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荒尘衍 > 第二十二章 古界十方 冥冥大道何往(下)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古界十方 冥冥大道何往(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是谁!怎么和我长得一样!”

  “你是谁!怎么和我长得一样!”

  “不对,你屁股后有三根尾巴,你是妖怪!”

  “对啊,鼠爷是妖怪,自然有尾巴。”

  那自称鼠爷的寒凌江撅着屁股,顺了顺三根黑白相间的毛茸尾巴,又朝寒凌江挤眉弄眼,惹得他一身鸡皮疙瘩,引其怒道:“好你个不识相的地鼠精,竟敢戏弄你家江爷!”遂唤出冥照,一剑红光刺去。

  假寒凌江摇身变回原形,是一只三尾松鼠,毛色灰白,躲过冥照,跳上寒凌江脑袋一锤,登时升起馒头大的包,用手一碰,痛叫不已。

  “若非鼠爷我相救,你早被墨甲铁角兽踏成肉泥了,还有命在这儿耍剑。”那三尾鼠精一边嘲笑寒凌江,一边大摇大摆地坐在他肩头,无所畏惧一般。

  寒凌江气得一手抓去,落了空,对方三根尾巴一扫,后者倒飞出去:“嘿嘿,小子,跟你鼠爷逞能,还年轻了些。”

  寒凌江自忖打它不过,嘴上却不肯认输,喝道:“臭地鼠!这是什么地方?你把小爷拖到这来到底有何意图?”

  三尾鼠跳到寒凌江肩上,悠闲道:“云隐寺的?”

  寒凌江奇道:“你这地鼠精还知道云隐寺?”

  那三尾鼠不屑道:“也不看鼠爷我在这里多少年了,什么事瞒得了我。再警告你小子,鼠爷我可不是你一口一个的地鼠精,鼠爷可是传说中的幻神鼠。”

  “幻神鼠?我怎么没听过?”寒凌江摆出一脸的不信,幻神鼠道:“难道你来之前没人告诉你这地方有五方神兽,你鼠爷就是这五神兽之首。”

  寒凌江哼道:“我只听说什么旋龟、明雀、青狮、星鹿这四位神兽,从没听说过还有这名头,你这五神兽之首的头衔怕是自己封的吧。”

  幻神鼠悠哉道:“你小子爱信不信,鼠爷我只是平日不大挪窝,真比起来,那四个还真不是我对手。”

  寒凌江眼轱辘一转,心有所思,说道:“空口无凭,话谁都能说,可不是谁都能信。除非你去跟那几位神兽比上一比,赢了我就认你是五神兽之首,出去后见人就说你鼠爷的威名,如何?”

  幻神鼠道:“好啊,既然你小子不见棺材不落泪,是该让你见识见识鼠爷的威风。”寒凌江闻言一乐,还没待开口幻神鼠就道:“少激你鼠爷,别以为没看出你耍什么心眼,想寻鼠爷的方便找宝贝吧。”

  寒凌江心计被戳穿,鼻下轻哼,白了对方一眼。却又听他道:“其实吧,让鼠爷帮你盗宝贝也不是不能,只是你也要还鼠爷一个忙才行。”

  寒凌江见有机会,问道:“你说什么忙?”

  幻神鼠道:“带鼠爷离开这地方,如何?”

  “离开?你指的是十方界?你难道没法自己离开这里?”寒凌江疑道。

  幻神鼠不屑道:“废话!鼠爷要是自己离开得了,几百年前就溜了,哪等到现在跟你在这闲扯。”

  寒凌江道:“那你说说我要怎么助你离开。”

  幻神鼠道:“你身上带的有储物灵器没?将我传进去即可。”

  寒凌江不解道:“有倒是有,不过储物灵器只能装死物,你活生生的怎么进去。”

  幻神鼠嘿道:“鼠爷有门看家本领,能创造一方小空间,进去后就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再放进你的储物灵器,两界界壁都识别不出来,不过要时刻保证有大量灵炁流通。”

  寒凌江道:“就这么简单?那你以前怎么没找个人带你出去?”

  幻神鼠哼道:“嘿,那些小崽子,一个个都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这么多年相中的几个,行到途中因为灵炁不够,害得鼠爷原形毕露,被界壁弹了回去,白占了鼠爷的便宜。

  今日算准又有人来,恰好遇上你。不是我说,你这一身灵炁修为,这些年来算是首屈一指的了。你小子今日要是不肯帮鼠爷,小心鼠爷让你一辈子留在这。”说罢眼露凶光。

  寒凌江拍拍它脑袋,笑道:“只要你肯带我往四神兽那里走一遭,再帮我缠住他们一会儿,这点忙不在话下。”

  幻神鼠道:“不就是四神兽嘛,小意思。”

  忽地眼前一亮,寒凌江重回地面,幻神鼠立在他肩头:“说吧,想找哪家麻烦。”

  寒凌江想了想道:“明雀。”

  幻神鼠跳下身来,身形陡然变大,寒凌江掠上他灰白后背:“我只有二十四个时辰,你可要快些。”

  “明雀的窝离这不远,况且鼠爷的身速,你瞧好了吧。”说罢,四足发力,两边小丘波动起伏,飞快倒退,速度赶那墨甲犀牛还要快上三四倍。

  寒凌江此番目的是前往明雀那里探取上古阳玉,必要打探清除对方修为实力,问道:“那明雀身为四神兽之一,究竟有多少年修为?”

  幻神鼠道:“顶多两千多年吧。”

  寒凌江吃了一惊:“两千多年?不是说此方世界乃云隐寺先祖迦叶祖师所创,不过一千多年吗?怎么会生有两千多年的妖兽?”

  幻神鼠道:“谁与你说是迦叶那小儿创的了,虽然他确实厉害得紧,但还远没有开创这么大一个空间的能力。不过是将这个小狭间与外界建了一道界门。”

  寒凌江道:“小狭间是何意思,这里不是叫十方界吗?”

  幻神鼠道:“据说在远古时期,大概数万年前,世界空间还是一个整体,由几位远古众神主导。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远古众神发生了一场持续千年的大战,大战导致世界破碎,分化成仙、人、魔三界,以及众多的小狭间。你所说的十方界就是一方小狭间,不过是迦叶小儿自己安的名字罢了。”

  寒凌江喃喃道:“仙、人、魔……难道这世上真有神仙、恶魔?我一直都当是虚无缥缈的玄幻传闻。”

  幻神鼠道:“谁知道呢,鼠爷我也只活了三千年,不过据说外面世界还有活了一万年都没死的大妖兽,法力通天,不算神也算半神。”

  寒凌江纳闷道:“按理说你一直活在十方界里,怎么对外面的世界还那么熟悉?”

  幻神鼠叹道:“你小子不知道,鼠爷年轻时是在外面混的。那时外界与这个小狭间尚有三四处天然通道,鼠爷来来去去自由的很。

  哪知有一天那些通道都被迦叶堵上,只开了一处界门,设下一道极厉害的界壁。鼠爷我在这修炼了一千多年,还是撕不开那界壁。”

  寒凌江又问:“那你何不试试与那四位神兽联手,没准就能强行攻破呢。”

  幻神鼠哼道:“那四个杂毛与那迦叶就是一伙的,也不知安的什么心,甘愿在这狭间生活一辈子。他们愿不愿意走与鼠爷无关,反正鼠爷是受够了。”

  正说话间,一人一鼠路经沼泽地,寒凌江瞥见一道熟悉身影正与一头赤纹巨鳄相斗,落于下风,不是四明会的周祺又是谁。当下叫住幻神鼠,召出冥照纵身飞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