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女权世界的美少年? > 089 女王陛下优雅的一天

我的书架

089 女王陛下优雅的一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侍女带领着夏南来到了一处像 是教堂样充满宗教仪式感的房间,房间四周的墙壁上刻画着许多代表着太阳的符号, 太阳下方,是一群迪亚人在顶礼膜拜。还要代表着‘'无限” 的衔尾蛇图案,这个图案夏南在迪拜亚王国遇迹里看到过很多次。如果是之前,夏南对这种祈祷仪式肯定嗤之以鼻,什么永生完全是瞎扯淡。

可是,自从昨晚见识过法伽儿那恐怖的恢复能力后,夏南心中产生了动摇,心想自己现在改信太阳神还来得及么?

过了-会儿, 法伽儿完成了日常的祷告,从地上站起来,转身走出了房间,随后立刻有侍女上前为其送上衣物。

法伽儿正装造型十分的好看养眼,乌黑的长发披肩,浑身上下穿戴着各种宝石和金饰品,手环,圆环衔尾蛇形状的金耳坠,金色的围胸下露着性感的小腹,丝质半透明的小短裙,小腿上穿若金色的高跟长靴,搭配其眼影浓厚的妆容,整体显得艳丽而又不失庄严,尽显女王风范。“喵夏南盯者对方,弱弱的叫了一声,算是打招呼了。

法伽儿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伸手牵着夏南的链子 ,然后两人一起来到了用餐的地方,长长的石桌上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丰盛无比。

法伽儿坐在桌子前,往地上放了一个盘子 .又伸手撕下一块大鸡腿,仍在了盘子里.对若夏南微笑若道:“快吃吧 ,很好吃的。“喵~”

夏南趴在旁边哭丧著脸,倍感屈辱,低下头开始啃起乌腿来.这种被人饲养的感觉.他居然急隐约约感觉有点小爽!法伽儿微笑若摸了摸他的小脑瓜.真的就像是摸自己的宠物一样。

呜呜呜

不过,这鸡腿做的还是很美味的,鲜嫩多汁,迪拜亚人的厨师手艺的确不错,有时间可以学手.

一个大鸡腿下肚.夏南舔了舔嘴角上的油渍,仰头望着法伽儿弱弱的说:“主人 .我想要上厕所.

“可以。

法伽儿盯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牵着他的链子带他来到了洗手间里。夏南看了看法咖儿,发现法伽儿居然没有想要离开的样子。

尼玛的,连我上厕所都要看么?

夏南要吐了, 没办法,谁让对方拳头大呢,看就看吧。可是这时候,法伽儿突然制止了他,然后在目瞪口呆的眼光中,从洗手间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了一 个猫砂盆和猫砂,摆在他的面前。

“请用吧。

法伽儿

尼玛的?

还有这种操作?夏南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差点- -口老血当场喷出来!幸亏美少年是不会拉屎的,夏南只是解了个小手 .然后一脸羞耻的看着法伽儿兴致勃勃的用铲子把结成块的猫砂铲进马桶里。这绝对是他这辈了最窒息的体验了。

到了上午九点钟。

法伽儿牵着夏南,开始在领地内四处巡视,这么做也可能是为了炫耀, 两人搭乘者- -座巨大的轿子 ,又数十名迪拜亚人-起抬者,轿子形状简直像是个王座。法伽儿高高的坐在王座项端,翘着二郎腿,嘴角带着舒适的微笑,手上牵着夏南猫猫,蹲坐在王座左下方的台阶上,十分引人注目。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迪拜亚人目光的焦点。

简直是公开处刑!

夏南反正已经是不要脸了,由于羞耻到了极限,导致他彻底的放飞了自我,把自己当成了一只真正的猫猫,-边“喵~喵”的叫若,-边笑着用脑袋蹭着法伽儿的小腿,拼命的讨好着自己的主人。而在轿子特意路过一处监牢的时候,只见被关在牢里安娜双手死死的抓着牢门,仰者头呆呆的看着他。旁边还有同样目瞪口呆的佣兵三姐妹。夏南在这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 ,笑若笑若,这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下来了。

迪拜亚人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畜牧业和农业都算是比较发达,有大片的肥沃的土地耕种。在部落领地的最中心,用石头搭建若一处小型金字塔 样的祭坛,迎者正上方的万丈阳光。

一个夏南很眼熟的女人被押在了祭坛上,旁边有蒙着脸的迪拜亚人女祭司,正在献祭前的准备工作。

而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对夏南拔X无情的守卫卡丽,被反绑嗜双手跪地,趴在面前的石墩子上。夏南不由得开口问道:“主人 ,她犯了什么罪啊?"

法伽儿留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玩忽职守 ,就正好拿她当祭品了。这个玩忽职守自然指的是被夏南偷了钥匙逃跑这件事儿。夏南一听,立刻抱着法伽儿的小腿哀求道:“主人 ,你能放过她么?我不想看到她死。

怎么说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夏南不能坐视不理。本以为法伽儿会趁机提些条件或者根本不答应,可是谁知道,法伽儿十分干脆利落的就答应了,对若身边侍卫吩咐了一声,侍卫快步冲上祭坛,把刀口下的卡丽救了下来。

干脆的夏南有点不敢相信,他又呆呆的问道:“那接 下来的祭祀怎么办啊?”

今天可是要给太阳神献上祭品呐一。

法伽儿歪了歪头,无所谓道:“换头猪 上去就行了啊?”

果不其然,只见卡丽被释放后,-头吱吱乱叫的大肥猪被揪着耳朵抬了上去,然后祭司口中念念有词,接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几个迪拜亚女人很熟练的摁着猪头开始放血。祭祀到这里算是完成了,太阳神大人

到了傍晚.女王的寝官内.被封着嘴的安娜再次被结着押送到了法伽儿的面前。

法伽儿对若侍卫轻轻的抬了抬下巴,侍卫便立刻撕下了安娜嘴巴上的胶带。安娜跪在地上破口大骂:“该死的贱人 !敢那样对待小南,老娘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法伽儿慵顾的半躺在床边,美眸盯着眼前的愤怒的女人,她轻笑了两声没有说话,又打了个响指,安娜的嘴巴便立刻被重新封上。

与此同时,被蒙着眼睛的夏南也被侍女牵着从旁边的里走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