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柯南之蛇精病的蛇精病 > 95.输赢双方都赢了人生

我的书架

95.输赢双方都赢了人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稻尾一久平稳一下呼吸,抬手继续准备投球。

  “两环球。”

  “保送,而且连续两次!使得大金高中的主力投手稻尾阵脚大乱了,难道是受到了刚才那支全垒打的影响?”

  稻尾一久摘掉棒球帽,用袖口擦了擦额头的汗,又重新戴好了写着Q的帽子,低着头深深吸了口气再呼出去,抬眼看向旁边港南队后方的长岛茂雄。

  他平复下了呼吸,再次淡淡翘起嘴角。

  不,只是战术休息而已。

  稻尾一久再次举起棒球。

  “三次挥空,三振出局!”

  “马上进入延长赛!”

  稻尾一久轻笑一声,转身回大金队休息处,却突然顿住了脚步。

  突然有些不是很想回去。

  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和宁七交流的尴尬感。

  “在愣神做什么,赶快回去休息一下吧!”旁边队友拍了他一下,稻尾一久才回神,应了一声跟上。

  等回到金山队的休息处,稻尾才发现宁七根本不在,松了一口气,看着两个人的水瓶还摆在原处,毛巾还搭在原来的位置上,却又别扭的有点小小的失落感。

  旁边的一个女生见他沉默不语,还以为稻尾一久因为一时失利没有结束比赛而不悦,上来开导他。

  “不用着急啦,你们这么优秀,大金的学生都很兴奋又感动呢。”

  低着头的稻尾一久闻言抬头,本来是想问一下宁七去哪了,转念一想又觉得她也不应当会知道,只是沉默了一下。“我没事。”

  他只是觉得刚刚见第二面,心思就被人家的行为牵动着有些丢人而已。不过他早就知道,自从第一次见面以后,他就掉进了自己给自己编造的富兰克林效应的陷阱里。

  但是就在上场前,稻尾一久看着小跑过来的宁七,心情在自己不经意间就已经上扬了起来,所有的失落和疲惫都幼稚地一扫而空。

  宁七低头深呼吸一下,笑着递过去一个黑色的护腕。

  “给你的护腕,打到这里都已经很累了,出汗的话还是用护腕吧,不然汗水进了眼睛会很难受——”

  还没说完宁七就再次眼前一黑。

  “啰嗦。”

  帽檐上传来不轻不重的力道,宁七被拉得身形不稳,整理好帽子抬头时已经和稻尾一久很近地四目相对,少年不仰头还是能很轻易地俯视她,但他温热的呼吸还是能感受到。

  帮她扶正了掩饰用的眼镜。

  稻尾一久转身,已经戴好了护腕,用右手向她招一招手。

  宁七没好气地笑起来,坐在刚刚稻尾一久待的位置,也是她本来的座位上。

  “真是的……”

  ……

  “十局下半,投手稻尾,打者长岛!”

  “两好球!”“打击出去!”

  场上的大金球员慢慢后退,伸手。

  以为会被接住的棒球却一下子滑落!

  “漏接了!最简单的一球竟然漏接了!”“比赛进行到十局下半,大金高中好像被甲子园的恶魔紧紧控制住一样,打击频频失误以及守备选择失误,造成了两出局满垒!接下来上场的这位打者是……4棒三垒手长岛!”

  “大金的球员们正在和投手商量对策。刚刚不小心漏接的捕手一直低着头,始终没有抬起来过。”

  稻尾一久认真严肃地说着接下来的安排,下意识用护腕擦了擦汗,反应过来后愣了一下。

  他忽然意识到,大金的球队在这场夏季赛已经收获了足够多,没有必要再去纠结了。

  当下进行的,不才是最重要的吗?

  他忽然笑起来了,在这场已经几乎没有机会翻盘的大逆风局。

  稻尾一久笑着用手套轻轻打了低着头的捕手一下,对上他的眼神。

  “幸好漏接了,不然我们可就要春夏连霸了。”

  然后他直起身环顾所有队员。“这场球赛也应该结束了,只要尽全力就都没问题了。”

  他依然直着后背,嘴角带着有些自负的笑回首。“上场!”

  “是!”队员们大声应答,四散跑开。

  稻尾一久转身时,看向了大金队的休息处。明明隔着很远,却仿佛一下子就和坐在那里的宁七对上了视线,并且感觉好像她也在笑。

  他得到的好像比他的队员们还要多一点。

  宁七放下望远镜,带着淡淡的微笑歪头看着稻尾一久。

  他笑起来的时候,好像带着光,周围的嘈杂都一瞬间变成了蒙蒙的烟雾,环绕在周身。

  心都能丢一半在雾气里。

  宁七耸肩后仰在座位上,压着帽檐笑起来。这回她可以确定了,心跳加速不是因为球赛,也不是因为呐喊,只是因为稻尾一久本人。

  “各位观众,大金的球员们个个带着笑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这一球向着左外野飞过去了!界外球!”“厉害——右外野,还是界外球!”“打者长岛三振出局!”

  “比赛进行到十一局上半!轮到大金高中击打!”

  ……

  结局还是按照宁七印象里漫画的结尾发展,由长岛茂雄的一记全垒打,港南队获胜结束,全场喝彩。不仅是因为胜者港南队,还有败者大金队,更是为了两队所有棒球队员不到最后一刻不服输的模样。

  颁奖过后,港南队的学生们全部冲了回休息处去,拥抱欢呼,大金队的球员们也有说有笑地走了回来。

  “果然稻尾还是很厉害啊……”“就是说啊,不过茂田你也不差嘛,三局上半那一球真是精彩啊!”

  稻尾一久的视线越过人潮,看向了测后方的宁七,正带着自己的帽子,温温柔柔地笑着鼓掌。

  稻尾一久压不住嘴角的笑意,大跨两步,站到宁七身旁,向看过来的队友说:“你们先热闹着,我先走一趟。”

  “诶?这怎么行啊!?”“好啊你个稻尾,我就说你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好了!”“见色忘友啊,明天回来老实交代!”

  稻尾一久只是笑着应声,背上包,转过来低头看着宁七。“你是和朋友们一起来的吗?我送你。”

  宁七点头。“我约了他们在售票处集合,接下来就一起坐动车回东京了。”

  “这么着急就走了吗?那我送你去车站好了……”稻尾一久拿出手机加上宁七的好友。

  走到门口,正好碰到也单独溜出去的长岛茂雄和江夏丰。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的两个少男少女顿时脸红,长岛茂雄有些不自然地向两个打招呼。

  宁七和稻尾一久一个比一个坦然,宁七甚至转过头问稻尾一久。“好不容易遇到这么好的对手,总要合个影留念一下?”

  稻尾一久点头看向相视脸红的两个人,长岛茂雄也拉住想要离开镜头的江夏丰,和稻尾一久、宁七一起合照。

  “3、2、1——!”由提出合照的宁七倒数,稻尾一久按下快门,一张合照就此留下,被发送给了另外三个人。

  照片里从左到右是宁七、稻尾一久、长岛茂雄和江夏丰,少年和少女们都笑着站在光影下,背景是整个广阔的甲子园赛场,有欢呼的学生,欢笑的观众,半空中未散净的彩花,和所有人的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