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柯南之蛇精病的蛇精病 > 93.铃木园子直呼内行

我的书架

93.铃木园子直呼内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3号是,投手稻尾选手。”

  在欢呼声中,稻尾一久缓步走上打击位,抬头看向天空。

  这可是被服部平次认为能多为他们的行动争取时间的强打啊。

  宁七目光近乎危险地看向场上,少年刘海间的眼眸瞳孔微张,扬起球棒,认真地盯着对手。

  “三坏球!投手面对大金的强打已经失去了控球的准头。如果保送打者的话,场上一人出局,满垒,又将面临四棒强打上场的窘境。”

  稻尾一久屏息,挥棒。“打击出去!这球打得非常远!”投手眼睛紧跟着被击飞的棒球看过去。“是灯的后面!右外野的探照灯后面!”

  港南的球员快步跑向球场边界。

  “接杀!二垒跑者起跑,速度很快!”二垒上大金队的跑者毫不犹豫地起跑,在港南球员接住球的一瞬间滑铲上垒。“safe!”“安全上三垒!两人出局,一三垒有人,差一点就全垒打了,却被海风和两翼96公尺的距离阻隔了!”

  稻尾一久低头按压了一下帽檐,转身下场。接下来三局下半,他是投手。

  “打者再次被三振出局,再次接下来出场的是第一棒,外野手岩田。”

  “好球!”“这是内角直飞的球!”“两好球!”“外角下坠球!”“投手的第三球……港南三振出局!”

  稻尾一久咬牙,放松了一下肩膀的肌肉。

  宁七悠闲自在地拿着望远镜,热衷于观察着每一位投手和打手的微表情,开始难得地动用起自己用扔酒瓶磨练出来的观察力,分析着球员的能力、心态和这球是否能打中,也是锻炼自己的反应力。

  “果然嘛……”宁七放下望远镜,听见旁边大叔的惊叹。“你这预测的准确率真是越来越高了啊!”他都已经不好意思叫人家小姑娘了,一开始只是普通地看球,嘴里似乎在念叨着什么,他仔细一听才听见她在说这球是好球还是坏球,然后还可怕得越说越准。

  懊恼的小表情真是可爱。

  宁七在心底默念一句,笑着把望远镜递过去。“很有趣的,大叔你要试一试吗?”“不不,不了,都看这么多年棒球了,也没有养出来这种能力,还是你们年轻人厉害啊。”

  “三振出局!连续八次三振出局!这个快速变化球在决胜的这一仗,仍然表现得非常精彩!下一棒,难道真的要连续九次三振出局了吗?”宁七紧紧看着稻尾一久。

  “不行的,消耗太大了……而且对面还是带着bug球棒的长岛茂雄……”视野里的稻尾一久喘息着,肩膀都在跟着起伏,似乎有汗珠从下颌划过。

  宁七突然心里泛起一些奇怪的罪恶感,可疑地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如果想多打一会儿的话,下一球不可能是快速变化球了,如果港南能发现的话,下一球可能要准备如何得分了。”

  “嘭——!”

  “哇啊——!”随着击中球的声音,场内观众都惊叫一声,然后一瞬间的安静,都看着飞起来的这一球。明明已经知道了结果,宁七的心还是随着球被击中的声音大力跳了一下。

  “邦!”棒球击中得分板的声音清脆,在场内掀起了一阵高呼的浪潮。宁七下意识地看向稻尾一久,他正在放松肩部。

  “全垒打拿下一分!港南高中的队长终于打出了漂亮的全垒打!而且击球手使用的还不是金属球棒而是木制的,太令人震惊了!”

  宁七笑起来,看着再次站上投手位置的稻尾一久。完了啊,她的立场已经彻底偏向大金队了,明明是最后会输掉的队伍,但就是会被那种坚韧又不到最后不服输的劲头感染到。

  宁七想了想,转头看向旁边的大叔。“我去找我的朋友们了,回见。”

  “哦哦好的。”大叔有些迷惑地看着拎着手提箱起身的小姑娘。“内场的票不是很难买吗,现在走可是很亏的啊……”

  “不了,我去更好的位置!”宁七侧头笑了一下。

  ……

  “抱歉,我来晚了,这是我的工牌……谢谢谢谢!”宁七笑着从工作人员接过了自己造假的学生证和工牌,进入了比赛场地。

  在观众席上看有什么意思?去赛场内才更好玩吧!带上眼镜和帽子的宁七悄无声息地混入了港南学生的队伍里。

  “两好三坏满球数,如果把打者保送的话,接下来就要面对的是为港南队拿下一个全垒打的强棒选手。”

  解说的声音似乎都很响亮,但以宁七的心理素质和降低自己存在感的能力,混在一群学生和球员里并不困难。“这是你的水。”宁七把水和毛巾递给一个刚刚下场的球员。

  “啊,谢谢……”那个球员关注点还在球场上,根本没有关注给她递水的人并没有穿着港南的校服。

  宁七微低着头,眼神透过镜片落在不远处的稻尾一久身上。他正抛着球,看了一眼打手准备区蹲着的长岛茂雄,依然带着毫不在意的笑。

  “现在投手已经准备好投球姿势了。”

  稻尾一久出手。

  “投手的第六球!打击出去了……这是界外高飞球,不过由于这个球落在港南一垒手的旁边——”

  宁七站在座位前紧紧握住栏杆,看着飞向这边座位的球,一下子就想到了从前手机里保存的稻尾一久的画面。

  她想亲眼看一次。

  于是少女清脆的声音在稍有些嘈杂的场地里,和广播还没说完的半句话一同响起。

  “捕手已经放弃追球了……”

  “稻尾一久——!”

  站在投手处的稻尾一久似乎是听到了,下意识抬头看过来,视野里港南队里一个女生的身影一闪而过,但既然他已经反应过来这一声的意义了,那就没时间再去看了。

  毕竟那一瞬他也是这么想的。

  港南队里的人正要侧目看是谁喊的这一声,场上稻尾一久已经动了。

  他向前一蹬地便冲了出去。

  广播也是一愣,顿时激动起来。“各位观众,这是投手!正在追这个球!”

  目光越过挡板落在即将落下的球,稻尾一久只觉得血液上涌。

  无论如何也要接住!

  他不在意是否会撞到什么,直接扑了过去。

  抓住了!

  手套里棒球的触感分明,稻尾一久闭上眼身体随即狠狠撞上了赛场上港南学生坐的椅子,似乎有人护了他的头一下。

  “他到底能不能成功呢?!”

  所有人立刻围了过来。

  稻尾一久就这样半躺在椅子上,睁开眼缓缓张开了左手掌。

  赫然是被接住的棒球。

  “接住了接住了!投手漂亮地接住了这一球,使现在的情况变成了三出局!”

  场上一瞬间爆发出激烈的呼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