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柯南之蛇精病的蛇精病 > 92.还没有到蛇精病的地步

我的书架

92.还没有到蛇精病的地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长岛茂雄和稻尾一久并不是普通的小配角,而是青山刚昌的另一部漫画《4号三垒》的主角。宁七没有看过这部漫画,对它的了解也仅限于简介——1934年,贝比·鲁斯与泽村荣治两人有过交战,青山刚昌以此为背景创作了长岛茂雄与稻尾一久的对决,两人分别从“名园”店的老爷爷那里获得了鲁斯的球棒和泽村的手套,都可以通过消耗兜里的钱必定接住棒球或者发出好球。

  她此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探究这两件物品是否有魔法的效力,或者其他玄学因素作用。她自己只能感受出红魔法的波动,为此她甚至顺便向小泉红子借来了能检测包括红魔法在内不同种类魔法的魔法波动的水晶球。

  不过很显然,在魔法方面宁七要一无所获了,拳头大小的水晶球并没有什么反应。

  宁七也不在意,收起水晶球,打算等到两个人正式开始对局的时候再观察,虽然以她这种半吊子的观众,恐怕也观察不出是个人的技术还是真有什么不对劲。宁七给池非迟和红子都发了消息,目光继续落在场上。

  “三好球,打者出局!”“他以精准的控球技术,完全压制了港南队!这是大金高中的稻尾!”

  “一局结束,大金、港南,0比0。”

  “第二局上半,是港南高中的强势投手樱叶上场!”

  宁七歪了歪头,有些走神地晃脑袋。柯南那边的案件好像还没有开始,这半局没什么看头。

  目光落在远处坐在大金高中休息区的稻尾一久身上,宁七抿了抿唇眨眨眼。不如之后整点有意思的活好了?

  等到望远镜里的稻尾一久起身,宁七才发觉已经到了二局下半,看着少年跑动到赛场中央,棒球被他抛起又接住,宁七站起身舔了舔唇,顿时感觉身体里的火又在燃烧了。

  这就是顶级投手能带给人最直接的信念感和热血感吗?真是久违的感觉。

  “二局下半,由港南高中攻击,弟4棒三垒手长岛。”

  “最受瞩目的选手,已经进入打击区——港南高中的长岛!”

  “哦——!”观众席上顿时一片欢呼。

  “大家听听看,观众席上的呐喊声淹没了场内的转播。这场神奇的甲子园决赛,两支连续在三次比赛中交手过的球队,最后的胜利会属于去年的霸主港南高中队吗?还是企图拿下春夏连霸的大金高中队呢?”

  宁七看着稻尾一久将球一把握住,扔向右手的手套,将球高高举起,本就很高的青年在竖条纹的球衣下显得身形更加颀长。

  心情都能被投手的动作吊起来。

  “现在投手将手高高举起,迈步……”

  “投出第一球!”

  “好球!”

  宁七猛的站起来高呼。“稻尾一久!”

  “……投手稻尾即将投出他的第四球。长岛击中了这一球,从三垒线上擦过,一记长打!”长岛一阵风一样跑了出去。“二垒的长岛开始奔向三垒!左外野手开始追球,把球传向三垒!”

  “漂亮的传球!长岛开始滑向三垒,三垒手能否封杀他?!”

  长岛茂雄向前扑过去,将自己甩上了三垒,宁七屏住的呼吸一下子松开,毫不在意地继续跟着观众大喊。

  “safe!”“安全上垒!快脚长岛,成功登上三垒!”

  宁七看着长岛茂雄向裁判说了几句话,起身拍打身上的灰尘,而稻尾一久召集起来了队员一起商讨,再次抛着手里的球,宁七抓住胸前的衣服,只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一样。

  感觉一下子就回到了高中嘛……

  宁七努力平复了一下心跳坐下来,就听到旁边的大叔说话。“三垒有人无人出局,这回能拿到一分了吧?”

  宁七一下子想起来服部平次回复大泷警官的话,也产生了相同的感受,会心一笑。“不一定哦,这个投手看来是有备而来呢。春季高中选拔赛第一回合,曾经延长到18局,由帝都实业队对大金队……当时18局下半场的投手,就是稻尾一久呢。”

  宁七突然感觉有点可惜,没能看到那些精彩的场面,不过这场也不错。

  “啊,没想到小姑娘你这么了解棒球呢?”那个大叔也笑眯眯地回答。

  “其实我并不算了解棒球,这还是我第一次来看棒球赛,只是恰好很感兴趣,所以才来看了这场决赛。长岛茂雄和稻尾一久一定也能带来很不错的对决呢。”宁七看着场内被围在人群中间的稻尾一久,前刘海下的目光坚定又自信,满意地笑起来。

  “坏球。”……“三好球!三振出局!”

  稻尾一久淡淡地笑起来,接住了捕手抛过来的球。

  “竟然还是小姑娘你预测得准啊!”大叔感慨地向后仰,看着被转变的局面。

  宁七也浅笑着收起来了手机。

  “真是很快的一球呢,只能说有些球员真的有能逆转一切的坚定信念呢……”虽然有知道剧情的嫌疑,但真的看到少年那样坚定又果决干脆的身影,很难不相信他能赢下这一局。

  她也完全被拿捏了!

  “三出局!二局下半结束!”

  宁七再坐下来时呼吸有些不稳,却怎么也平复不下来加速的心跳,好像站在球场上比赛的就是她。

  “看来你已经完全感受到了棒球的魅力呢!”大叔哈哈大笑起来,宁七眉眼弯弯。“看来是的呢,有这样好的球员和这样精彩的对决,真是完全没办法将目光移开。”

  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这是其他活动都无法带给她的感觉。宁七忽然想起来池非迟那种兴奋狩猎状态,感觉自己今天好像也有可能进入类似的状态,就感到有些好笑。

  看来她的精神状态还是正常的,没有完全走到蛇精病的地步呢!

  宁七微垂了眼眸拿出手机,乌鸦报告禄镇一带的高野运输的公司大楼有炸弹爆炸,引发了火灾,宁七就知道柯南那边的案件也开始正式发生了。

  犯人因在帝都实业棒球队的儿子鸟光裕,回家途中出了车祸意外身亡,打算在甲子园比赛结束后引爆炸弹并自杀,在各处依次留下三部手机和简讯上的暗号,要求柯南、服部平次和大泷警官及时解开暗号找到手机,才能阻止他引爆炸弹。

  这是他在二局下半结束时,炸毁了肇事货车司机所在公司“高野运输”的大楼作为给柯南一行人的提示。

  宁七看着稻尾一久走下场,开始换成大金队进攻,勾起了嘴角。

  游戏才刚刚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