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荒尘衍 > 第八章 山河永寂 亘古凡尘不净(下)

我的书架

第八章 山河永寂 亘古凡尘不净(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是因为太执着于冥海下的宝贝,少年竟然梦到自己只身跳进冥海。他梦到自己慢慢沉到湖底,那里不算黑暗,朦朦胧胧中能看到漂浮的水草,游动的小鱼。

  在水底少年可以呼吸,不受阻力。他漫无目的地走着、瞧着,不一会儿,来到一座堪比小山的九级巨塔前。

  巨塔塔身漆黑,每层都镌有一条神秘赤龙,塔角挂有一串琉璃风铃,隐隐有声,清脆悦耳。塔身周围环绕旋转着三道光轮,紫色的符文印在上面显得神秘之极。

  少年飘到塔前,望见塔门上匾额写的‘亘古凡尘’四个大字,心想宝物肯定就在塔中。

  塔门是两扇足有三丈来高的巨石,中间贴着一张巨大符纸,纸上满是小江看不懂的玄奥文字。

  他手指触碰到符纸,那些文字立马像一群蝌蚪似地游离消失。然后符纸上生起一簇蓝色火焰,燃烧殆尽。少年再推石门,毫不费力就推开了。

  塔内情景与少年心想大相径庭。塔里十分空荡,不设楼层,举头便能看见塔顶。唯有中央摆着张雕花木椅,端坐着一架尸骨。

  骨架似乎有些岁月了,周身布满了蛛丝,更为神秘的是在人形骨架周围居然还缠着一条龙骨。少年一步步走进,心想他千里迢迢来找的宝物难不成是这骨头?

  他走到尸骨前,伸手去拂蛛丝,而就在他伸手的一瞬间,那骨架反而一把将他手臂抓住。少年一惊,立即猛的挣扎,然而那只手就像不是他自己的一样,全然不听使唤。

  他一晃眼又是一惊,眼前哪还有半具骷髅的影子,抓着自己右手的明明是一白衣青年。素白的衣服上绘有赤色龙纹,似活物一般在衣物上不停游走。

  那白衣青年也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小江,抓着他的手贴到自己胸前,然后,一点、一点伸了进去!

  这种将手伸进别人皮肤里的感觉竟如此真实,以致一脸愕然的少年手挣扎地更猛烈了。然而无论他怎样挣扎,他的手还是被面前微笑着的男子仅仅抓着,一点一点地伸进皮肤,直至碰到一个不停跳动的东西。

  少年心脏突然猛的一跳,一阵剧痛传来,瞳孔收缩,想要大声喊叫却被水呛住了喉咙,无法呼吸。

  眼前之景变得模糊不清,意识也断断续续,就在少年觉得自己快要死时那青年却松开了手,在他胸口轻轻一推,一口气倒吐出来。

  少年顿觉胸口一闷,身子倒飞出去,飞出门外,飞出湖水,飞出千山万山,飞出地狱花海,飞出冰雪烈焰,越飞越快,越飞越快,越飞越快。

  “啊!”

  一声大叫,小江突然一屁股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气,汗如雨下,一副噩梦吓醒的样子。他茫然看着自己右手,反复检查几遍后才深呼吸一口气,又一头倒了下去,还没从梦中回过神。

  一只手遮住双眼,缓缓道:“什么嘛,原来已经是白天了。”

  过了些许时候小江才渐渐缓过神来,心疑自己不是被那疯和尚逮了去吗,怎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不过在他瞥见身后那一角黑衣时就知道这里其实并不只他一人。

  那一角黑衣让少年略感眼熟,扭过头才把他吓了一跳,弹起身来就不住往后蹭,像是看见青面獠牙的吃人妖怪一般,浑身打哆嗦,恐怖程度不比那噩梦差。

  “你、你,你要干嘛!”小江双手护住胸口,兢兢战战,宛如一位被欺凌的良家少女。

  静溪一愣,随即啼笑皆非,她没想到少年醒来后见到自己居然是这么个反应。难道是因为那晚在客栈的院子里,自己稍微欺负了一下他?那时她见少年鬼鬼祟祟地跟着月昕,还以为他要耍流氓呢。

  先前严肃的氛围被小江一搅合,反倒轻松了些。瞧着他一脸害怕的表情,静溪倒又想逗玩这少年。

  只听她话音轻柔,“弟弟别怕,姐姐又不会吃了你。”

  静溪眼底生情,秋波流转,光是一句温柔话就听得少年如痴如醉,掉进蜜罐里似的。

  女子道:“来来,到姐姐这里来”。

  在这寒冬腊月时,皑皑雪山间少年直感觉一股难以名状的芳香扑鼻而来,不知不觉间放下了戒心,直愣愣地看着一时间风情万种的女子,嘴角哈喇子收了又流,显然是中了她的媚惑之术。

  “嗯嗯。”

  他轻快答应,便要走近,可不知怎的心脏猛地一跳,让他立马停住了脚,那对被勾了魂的眸子一亮,喝道:“不对!你个老妖怪,又想糊弄你小爷!”

  静溪没想到这少年竟然逃出了她的媚女功,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想这小娃年纪太小,懂得个甚。只道:“哼,要不是我护住你,你现在早就七窍流血,暴毙荒野了。”

  小江问:“那疯和尚呢?”

  “上面!”静溪没好气道。

  小江朝她指的方向看去。那里不净和尚背对太阳,双手合十端站在空中,嘴角,眼角,鼻孔全是汩汩鲜血,哪还有半分和尚眉目。在他对面则是一中年男子,白衣猎猎,长发飘然,倒有几分仙人风气。

  小江问:“那个穿白衣的人是谁?怎么没事站那么高的地方,和瞎和尚比干瞪眼?”

  静溪和月昕扑哧一笑,林曳也不禁莞尔。

  静溪道:“谁知道呢?你难道不认识?”

  小江白眼道:“我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奇怪的人。”

  果然是不知道啊,静溪心想,不过也对,毕竟还是个孩子,很多事情知道了反倒不好。

  静溪试探问道:“你怎么被那和尚给劫了去?”

  少年看向静溪和一旁静坐的女孩,挠了挠脑袋努力回想。

  “要问为什么,为什么劫持我?”

  一句话突然闪过他的脑海,“偶路此地,贫僧想向施主讨件东西。”

  小江一拍脑袋:“他肯定以为我身上有宝物!”

  “对了,宝贝!”他像是想起什么,猛地转过头便见到不远处就是冥海之畔,顿时利欲驱心,跑出黑衣女子设下的灵力防罩,眼前之景霎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