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造反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造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大人,此番余全家上下,蒙大人搭救,这才侥幸逃生,日后但有吩咐,刘某人必然无不应从。”

  刘府正堂之内,刘正风拱手谢道。

  此时已是傍晚,刘府发生了如此惨事,群豪却是走了个干净,便是华山一众弟子,也是不好再待在刘府,径直告辞而去。

  等料理完了那诸多嵩山派的尸骸,刘正风便执意设宴要款待姜离,好聊表谢意。

  “刘大人不必客气,你我同殿为臣,都是分内之事。”姜离笑答道。

  刘正风闻言苦笑一声,他买官不过是为了自污,好以此退出江湖,想不到却是这层官员的身份,最终救了他全家老少的性命。

  席上人不多,只有一位曲洋作陪,至于其余锦衣卫供奉高手,都回了百户所各自收拾衣物,准备启程回京。

  衡阳之事已然了结,而长沙千户所,还关着一众魔教长老,这才是重中之重。

  “老夫也是不曾想到,在神……魔教待了大半辈子,临了临了却入了公门,由此结识了大人救了刘贤弟全家性命,这世事造化,当真是奇妙难言。”曲洋亦是颇为感慨道,他原先被迫加入锦衣卫,全是为了曲非烟来着。

  不过眼下是想要退出锦衣卫也是不可得,在白日里天下群雄面前那一番表态,只怕如今魔教右使成了锦衣卫供奉之事早已经遍传江湖,曲洋除了老老实实在锦衣卫,也是无路可走了,魔教对于叛徒可都是辣手的紧!

  “公门之中好修行,两位前辈年岁已高,在朝中安享晚年,为子孙谋个功名富贵,可是比在江湖中厮杀强的多。”姜离答道。

  “大人所言甚是,安度晚年,与曲大哥琴箫合奏也是刘某的心愿,不过……”

  刘正风面有难色的道:“左盟主那里,只怕不会善罢甘休,姜大人还是小心为上,尤其是华山派那里。”

  左冷禅固然野心勃勃,可是其人武功高绝、才干超群却也是无法否认,嵩山派便是在他手里,才成为五岳剑派之首,隐隐有与少林和武当抗衡之势。

  倘若五派合并真叫他办成了,那么只怕少林武当都要屈居其下。

  姜离笑了一笑,却并不言语,嵩山派虽然强,可是华山派又何尝是吃素的?

  不说旁的,单是九阴真经对于岳不群夫妇的武功增幅便是非同小可,更不必提那寒玉冰床了。

  这些日子的闭关,只怕老岳在紫霞神功上大有进益,未必便怕了左冷禅的寒冰真气。

  况且,有他在一旁盯着,左冷禅敢不敢发作还是两说来着。

  “不说此事,刘师叔,咱们说说另外一件事,你到底是不打算离开衡阳了?”姜离问道。

  “不走了,一把年纪了,还折腾做什么。”

  刘正风饮了杯酒,道:“刘某生在衡阳,长在衡阳,一辈子都在湘南地界生活,京城虽好,刘某且并不向往。”

  姜离前些日子便提议让刘正风去京城入北镇抚司,好让他与曲洋团聚,只是被其拒绝了,今日又是被拒绝,便不再多言。

  几人又聊了些江湖闲话,忽然之间,厅外传来了一阵萧瑟凄凉的胡琴之声。

  刘正风不禁微微一愣,却是放下手中的筷子,道:“是莫师兄到了。”

  “莫大!”

  姜离眼中神光一绽,这位莫大先生,不说武功如何,却是五岳剑派少有的全身而退之人。

  纵观笑傲全书,泰山派天门道长惨死,衡山派三定俱亡,华山派分崩离析,而嵩山派亦是高手尽没,唯独他衡山派,除了一个早已经决心退出江湖的刘正风被左冷禅设计杀了,最终竟是无波无澜,这可不是一句运气好能解释的。

  厅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却见得是刘府的弟子向大年走了进来,他朝众人行了一礼,道:“师父,莫师伯到了,见还是不见?”

  莫大和刘正风惯来不合,这其中倒也不是什么争权夺利,而是两人彼此看不顺眼,刘正风觉得莫大整日里操弄一把胡琴,琴声凄苦,难登大雅之堂,而莫大则不喜刘正风自诩为竹林七贤的隐士做派,加上两人一个出身富贵,一个孤苦无依,是以从来都是能避免见面就不见面。

  不过今日又是不同,毕竟是刘正风金盆洗手大典,还出了嵩山派那般大的事情。

  “请莫师兄进来吧。”刘正风吩咐道。

  向大年应了一声,匆匆走了出去,不多时,却见一名提着二胡的老者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那老者一袭青衫洗的微微发白,须发凌乱,很有几分江湖卖艺人的落魄姿态,不过他太阳穴高高隆起,双目之中暗藏神光,显见是有一身极高明的内功。

  他一进来,众人都纷纷起身,刘正风拱手道:“莫师兄!”

  姜离则是道:“见过莫师伯!”

  曲洋只是微微拱手,并未说话。

  “姜师侄。”

  莫大冲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一双眸子却放在了刘正风身上,道:“今日之事,老夫已然尽数知晓,你真决意退出江湖,从此不问世事?”

  说起来也是好笑,衡阳地头今日发生如此大事,身为地主的衡山派掌门莫大,竟然是在现在才露面。

  “有劳师兄牵挂,刘某只想寄情山水之间,当真是不想管这江湖的是是非非了。”刘正风答道。

  莫大沉默几息,却是问道:“你可曾怨过我,今日未曾出面救你?”

  刘正风摇了摇头,道:“师兄言重了,我自知犯下大罪,不牵连师门便已然是幸事,岂敢让衡山派因我而陷入险境?”

  “你知道便好,左冷禅势大,衡山派远不是他的对手,只能韬光养晦。”

  莫大目光扫过曲洋和姜离,又是道:“不过有锦衣卫护着,想来师弟你也算是安生了,倒不用我这个糟老头子记挂,日后如有什么帮手的,尽管上衡山知会一声,一日入了咱们衡山派的门,便一日是衡山派弟子,告辞!”

  说罢,其人转身便走,毫不拖泥带水,竟是连一口茶都没喝。

  刘正风见状,苦笑道:“曲大哥和姜大人见谅,我师兄他就是这幅性子,请勿见怪。”

  姜离拜了拜手,并不放在心上,不过他还未曾来得及坐下,却听得外边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三人抬起头看向厅外,那向大年带着青龙走了进来。

  那青龙满脸急切,一见到姜离,便是高声嚷道:“大人,出了大事,安化王造反,张公公被叛贼扣在了宁夏!”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