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茶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锦衣卫的凶名,用来威慑两个守门的老兵油子,自然是轻而易举之事。

  钱宁冷冷的瞥了这二人一眼,鞭子一卷,便将腰牌拿了回来,道:“快给爷滚开,别挡住路了!”

  那两名兵油子闻言却是慌不迭的真的以一种滚的姿态,到了城门的两侧,将路让了出来。

  他们只是想弄点油水花花,可不想惹上锦衣卫,但凡跟锦衣卫沾边的,都是些造反叛乱的大罪,轻一点的是人头落地,而重一点的便是满门抄斩,他们得罪不起。

  见这两名**识趣,钱宁也懒得和他们计较,却是与众人一起催马前行。

  到了衡阳城内,众人可不敢再如官道上一般,肆无忌惮的纵马飞驰了。

  “他娘的,在京城老子入城都不必交银子,这衡阳的兵卒,竟然想敲诈老子!”驱马走在大街上,钱宁没好气的道。

  以他们锦衣卫的权势,谁敢刁难他们,那不是嫌命长,想要早点见阎王吗?

  不过这一年多来,姜离执掌锦衣卫后,对于卫中上下欺压良善的风气倒是好好整顿了一番,如今北直隶地界的锦衣卫可是规矩多了,对付反贼罪官依旧是下手凶恶,不过老百姓那里,没人敢蹭吃蹭喝不给钱。

  “那二人倒也是知道厉害,拿软话将人捧着,狐假虎威,用各大派的名头将人压着,这要真是江湖中人,银子该掏也就掏了。”青龙在一旁笑道。

  “谁说不是,如不是看这二人态度还算温顺,老子必然将他们抓起来好生惩治惩治!”钱宁道。

  姜离听着属下的对话,并不放在心上,而是看着两侧的街景,朝着当地百户所而去。

  雨越下越大,雨珠顺着斗笠滴落,都连成了一条线,街上空空荡荡,全无一人,不过两侧的茶楼酒馆里,却是坐的满满当当,而且多数都是背刀带剑的江湖中人。

  刘正风金盆洗手,却是武林中这几年来难得的盛事,此番基本上江湖各大门派都有弟子前来,那些闲来无事的江湖闲汉,自然是不会错过这等热闹了。

  这般行了一阵,到了一处茶馆左近,姜离突然勒马,眉头一挑,看着那茶馆门口,却是有一道像是被人信手涂鸦的标记。

  “吁!”

  他一止步,众人都是纷纷勒马,钱宁恭敬道:“大人,这是怎么了?”

  姜离笑了一笑,道:“无事,只是看见了故人,心里开心罢了,钱宁你带他们先去安顿,青龙、丑面头陀你们两个跟我进去喝一杯茶。”

  那道标记,正是华山弟子聚集的信号,想来这处茶馆,便是此番被派下山的华山弟子碰头的地方。

  姜离久不回华山,对于门中师兄弟们却是想见上一见的,而且依照原著,岳不群也会下山!

  钱宁应了一声,当即领着众人去当地百户所安歇,姜离领着剩下二人,朝着茶馆里面而去。

  ……

  “嘿嘿……金盆洗手……金盆洗手!”

  茶馆之内,一个驼子缩在角落,听着众人高谈阔论关于刘正风金盆洗手一事,只觉得内心满是凄苦与悔恨。

  “金盆洗手,倘若早知道如此便能安然度日,退隐江湖,我却是如何都要让爹娘金盆洗手,什么镖局,什么武功,通通都不要了。”那驼子自语道。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是觉得苦涩难言,半分甘甜也品不出来。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那被余沧海灭门的福威镖局少镖头林平之,这几个月间,其人从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落到家破人亡、被人一路追杀的境地,真是如梦如幻。

  今日来到衡阳,听闻了刘正风金盆洗手一事,却是感怀自身际遇,情不自禁的有感而发。

  恰在此时,姜离三人走了进来。

  “店家,还有空座吗?”姜离开口问道,顺手摘下了还在滴着水的斗笠。

  不过他放眼望去,却是座无虚席,多是因为外边大雨而进来避雨的江湖中人。

  “客官,抱歉,都坐满了,您看是寻个拼桌的,还是……”那茶馆的小二不好意思的道。

  “便拼桌吧。”

  姜离目光在人群里逡巡,却见得他身侧门口的板桌上,一名身材瘦长、脸色枯槁的老者,正抱着一把胡琴,冷眼听着茶馆内众人的议论,而靠里面角落的一桌,一个面目丑恶的驼子正自顾自的发呆,而在靠近柜台那里,还有两个熟面孔趴在桌上打瞌睡。

  好热闹啊!

  姜离眸光一亮,赶得早不如赶得巧,眼前这茶馆,分明便是一众华山弟子初聚头的地方,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位抱着胡琴的老者,正是衡山派的掌门人莫大先生!

  至于那个老驼子吗,则是福威镖局的少镖头林平之了!

  “大……公子,咱们便去与那位驼背的兄弟凑一凑吧。”青龙看了一圈,却发现只有林平之那一桌有三个位置。

  姜离道:“你二人去那里坐,我要坐这。”

  说罢,却是朝着柜台那一桌两个打瞌睡的人那里走去,轻轻在桌上敲了一敲,将二人叫醒,道:“两位请了,可否容在下拼个桌?”

  那二人正是华山派的老七陶钧和老八英白罗,他们连日赶路,到了约定的地方,却是疲惫不堪,忍不住便趴在桌上睡了,此番突然被叫醒,睁开双眼便欲破口大骂,然而还不曾骂出口,看清楚了面前那张清秀俊逸的熟悉面容,两人都是豁然大惊,情不自禁的开口道:“小师弟!”

  “两位师兄有礼!”

  姜离坐下,笑着给二人做了个揖,对那茶博士道:“上几样好点心,再来一壶龙井。”

  说到这,他顿了一顿,看向门口那位面有病容的老者,道:“顺道也给这位老先生上一壶好茶。”

  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他既然认出了莫大的身份,自然不好无视。

  店小二应了一声,却是随即下去准备,而那手拿二胡的莫大,微微诧异的看了看姜离,随后却是冲他拱了拱手。

  以衡山派掌门人的眼力,不难看出他们这一桌都是华山派的人。

  姜离也是还了一礼,却并未再管他,而是冲两位华山弟子道:“两位师兄可是来衡阳参见金盆洗手大会的,掌门师伯可曾来了?”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