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头号强者 > 第一卷人生感悟

我的书架

第一卷人生感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遥望星空,顿感世界的渺小;回首往昔,才知生命的短暂!”

  人生短短百来年,才刚刚了解这个世界,不料马上就要离开了。

  永恒的生命真的存在吗?

  也许只是世人对自己的欺骗罢了!

  轻声的低语…

  一处别院内,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轻摇着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老者长着一副古铜色的脸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尖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每个夜晚老者都会静静地望着星空,只有这个时候他的心才是最平静的,没有生活琐事的烦闷。

  到了这个年纪,时不时会胡思乱想!

  这是每一个将死之人,都会面对的困扰。他们都希望自己能活得更久一些,把没能做完的事情都能做完。

  可是,

  世间万物,都有着一套生存法则;生老病死,没有人能掌控这一切。

  “爷爷,这么晚了,怎么还瞅着天上啊!”

  清脆的声音响起。

  院落内,一名穿着普通的少年走了进来,有些好奇的问道:“天上是有什么东西吗?爷爷看得这么入神!”

  少年有着十三岁的样子,长得可秀气呢!好那宝玉雕刻一般的小脸,如同宝玉一般可招人喜欢。他一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如同会说话的亮眼睛,好像一颗发着晶光的黑宝石,仿佛有许多小问号藏在里边。

  这少年叫黎幻天。

  来到老者近前,黎幻天疑惑的眯起眼睛,就如同挂着两枚弯弯的小月亮在脸上。

  老者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别看他已年过古稀,身体上却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息,让人心生敬畏。

  低下头,目光落在少年身上,老者混浊的老眼中透露着隐藏不了的慈爱。

  沉默了片刻,老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而后苦涩地摇了摇头,没有开口说出话来。那一张略显苍老的面容,时而开心,时而痛苦。两者相互交替着,看上去很是古怪。

  “爷爷,您这是怎么了啊!有什么话倒是说啊!”黎幻天不解地瞪着大眼睛。看到老者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心里有些慌乱。

  这段时间黎幻天暗地里偷偷的观察了好些天。

  前些日子老者回来后,每天晚上都会在这院内,傻傻地望着天空良久,满脸痛苦之色,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

  见老者不理会自己,黎幻天不满地撇撇嘴,再次开口说道:“不想说那就算了,我今天正好有话对你说。”勉强的笑了笑,他尽可能掩饰着心里的不开心。

  “哎!”再次叹了一口气。老者依旧摇了摇头,他心中最大的困扰,源自于少年身上。

  他没有说话,只是这般静静的看着少年,眼神之中的痛苦之色更重了。

  为什么这孩子天生无法获得符文?

  对于一个传承久远的家族来说,后代子孙没法获得通灵符文,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事。

  即便是血脉退化,也不会这般彻底。真不知道那混账小子与什么女人生的孩子。

  真是作孽啊!

  这孩子,骨骼体质极佳,可谓是世间仅有。而且天生聪明伶俐,有着过目不忘的天赋。

  可惜啊!

  上天却给这孩子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这么好的根骨天赋,左半边身体内却没有任何经脉,这也是身体内没有任何通灵符文的原因。

  这孩子的身体原因几乎摧毁了老者心里所有的希望。为了晚年不被敌对势力针对,老者放弃了所有的产业躲在这个偏僻的村庄隐居起来,只为延续祖辈流传下来的香火。

  这是老者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家族传承到他这一代已经落魄到不能在落魄了,这个责任太大了,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爷爷,你倒是说话啊!你这个样子我有些担心。”看着老者露出痛苦的表情,黎幻天担心地再次叫出声,这一次的声音比之前两次要高出许多。虽然爷爷经常外出,一出去就是好几年不回家,但是爷爷毕竟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心里还是很在意的。

  苦涩的笑了笑。老者沉着脸道:“到了爷爷这个年纪,多愁善感是再说难免的,你呀就别瞎操心了。”

  “爷爷没事就好。”黎幻天开心地笑了笑,道:“我是来告诉爷爷的,明天我就要进行特训了,可能长时间不再家,您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惊讶地盯着眼前的少年,老者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这些年来他一直忙于四处寻找如何解决这孩子身体的问题。

  基本上是聚少离多,对于这个孙儿他了解的并不多。

  只是从逗逗那得知孙儿每天都在刻苦训练,这一点到让他很欣慰的。

  “你要特训?”老者有些不解地问着,要不是一眼就看出了少年体内符文印记存在。

  他还真以为孙儿已经获得通灵符文了呢!

  一个没有通灵符文的人,是无法与天地大气感应的,再怎么特训有个屁用。

  “我已经和逗逗老师约好了。”黎幻天自信满满地说着。

  “逗逗啊!”脑海中想着一道美丽的倩影,老者有些难以置信地想着:“那丫头,怎会答应小家伙这种要求?”

  “爷爷说不同意你也不会听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老者无奈地叹了口气。

  对于一个天生无法获得通灵符文的孩子来说。

  心里承受的压力肯定是远大于一般孩子的。

  这一点老者心里清楚。

  所以对于黎幻天他是百般的宠爱,尽可能满足一切要求。

  他心里的想法很简单,在自己有生之年尽可能让这孩子幸福点吧,以后这孩子还要独自面对更多的苦难。

  老者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去抚摸少年的头。一双已经凹进去的大眼睛中,流露出来的是希冀的色彩。他的一双手很大,骨节突出,颜色发达。手掌上全是皱纹,看上去好像被铁锈分成一条条似的。

  岁月已经摧残了老者的生机,他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

  “爷爷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甜甜地笑着,黎幻天转身走入院内。

  看着黎幻天瘦小的背影,老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抬头继续静静地望着夜空出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