还是找个地方看戏?”

  “我们在杯户公园。”嘶哑的声音响起。“等一份值得期待的礼物。”

  ……

  池非迟断开了通讯后,鹰取严男转头问。

  “老板,我们就在这里等吗?”

  “在附近转一圈,先熟悉一下地形。今晚就看你车开得够不够稳了。”

  “那还真是值得期待啊!”鹰取严男爽朗地笑起来。

  宁七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研究着手里的炸药。

  “这两趟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好好放松一下,天天跟你跑黑方的事,我感觉我都不像一个17岁的普通高中生……唔,普通大学生了。”

  宁七出于对柯南和赤井秀一的尊重,也稍微变了一下装,戴了金色长发的假发和蓝色美瞳,保留了脸上不太明显的小雀斑,化成了典型的西方女性。

  鹰取严男在前面沉默了一下。

  根据宁七每天对外的作风,说宁七20岁他都信……不对,这不是几岁的事,就没有正常人会是这种冷酷无情、麻木不仁、身兼多职、非常暴力的样子。

  怎么越说越像老板了。

  果然,宁七和老板都是同款的蛇精病吗?

  他,鹰取严男,已经习惯了。

  一小时后,三辆蓝色厢型车从杯户中央医院出发。

  在米花町的公路上,黑色杰路驰zelas在前方匀速行驶,视野向后拉,就是赤井秀一的雪弗莱车和并排行驶的厢型车。

  杰路驰一直没有放慢速度,后方的柯南和赤井秀一很快发现了前方路段的异常。

  池非迟收敛起笑意,眼神依然带着冷光,向车外伸出手,一大簇铁蒺藜掉落下去,后方的车子顿时在不断的彭彭地爆胎声中滑停下来,紧跟着就是刺耳的刹车声和车辆撞击的声音,几乎是一瞬间,后面就堆起了车墙。

  池非迟非常配合地在窗上架枪,在缝隙间瞄准后面的雪弗莱,逼赤井秀一不选择撞车,而是将车开上车墙车顶跟上来。

  雪弗莱车很快就和并没有提速的杰路驰并肩而行。

  池非迟盯着雪弗莱车里的赤井秀一,和贝尔摩德通话。“贝尔摩德,你骑车从后面开枪,没问题吧。”副驾驶上有一个黑色的发顶露出来了一瞬间,池非迟一猜就是柯南,没有在这方面分心。

  “当然可以,不过拉克,我这里的视线被椅背挡住,可是没办法瞄准他的头部哦……”贝尔摩德单手骑摩托车,空出一只手摸出枪,瞄准着前面一辆车的后玻璃。

  “不。”池非迟勾起嘴角。“这里有斯利佛瓦早上帮琴酒寄宅急便后剩下的小东西。”

  他要请赤井秀一和柯南看艺术。

  池非迟眯了眯眼,按住耳机,拿枪的手准备放下。“贝尔摩德,后车胎。”

  嘶哑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贝尔摩德开枪,枪声和车胎爆了的声音同时响起。

  池非迟看着后方逐渐减速的雪弗莱车,没有让鹰取严男减速,放下枪向后陆续扔出五个宅急便。

  刚刚扭转车身的雪弗莱车顿时又保持不住速度慢了下来,很快跃出一个抱着一个小男孩的身影,在地上翻滚两圈卸力。

  看四个纸箱安然无恙地砸在由于惯性晃晃悠悠向前的雪弗莱车上,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没爆炸?

  第五个纸箱落下的时候,爆炸声轰然响起。

  池非迟拿回了枪挂上保险,勾起笑意。“走吧,去接马德拉。”

  被爆炸的硝烟糊了一脸黑的赤井秀一和柯南跑进小巷,赤井秀一接到了耳机里的通话。

  “是吗……”见到跑过来的同事,赤井秀一终于松了口气。他刚才还真担心巷子里有陷阱,毕竟拉克就好像是算准了他会走这条路。

  不过就这样放弃了追击,宅急便的箱子也只有一部分装了炸药,看来组织这群人这次也没准备得那么充分——

  赤井秀一瞬间瞳孔紧缩,搂着柯南想要趴下,就发觉侧腰被子弹划伤,火辣辣的感觉才迟钝地涌上来。赤井秀一立刻判断出狙击手的方向,翻滚向安全地带并看过去。

  唯一能狙击到这里的地方是……道路对面小楼的楼顶!他还以为组织的人都已经谨慎地立刻撤退了,狙击手下楼撤离至少也要三分钟,这么近的地方,同事们完全有机会赶过来!

  赤井秀一和柯南同时抬头看向对面的楼里,却隐约看见楼顶的人极其挑衅地挥了下手,双手拿起东西,从四层楼的楼顶一跃而下。

  “什么?!”柯南震惊地看向安然落地后转向楼后,跑向正好赶到的黑色杰路驰的人。赤井秀一也忍不住皱眉,应答者耳机里焦急发问的同事。

  黑色长风衣,疑似也是金色的头发……难道又是组织的新人?

  ……

  转回另一边,约半小时前。

  宁七百无聊赖地看着手里的狙击枪,叹了口气选择继续调试摄像头的视野。

  她毕竟不是一个行动人员,狙击能有多菜呢?看她能保证准确度的射程就知道,从她所在的小楼楼顶到赤井秀一预测会出现的小巷,不到一百米,她长什么样都快能看清楚了。

  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高中生……大学生啊喂!

  但是当赤井秀一和柯南一同出现在倍镜里时,宁七还是小小激动了一下。肾上腺素飙升和脑补充血的感觉,让每个神经都兴奋了起来,眼里的画面都像是在慢放。

  赤井秀一和柯南在同一坐标轴上,柯南在赤井秀一右侧。老天肯定不会让她击中柯南,所以有可能擦到柯南的子弹肯定会偏掉,那她就瞄准着赤井秀一和柯南靠在一起的地方。

  老天啊,你说你会不会让这个子弹偏移呢?不偏射中的可就是柯南的左心房了,偏了的话……

  宁七舔了舔唇角,瞳孔紧缩。

  扣动扳机。

  后坐力结结实实地显示在肩膀处,狙击弹似乎能卷起风声——

  擦过赤井秀一后腰。

  宁七突然觉得很想笑,于是站起身猖狂地笑起来,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挥挥手,仰头俯视着对面的巷子。

  这就足够她骄傲一会儿了。

  宁七转头看向驶来的杰路驰,拿起摄像机拎着狙击枪的盒子,从楼顶一跃而下,平稳落地,忍不住再次挑了一下眉。

  学有所成,这个得着重骄傲一会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