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十余骑绝尘而去,不多时,便出了城门,在官道上疾驰起来。

  平心而论,姜离不想南下,虽说欲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可是江湖是江湖,朝堂是朝堂,朝堂可以影响江湖,江湖却难以影响朝堂,除非是一名武功能让出入万军丛中直若无物的绝世大高手,不然的话,朝廷大军人海战术下,管你少林还是武当,都是一击覆灭。

  他如留在京城,刘瑾的内厂必然建立不起来,可是刘瑾用的是阳谋,他不能抗旨不尊。

  当然,离京前他也可以面圣,只是朱厚照耳根子软,他一离开,刘瑾再多争取争取,结果却是毫无二致,内厂建立是必然之势。

  “刘瑾,且让你逍遥几日,等我回来,咱们再好好较量!”

  姜离按捺下心中的情绪,却是专心致志的赶起路来,实际出京也是不错,倘若他再不在江湖走动走动,只怕天下人都忘了他血修罗的威名了。

  京城距离衡阳,横跨大半个大明,路途遥远。

  不过姜离去宣的旨,却是什么军机大事,倒也不必急吼吼的。

  随行的锦衣卫精锐快马前行,在前方探路,布置一切,只留下姜离与几名锦衣卫高层并辔而驰。

  此番出来,北镇抚司的一众供奉里,姜离带了六位,加上青龙,足足七名一流高手护卫,这等阵容,足以夷灭江湖中的武道大派了。

  众人离开京城,不过半日光景,却见得一骑锦衣卫快马回报道:“启禀大人,前方十里外的官道之上,有山贼埋伏,疑似截杀大人!”

  “山贼?截杀我?”

  姜离微微一愣,随后有些乐了,他道:“你确定他们是截杀我?”

  想截杀他,定然是刘瑾一伙人出手,不过这些人深深了解他的武功,真要是对他出手,必然是雷霆一击,区区山贼,那里能杀的了他与这么多锦衣卫供奉?

  “大人,我等不知,不过前方除了被羁押流放的一辆小小囚车之外,再无旁人了,想来还是对我等出手的可能性大一些。”那锦衣卫校尉恭敬道。

  “那囚车内是什么人,可有问清楚?”姜离问道。

  “启禀大人,是南京吏部尚书王华大人之子王守仁王大人,如今正是被贬往贵州龙场做驿丞。”

  那校尉道:“大人,山贼恐有百余人之多,贼势极大,而且还带着弓箭,请大人小心为上。”

  “小心什么,那些贼人恐怕就是冲着这王守仁来的。”姜离答道。

  钱宁在一旁道:“诸位,王守仁前不久上书弹劾了刘瑾,听说惹得刘瑾很是不快,此番那些山贼,恐怕真如大人所言,是冲着此人来的。”

  “忠良之后,不可不救,走,去看看这王守仁,竟然如此胆大,敢于刘瑾作对。”姜离吩咐一声,快马前行,众人都是纷纷赶上。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对于姜离来说,王守仁这些文官势力,眼下还是需要团结的对象,不说王守仁日后的成就和才华,单说出于自身的需要,姜离便不能彻底排斥文官体系。

  大明终究还是被这些文官把控着,姜离说到底还是阉党,等日后除了刘瑾,他与张永想要执掌朝政大权,还是需要任用文官的。

  而王守仁虽然位卑职小,可他爹王华,却是文官里的大佬,虽然被贬黜到南京,但是在文官里的人脉不容小觑,是足以入阁为相的人物。

  他也是因为得罪了刘瑾,才被从北京城踢出来,不过便是如此,刘瑾忌惮其人的声名,也不敢太过分。

  众人骑得都是军中好马,十里的距离,眨眼便过,却见得前方灰尘弥漫,喊杀震天,一群模样凶恶的山贼正凶戾无比的朝着一辆囚车冲杀过去,声势好不骇人!

  那囚车左近,却是空无一人,只有数名穿着皂衣的衙役,神色惊恐的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然而面对如此绝境,囚车上那人依旧是神色如常,淡定自若,颇有些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镇定气度。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啊。”

  姜离感叹一声,却是扬起马鞭,指着那囚车道:“诸位,且瞧一瞧,这小小的驿丞,生死危急关头却是镇定自若,读书人倒也不是百无一用,还是有些人才的。”

  众人见状,都是纷纷点头,这年头怕死的人太多,硬骨头却是极为少见。

  “大人,你看!”

  钱宁眼睛极尖,他指着最前方三道身形迅捷的人影道:“那领头的是东厂副提督曹少钦,属下与他打过交道!”

  “还真是冲着这王守仁来的,刘瑾的肚量未免太小了一些。”

  姜离摇了摇头,道:“都上去,将王守仁救下吧。”

  一众锦衣卫供奉都是轰然应诺,一脸狞笑的驱马冲了过去。

  这些山贼虽然看起来人多势众,可是都没几分武功在身,六名供奉加上青龙,足足七名一流高手,这等阵容,对付百十个山贼,那简直是虎入羊群!

  曹少钦都快冲到囚车面前,忽然闻听马蹄声响起,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去,这一看,顿时心中大惊!

  却见那些健马之上,坐着数道寻常江湖中人打扮的身影,然而其上每一张面孔,都是他极为熟悉的人,尤其是最后面那位端坐马上一动不动的青衫少年,一张清秀的面容上威严内敛,正是他东厂最大的对头!

  “吴彪、刘震,快,杀了王守仁,咱们快逃!”曹少钦语气急促的命令道。

  那两名东厂档头也是看见了锦衣卫的一众供奉,心中都是大惊,得了曹少钦的命令,都是齐齐应了一声,将一身功力运转到了极致,却是存了一击搏杀王守仁,随后快速远遁的想法。

  在他们看来,王守仁不过区区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能有什么抵抗之力?

  不过在三人攻过去的第一刹那,令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

  却见王守仁张口高声:“滚!”

  一个滚字,言出法随,一股浩大威严迎面冲来,只压得曹少钦三人心头一阵恍惚,手上的内力不自觉间便散了七八成。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