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 第二十二章 断清净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断清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阳平关青海一枭劫镖之事,便这般轰轰烈烈的落幕了。

  谁也不曾想到,这场嵩山派打压华山派的阴谋里,最终竟然惹出了护龙山庄的人。

  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一省巡抚,上马治军,下马抚民,权力之大,几乎可以说是一方诸侯了。这样的人物竟然被江湖中人欺到了头顶上,若是朝廷不管,那大明的威严何在?

  事实上,陕西巡抚在丢了儿子和家财的第一瞬间,便八百里加急上报京城,向朝廷求援。而今上弘治天子闻讯后,勃然大怒,令护龙山庄着人处置,铁胆神侯不敢轻视,当下派出麾下两大高手赶赴阳平关,要将劫镖之人的人头悬于京城菜市口,好警示那些无法无天的江湖中人,杀鸡儆猴!

  这一战,白板煞星师徒、桐柏双奇夫妇,足足四名一流高手身死,等消息传回嵩山派,也不知道那左冷禅该如何心疼。

  而最糟糕的是,等那些观战群豪将事情传扬开来,华山派的声威只怕还要涨上一截,姜离自然也会名动天下,左冷禅却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不过这位左大盟主寒冰真气造诣精深,想必还是能冻住怒火的。

  阳平关内,护龙山庄的两名密探拿了人头,便匆匆离去,那些甘陕川境内的英豪没了热闹可看,也是四处散去,小小的阳平关内,却是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狄修走的也很快,此间事情刚刚了结,归海一刀和海棠二人前脚才走,他后脚便翻身上马,告辞而去。

  不走的快不行啊,这白板煞星等人惨死在前,那青海一枭临死前还将他嵩山派供了出来,若是走得晚了,只怕未必就能走的了。

  他一路快马加鞭,奔赴河南,只是这川陕地界,道路崎岖难行,而且嵩山距离这阳平关,更是有千里之遥,短时间内根本赶不回去。

  他出了阳平关,赶了一日的路,到得晚间,马都快累死了,只是到了南郑。

  眼见得天色已晚,马儿疲劳,狄修便寻了处大客栈,准备歇息一夜再赶路。

  一夜好眠,养足了精神,狄修出了客房,到了客栈前厅之内,寻了张桌子坐下,吆喝道:“小二,拿手的早点上一些,再给爷包十个馒头!”

  “得嘞,爷,您稍等。”那店小二应了一声,便去里边催去了。

  此时天色尚早,客栈内倒也没几人用饭,想来都还未起身,也就狄修在山上常年练武,这起的这般早。

  不过狄修这顿早饭,是注定吃不上了,只因门口进来了一个人,一个背刀拿剑的青衫少年,一脸的风霜之色,却似赶了老远的路一般。

  “姜……姜师弟,你怎么来了……”

  看见那名少年,这狄修却是惊得一屁股从椅子上窜了起来,说话都是磕磕绊绊,显然是吓的不轻。

  也无怪他这样紧张,昨日姜离刀劈白板煞星,那血淋淋的凶戾模样,和展露出来的卓绝武功,他这等心中有鬼之人,如何能不又惊又惧?

  来人正是姜离。

  却见姜离笑了一笑,迈步走到狄修桌前,道:“狄师兄这一路奔波,倒是让姜某好找。”

  “嘿嘿……,姜师弟,你寻我做什么?”

  狄修勉强挤出几分尴尬的笑意,浑身上下却是绷的紧紧的,一只手还搭在了剑柄之上。

  姜离见状,却是摇头一笑,抬手将剑放在桌前,坐了下去,道:“姜某此来,却是为了昨日那青海一枭的事而来,狄师兄这么紧张,莫非是真有其事?”

  “怎么会,我等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我师父如何会对华山派不利。”

  那狄修见姜离没有动手的意思,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缓缓做到姜离对面,手依然搭在了剑柄之上。

  却听他道:“为兄有个习惯,早上刚起之际,却是剑不能离手,倒是让师弟见笑了。”

  “客官,您的菜来了!”

  便在此时,那小二却是端着一大托盘早点走了出来,其上有清粥小菜,馒头画卷,倒是丰盛的紧。

  “狄师兄,吃饭吧,一直拿着剑也挺累的。”

  看着小二将早点摆放好了,姜离也不客气,招呼一句,自顾自的吃了开来。

  他昨夜奔波一夜,便是为了追上这狄修,此时却是饥肠辘辘。

  狄修怎敢放下剑,他勉强笑道:“师弟不必管我,你吃吧,为兄却是没有胃口。”

  姜离点了点头,喝了口粥,道:“狄师兄,不必紧张,便算是你拿着剑,今日也是必死无疑,还不如喝点吃点,做个饱死鬼来的好。”

  咚的一声!

  却是狄修闻听此话,霍然站了起身,连板凳都给带倒了。

  他有些害怕的看着姜离,道:“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为咱们五岳剑派清理门户而已。”

  姜离咽下嘴里的馒头,道:“狄师兄,你且坐下,站着说话却是不大方便。”

  狄修如何敢坐下,他道:“姜师弟,烦请你说个明白,咱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你若是杀我,必遭五派唾弃,为正道所不容!”

  “原是五岳剑派互相攻杀,便会为正道所不容啊。”

  姜离放下手中的馒头,尝了筷子小菜,点了点头,道:“这味道却是不错,不过狄师兄,你们嵩山派命人杀关中镖局的趟子手时,怎生没想到此节?”

  狄修闻言,心中顿时一沉,他辩解道:“那是青海一枭所为,姜师弟,这等贼人临死之际的胡言乱语,栽赃陷害,你怎么能信?”

  他说话那副急切模样,只怕不晓得的,还真以为是他被诬陷了呢!

  “哦,原是这样吗,那就烦请狄师兄亲自去地下向那些趟子手解释吧。”姜离笑道。

  他果真要杀我!

  狄修瞳孔一缩,情知此事再无转圜余地,不再心存侥幸。

  却见他抬脚之间,已然将桌子踢翻,整个人随即便朝着门外窜了出去,却是不敢与姜离交手,想要逃离此地。

  “跑,能跑到哪里去?”

  姜离淡淡一笑,抬手拔出长刀,却见得刀光亮起之间,滚滚红尘,扑面而来,将整个客栈都淹没其内。

  那一抹刀光,如诗如画,本待奔逃而出的狄修却是骤然停在原地,他的眼神陷入迷茫之中,想起了拜入嵩山的喜悦,想起了左冷禅对他的殷殷期盼,想起了那一抹倩影,更想起了未来他成为五岳盟主的场景。

  然而,这种种画面,却是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他记起了自己身处险境,要夺门而出!

  不好!

  恍然梦醒,狄修还待避开,刀光却已然临身。

  一抹血光迸现,狄修闷哼一声,却是倒在地上,再也没了气息。

  姜离收刀回鞘,却是看也不看狄修一眼,拿起长剑,大步出了客栈。

  一刀断清净,区区一名二流高手,哪里有活命的可能?

  ……

  ps:今天一章,我想下后面的剧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