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 第七十九章 蛊毒

我的书架

第七十九章 蛊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洞庭湖,一轮弦月高悬。

  银色月光下,一艘乌蓬船停靠在岳阳码头左近,船舷之上,却是摆着三方小案。

  任盈盈一袭黑色宫裙,白玉肌肤在月光下莹莹生辉,却是显得清丽脱俗,绝美难言。

  只是可惜,佳人只有倩影,那一张绝美玉脸上,却是被黑色纱巾覆盖住了,让人观之不免心生遗憾。

  在任盈盈左手侧的小案上坐着的,正是那惨败在姜离手下的天王老子向问天,与一年前相比,一袭白袍,腰悬长刀的魔教左使,却是少了几分意气风发的狂傲之气;

  而右手侧坐着的,却是一名穿着鲜艳的苗族女子,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肌肤白皙,双眼极大,黑如点漆,却是风韵绝美。

  这女子,乃是云南五毒教的教主蓝凤凰,也是任盈盈麾下的一名得力大将。

  三人各自端坐,却都是一言不发,似是在等着什么一般。

  过不多时,一阵脚步声响起,却见码头之上,有一名步履矫健的中年汉子奔向船头而来,这汉子一双眼睛在黑夜中荧荧发光,便如两颗猫眼石一般,却是任盈盈的智囊夜猫子计无施。

  他刚一上船,便是行礼拜见道:“启禀圣姑,那血修罗姜离已然来了!”

  “来了吗?来得好!”

  任盈盈嫣然一笑,美眸中有流露出几分欢喜之色,她道:“蓝姐姐,那毒可是调配好了?”

  “圣姑放心,我这蛊毒,虽是比不过神教的三尸脑神丹,不过,却是胜在无色无味,谁都发现不了,只要您口中那个姓姜的小子喝上一口,便是筋骨酸软,内力尽失的结局,只能乖乖任由咱们摆布了!”蓝凤凰咯咯笑道,声音却是极娇柔甜美,听的人心里不由得一荡。

  武林之中,用毒三大门派,中原百药门、蜀中唐门、云南五毒教各有所长。

  其中唐门擅暗器,毒药一般是见血封喉,而百药门成立日短,对于毒术一道,远远比不过其余两家,真正论用毒的底蕴,五毒教传承苗疆几千年的蛊毒精妙,在用毒一道,尤其是蛊毒,已然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所以任盈盈很是相信这个下属,盖因在用毒一道上,当世却是难以有人比其更强了,便是杀人神医平一指也比不上,毕竟术有专攻,大家彼此分门别类不同,论解毒平一指可能胜过蓝凤凰,论下毒那又是两说了。

  “盈盈,还是要小心为上。”

  向问天粗豪的面容上,却是隐隐有一份忧虑,他道:“此人毕竟是绝顶高手,若是稍有不慎,没能制住他,那就麻烦了。”

  “向叔叔放心,有您和曲右使一起出手,那小子便是再强,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再者,咱们此次带来的消息,相信足以令他信任咱们。”任盈盈浑不在意的道。

  她对姜离的了解还停留在一年之前,认为姜离的武功,胜过向问天便是极为了不得了,却是根本没法子同时在两名绝顶高手下取胜,是以她才敢有恃无恐的在此邀请姜离。

  向问天点了点头,他心中虽然有些惧怕那小子,不过事还是要做的,只要救出了老教主,什么都好说了。

  “计无施,去将咱们这位姜大同知引上来吧,可是要恭敬一些,待会他吃了茶,服了三尸脑神丹,可就是咱们的人了。”任盈盈心情极好的吩咐道。

  “属下遵命!”

  计无施应了一声,却是非奔下船前去迎接姜离而去。

  ……

  “大人,在那儿,看,就是那艘乌篷船!魔教的人都在!”

  钱宁跟在姜离身侧,遥遥指着码头一个角落里的乌蓬船道。

  以六名一流高手的身手,加上锦衣卫在追踪上的造诣,想要寻到一看便与常人不同的几名江湖高手,那可是不要太简单。

  “查清楚了吗,船上除了魔教圣姑之外,还有几个人,什么身份?”姜离问道。

  “大人,那船上有个白袍老者,应当是魔教左使向问天,还有个女子,身份便不清楚了,那向问天的功夫太高,几位供奉不敢靠的太近,怕被他察觉。”钱宁禀报道。

  绝顶高手的感觉极其敏锐,也就是来的都是一流高手,如是换了寻常的锦衣卫校尉,早都被绝顶高手那远胜常人的五官看出了马脚。

  “向问天?看来,还是老一套配置了。”

  莫元摇头轻笑,眸光里却是有几分不屑,以他如今的功力,只怕整个日月神教,除了东方不败,再难寻出一个和他交手的高手,嗯,任我行兴许可以,不过到底是被囚禁住了,根本没法子出来兴风作浪。

  是以对于任盈盈身边的护卫力量,姜离有资格看不起。

  “传令青龙,以烟火为号,一旦得令,立时围剿魔教妖人!”姜离沉声吩咐道。

  他从来都没打算管任盈盈耍什么把戏,什么要事相商,朝廷和反贼,他华山与魔教,有什么要事好商量的?!

  姜离此来只有一个目的,剿灭这些曾经刺杀朱厚照的魔教反贼,将他们押往京城,明正典刑!

  “是,大人!”

  钱宁应了一声,对远处黑暗中打了个手势,自然便有锦衣卫校尉前去通报埋伏在湖里的青龙而去。

  “走,咱们去会一会这魔教……嗯,有人来了,看来是看到咱们到了,接应咱们的。”瞧着那乌篷船上下来的一道身影直奔此处而来,姜离却是笑道。

  “大人,是直接拿下,还是……”钱宁问道。

  “不急,这些人武功极高,现在动手,容易让他们从陆上跑了,等待会上了船,在洞庭湖里一围,他们插翅也难飞!”姜离老神在在的道。

  向问天等人要是不与他纠缠,一心想要逃跑,他还真难一网打尽,不过在水上,那又是不一样了。

  便是绝顶高手,没有借力的地方,凭借轻功也最多在水上横渡百来丈,想逃都没法逃!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那船上下来的汉子已然奔至二人身前,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道:“姜公子,我家主人有请。”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