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女权世界的美少年? > 035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我的书架

035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到学校里。

夏南就进入了萎靡不振的咸鱼状态。

秋季气候清冷,好在一缕和煦的阳光从窗外照在他身上,带来一丝丝的暖意,消去了一切浮躁。

萧晴像往常一样穿着女教师的标准着装,腿上的丝袜也换成较厚且保暖的120D,手上拿着教材,两片涂红的朱唇不停的碰撞,做出不同的口型,尽职尽责的把知识教授给下一代。

夏南则像是晒太阳的猫一样轻轻的打了个哈欠,慵懒的用手支着自己的侧脸,心不在焉的看着站在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女人,同时昏昏欲睡的脑子里中胡乱的想着一些虚幻不着边际的东西。

教室里的女生占比太高了,空气中满是化妆品,以及正值青春期少女们的身体散发的雌性荷尔蒙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夏南想着的事情也大多都是和女人有关。

这个世界的女人远比男人强大和优秀。

人生而有权,谓之人权。

人权的概念至今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

但是其中相当一段是时期内,人权并不包括男性。

后来掌握了权力的女人们制定了新的规则和法律。

把男性的社会地位拔高到了和女性同等的地步。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萧晴,白瑶,哪怕是慕红颜。

全都是规则内的人。

她们必须遵守规则。

无论在怎么想要得到。

也必须尊重夏南的想法和个人意愿。

但是,如果遇到不遵守规则的人呢?

甚至是能制定规则的人呢?

自己也会沦为她们的玩物么?

把自己玩坏后,随手扔掉?

想想似乎也挺爽的。

不过钢丝球之类的还是算了吧。

夏南嘴角微微上扬。

女人什么的,随便哄哄就会死心塌地的。

就算万一真的碰上了那种可以不讲道理的女人。

夏南也有信心搞定对方。

讲台上的萧晴讲的喉咙都快冒烟了,布置了课堂作业,喝口水润润嗓子坐在讲桌后休息一下。

教室里的学生们也开始埋头用起功来。

夏南观察着四周,最后注意力集中在他右手边相邻座位的一位女同学身上。

穿着制式的校服,胸前衬衫打着红色的领带,刚好能遮住大腿的百褶裙。

正埋头老老实实的写着手头的作业,还留着一条老土的麻花辫。

面容算是姣好,放在另一个世界算是校花级别。

不过在这个遍地美女的世界,就只能算是一般水平。

也就是平平无奇的路人角色。

夏南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

虽然座位离夏南最近,但是这个女生从来没有主动和他说过话。

算是班上少有的表现的对夏南没有什么兴趣的女生。

故作高冷?

禁欲系?

还是搞姬党?

又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夏南稍微观察了一下,便拿定了主意,轻轻的把手中圆珠笔朝着仍了出去。

圆珠笔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一路滚到了女生的脚边,撞在她擦的蹭亮的方口皮鞋上,停下。

女生手中的笔杆也骤然停了下来,她一脸迷惑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脚边的圆珠笔,在缓缓抬头,看了看自己左手边的夏南同学。

与此同时,原本分外安静的教室也被圆珠笔落地的声响所惊动,教室里的女生们纷纷向这边投来了目光。

其中包括萧晴,以及慕临雪。

夏南面无表情,作势要起身去她脚边捡。

麻花辫的女生神情一慌,赶忙抢先一步,从弯腰从自己脚边把圆珠笔拾起,然后慌慌张张的伸出手递给夏南,手都有些发抖。

“那个你的笔”

女生的眼睛不敢直视。

“谢谢。”

夏南面无表情的伸手接过,同时假装不经意的碰触到了她的手指。

顿时,如触电一般。

女生立刻嗖的一下把手缩了回去,然后整张脸唰的一下红成了一颗番茄。

狗屎运!

教室里其他女生纷纷在心中暗骂道。

慕临雪的脸色则明显的有些不对劲。

而夏南收回圆珠笔后表面没什么异常,继续埋头写作业。

他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魅力。

只要他愿意,轻轻勾勾手指就会有一群女人迫不及待的围上来讨好。

如果在稍微给点甜头,这些女人就会变成任他驱使的提线木偶

晚上放学后,夏南和慕临雪两人像往常一样一起搭乘地铁。 慕临雪坐在夏南的身边,两人手掌十指相扣。

慕临雪一路上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脸上写着“我有话要说”

夏南便直接问道:“慕姐姐,你又有心事啊?”

慕临雪低着头吱呜了几声,然后鼓足勇气道:“那个,小南,不是我多心,我就问问,你可不要生气哦。”

夏南:“哦,什么事?”

慕临雪用蚊子哼哼一样的声音道:“那个今天在班上就是那个徐静”

夏南猛地一下没反应过来:“徐静是谁?”

慕临雪:“哦,那没事了。”

夏南:“”

过了好半天,夏南才意识到,徐静怕是就是他邻座的那个女生。

不会吧?

这也能吃醋?

夏南有些惊讶的盯着慕临雪的侧脸,只见她低垂着的眼神微妙的变化着。

一转眼,地铁已经到站。

慕临雪站在地铁门外朝着里面的夏南招了招手,随后地铁门关闭,继续向下着下一站驶去。

慕临雪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接着转身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脚步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直到一头冲进自己的卧室,才停下。

慕临雪趴在柔软的大床上,伸手从床头捞过枕头搂着,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随后又翻了个身,眼睛失神的看着上方。

到现在慕临雪脑海中仍充斥着教室里夏南和徐静的手碰触到的那一幕,挥之不去的在脑海中回放着。

她的眼神渐渐迷离,气息变得紊乱。

心中虽然有醋意,但更多的是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仿佛看到纯洁雪白的花渐渐被墨水污染一样。

在她心中掀起难以言喻的背德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