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证据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证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离!”

  那丁勉厉喝一声,内力夹杂其中,声音洪亮至极,只震得众人耳中嗡嗡作响。

  却见其人一脸愠怒之色的道:“你执意要与我嵩山派为难,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华山派的意思,是想让我五岳剑派自相残杀吗?!”

  “既不是华山派的意思,也不是我的意思,是大明律法的意思!”

  姜离高声道:“依照大明律,截杀官眷,刺杀朝廷命官,形同造反,众目睽睽下,莫非你嵩山派还能抵赖不成?”

  “刘正风勾结魔教,在场英雄俱都见证,他亲口承认的!”

  丁勉声音急促的道:“姜离,你便是锦衣卫,没有证据,也不能随意给我等扣帽子!”

  嵩山派不是日月神教,反贼这顶帽子一旦盖上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不说他们在场之人的下场,那武当少林正愁没借口打压他们呢,岂能将把柄送上门?

  他们生死事小,嵩山派安危事大,别看这些江湖中人整日里如何尊重他们嵩山派,可一旦有机会,这些所谓的正道豪侠,谁都会冲上来撕下一块嵩山派的血肉来!

  “证据?我锦衣卫办事何时要证据了?”

  “天真!”

  姜离冷声笑道。

  在场之人立时大惊失色,虽说朝廷办案,时长颠倒黑白,栽赃陷害排斥异己乃是常有之事,不过姜离如此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却还正是头一遭。

  实际上他们心中也觉得如此,锦衣卫的人,嚣张跋扈惯了,屈打成招多,真有证据倒还是少数,朱元璋和朱棣二人大肆屠戮功臣,不都是靠着厂卫的凭空诬陷吗?

  丁勉三人脸色气的通红,以他们三人的身份地位,何曾被人这么欺辱过?

  这要是换了一个人,他们早动手杀了,可是杀锦衣卫,还是这么多人看着的情况下,他们又哪里有那个胆子?

  是以诸般怒气,也只能压在心里,只是三人握剑的手,却已然是紧紧攥的指节发白!

  “你……你……”

  费彬指着姜离,胸口上下起伏,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便在此时,那恒山派的定逸师太道:“姜小子,不可如此,不说咱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便是你身为华山弟子,这般凭空诬陷,也是有失正道弟子的体面,传扬出去,只怕华山派百年清名,却是要尽数毁于一旦。”

  “不错,定逸师妹说的是!”

  天门道人道:“刘正风虽已经是朝廷命官,不过勾结魔教,死有余辜,姜师侄如此作为,却是不能服众!”

  这位恩师惨死在魔教手里的泰山派掌门,到底还是站在杀刘正风角度考虑。

  姜离闻听二人所言,抬头朝着场中看去,却见那一众江湖名宿和其余英豪,俱是一脸深以为然的神色,他当下点了点头,笑道:“既是两位师叔要证据,那姜某便给大家看看证据。”

  “曲供奉,你出来吧。”

  忽然有一名青袍老者自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却见此人瘦高身材,面容清癯,须发虽然白了一大半,不光双目之中神光湛然,步履更是稳健敏捷,毫无寻常老者那副颤颤巍巍的模样,显见是一尊内力极深的高手。

  “曲洋!”“真的是曲洋!”“他竟然敢来此!”……

  人群之中,立时掀起幡然大波,正魔两道交战百余年,曲洋在魔教之中也渡过了一段不短的岁月,在场的一众江湖豪杰,见过他的,与他交过手的不在少数,他刚一露面,便立时被认了出来,而且不少与魔教有仇的人对他都是怒目而视。

  “好一个魔崽子,竟然敢在此露面,吃我一剑!”

  天门道长怒喝一声,抬手一剑便欲朝曲洋刺去!

  “天门师叔且慢!”

  姜离一把拦住天门道长,道:“可动不得手,曲供奉是自己人。”

  “你说什么?!”

  天门道长一脸难以置信的道:“魔教右使是自己人?!”

  不止他无法相信,在场之人都是一脸惊奇,在魔教地位崇高,近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光明右使是自己人,这怎么可能?!

  须知,魔教光明左右二使,在日月神教中极为尊贵,历任教主,都是这个位置上诞生的,任我行做过,那东方不败也做过,甚至原著中,任我行死后,也是向问天接掌的教主之位,这样一个人,是正道的自己人,你叫他们如何相信?

  姜离笑道:“曲供奉,你自己说罢。”

  曲洋闻言,苦笑一声,情知今日亲口承认后,便再也没有回日月神教的机会了。

  不过想及刘正风和曲非烟这二人的性命,他叹了口气,提起内力,大声喝道:“好叫天下群豪知晓,如今曲某已然弃暗投明,加入了锦衣卫了!”

  “不错,如今曲洋已然是咱们锦衣卫供奉!”姜离亦是道。

  群豪又是一片哗然,堂堂日月神教右使竟然加入了锦衣卫,这当真是一件震惊江湖的大事!

  姜离也不管他们,而是说道:“既然曲洋不是魔教中人,那刘正风自然便谈不上勾结魔教,丁勉,尔等刺杀朝廷命官,这个罪名,可还有话说?”

  丁勉、陆柏、费彬三人,都是面面相觑,任左冷禅如何阴谋算计,任他三人暗中估算,却也是未曾料到这一节,堂堂魔教右使,竟然投靠了锦衣卫,这可是日月神教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奇闻!

  定逸师太、天门道长等人也是无话可说,曲洋是朝廷的人,刘正风便是正正经经的朝廷命官,谈不上勾结魔教,那么嵩山派众人的行径,便的确是刺杀朝廷命官无疑!

  “姜大人!”

  那丁勉忽然陪着笑道:“俗话说无知者无罪,曲洋加入锦衣卫一事,我等此前并未知悉,还请大人看在五岳剑派结盟的份上,高抬贵手,饶了我等一次,我等愿意向刘师兄赔礼道歉。”

  一贯气焰嚣张的嵩山派托塔手何曾有过这般低声下气的时候,当真是叫群豪大开眼界!

  然而姜离却是冷笑一声,道:“倘若触犯了大明律法,只赔礼道歉便能蒙混过关,那还要官府与我等锦衣卫做什么?!来人,发信号,将他们拿下!”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