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 第七十章 一个不留

我的书架

第七十章 一个不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离,你就不怕杂家到陛下那里告你一状!”刘瑾尖着嗓子威胁道。

  厂卫之争,本就是他东厂落在了下风,今日他特意带东厂的人来,便是要显露威风,将东厂被打下去的那股精气神给找回来!

  然而如果再被锦衣卫打击一次,那东厂可就不是丢了精气神的问题,而是彻底被打断了脊梁骨,日后便是见了锦衣卫的人,只怕都要绕着走,却是不敢再跟锦衣卫作对了。

  这不是刘瑾想要看到的,养的狗都不能咬人了,他还要东厂这条狗做什么?所以他要保下东厂,这是他用来党同伐异的利器,断断不容有失!

  “刘公公要去告,只管去告,姜某人还怕公公不会去呢!”姜离脸色平淡的道。

  告便告好了,反正在朝廷群臣眼中,东厂锦衣卫,就是两条恶狗,打起来他们谁也不会偏帮,至于朱厚照那里,反正在场的只有锦衣卫和东厂两方的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概率是不了了之的结局,而且相比东厂,他们锦衣卫是房子也烧了,囚犯也死了,人证物证俱在,哪怕是栽赃的证据,也比东厂空口白牙来的有说服力一些。

  况且,姜离还有些期待这刘瑾去告状来着。

  不能告!

  刘瑾一看姜离神色,微微一想,已然明白其中关窍,这档子事如传到朱厚照耳中,必然是两方各打五十大板,到那时,姜离出京宣旨的差事,说不成便耽搁了,他欲调虎离山建立内厂的阳谋便告破,毕竟无论是张永还是姜离,都是深得陛下宠幸之人,他们出言阻拦,内厂建立必然横生波澜!

  刘瑾心中暗暗后悔今日得意忘形,不该带一众属下来此耀武扬威,他一张老脸阴鹜无比,寒声道:“来人呀,都给杂家听着,冲杀出去,但凡有阻拦,格杀勿论!”

  不杀出去能如何?还能让他拉下老脸恳求姜离吗?况且就算他肯如此低三下四,姜离会给他这个面子吗?

  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的。

  一众番子见局势危及,都被逼出了骨子里的煞气,刀剑出鞘,轰然应诺!

  “大人,真要全杀了,如此,闹得有些太大了吧?”钱宁眼见得双方剑拔弩张,有些担心的道。

  “无妨。”

  姜离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道:“诸位,随本官一起杀贼!”

  铮!

  话音未必,却见姜离已然拔剑出鞘,一抹凌厉剑芒直取刘瑾而去,恍如天外银龙,剑光炽盛,逼得人近乎不敢直视!

  “给杂家拦住!”

  刘瑾厉喝一声,抽出腰间软剑,身子犹如鬼魅一般,迎向了姜离,他修炼葵花宝典多年,一身武功是实打实的一流高手,只是少经厮杀罢了。

  不过他虽然忌惮姜离武功,却也是浑然不惧,因为他知道,姜离敢杀任何人,独独不敢杀他,他是堂堂的司礼监掌印太监,朝廷命官,大明内相,姜离没有旨意杀他,便形同谋反,到那时,便是天子也互不住他!

  他一声令下,东厂那六名一流高手皆是随之跟上,其中,武功最高,已然是一流高手巅峰的刘喜嘶吼一声,一刀劈下,劈练般的刀光奔向姜离,刀上还附着一股吞噬内力的诡异真气,正是那吸功大法。

  却是他身子周边的同伴过多,吸功大法如全力催发开来,却是不分敌我,方圆数丈尽数都会被他内力影响,这才只能将真气附着到刀上,以刀为媒介试图吸噬姜离的真气。

  刘瑾、刘喜加上五名东厂挡头,足足七名一流高手联手,更不必提其中还有葵花宝典与吸功大法这种绝学,威能之恐怖,却是可想而知。

  只怕便是等闲的绝顶高手,一不留心之下,也是要丧命于此!

  只是,他们碰见的事姜离,紫霞神功都快要大成的姜离!

  咻!咻!咻……

  那一道自空中奔来的声影,却是无声无息之间,却是分成了七道,每一道都一模一样,每一道都使出了白虹贯日的剑招,甚至连剑上蕴含的内力都是如出一辙,等同于七位绝顶高手同时攻击!

  人影交错之间,一道道凄厉惨嚎伴随着的点点血花溅落而响起。

  姜离长身而立场中,剑刃之上有血液点点低落,只见得那七名绝顶高手,无一例外,尽数倒在地上,除了刘瑾和刘喜二人只是被剑气震伤之外,其余五名档头,要害部位皆有一道剑痕,虽然不至于立毙当场,可也是身受重伤,战力大打折扣。

  一众东厂番子见得自家最强战力直接被瞬秒,刚还被刘瑾激发出来的血勇之气,却是立时消散而去,连斗志都不存几分。

  也是,一流高手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更何况是他们?

  “来人,将两位刘公公礼送出去,其余的人,一个不留!”姜离冷声道。

  “遵命!”

  锦衣卫一众校尉,都是齐声应道,随后各自持刀杀上,那十余名锦衣卫供奉则是杀向那几名档头,至于刘瑾和刘喜,则是被青龙一手提着一个,拎出战场,扔向了北镇抚司外边的大街上。

  “姜离狗贼,今日的仇,杂家记住了,你给杂家等着!给杂家等着!”刘瑾被青龙拎着,却仍旧是张牙舞爪的凄厉嘶吼,有点像混混撂狠话的场面。

  只是与混混不同的是,他刘公公是真有那个实力报复回来的。

  不过姜离岂会怕他的报复?

  没半盏茶的功夫,场中一众番子包括那五名东厂档头,都是被乱刀砍死,没有一个完好的。

  钱宁担忧的道:“大人,眼下该如何是好?”

  这就是问善后了,这也是钱宁比旁人爬得快的缘故,他办事总是缜密周全一些,难怪日后会被朱厚照宠信。

  姜离道:“不必担心,这些档头和番子,说起来都不算朝廷正式的官员,只要刘喜和刘瑾无事便可。再者,此事料来刘瑾也不敢让陛下知晓。”

  说到这,姜离顿了一顿,道:“将他们的尸骸送回东厂吧,也让东厂剩余的人瞧瞧,跟咱们锦衣卫作对,究竟是个什么下场!”

  “是,大人!”

  钱宁应了一声,却是招呼底下锦衣卫清理现场,一想到杀了这么多东厂番子还能全身而退,他心中就是一阵火热。

  姜离说的不错,东厂正式的编制,只有提督太监与两名副提督太监有官职在身,其余的番子,哪怕是掌刑千户和理刑白户,都只是内部职称而已,没有正式的朝廷编制,属于临时工范畴。

  姜离杀了他们,只要没人告到朱厚照那儿,谁也不会管的。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