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昆仑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七章 昆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朝阳初升,太和殿上,数以千计的大明文武官员参拜天子,场面极是隆重。

  然而就在这大朝会举行之际,四匹健马早已经出了京城,直奔西北战场而去。

  考虑到此番营救张永,少不得要孤军深入宁夏,人手带的多了反而扎眼,是以姜离便只点了青龙和两位供奉随行,其余的锦衣卫供奉都留在京中,待钱宁和曲洋等人回来,自会北上接应他们。

  四人纵马疾驰,不过一日一夜间的功夫便出了河北,进入山西地界,而一入山西,看见的情景立时大不相同,有不少人车马顺着官道直往南边而去,看起来多以富户居多。

  姜离心中清楚,这都是一些消息灵通的富户和官眷。宁夏叛乱,安化王那副姿态分明便是要直奔京师,那么陕北、山西等地是其必经之路,这些人见机得早,直奔难辨,分明便是要躲避兵灾,倒是好不机灵。

  趋吉避凶,乃是人之常情,不过这些人也是小心过头了些,以今时今日藩王的势力,如何与朱棣奉天靖难时相比?

  安化王虽然一时兵势不小,还有蒙古人相助,然而大明精兵良将俱在,天下尚且安定,安化王的失败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又行了两日,出了山西地界,直奔陕北,这一日行到晚间,只见前面路旁挑出一个酒招子。几人连日赶路,是又累又饿,当下决定在这小店歇一歇脚再走。

  四人勒马在店前,却见得这路边小店只摆了四张桌子,一对老夫妻两在灶台前后忙碌,而四张桌子上,三张都坐满了人。

  一桌是一对青年男女,背刀带剑,当是江湖中人;一桌是一对夫妇带着个小童,瞧着是逃难的模样,想来也是躲避兵灾之人;至于最后一桌,却是个脸色木然的黑衣青年,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姜离的目光停在了那黑衣青年身上,却见其桌上放着一把长刀,刀身狭长,有一些弧度,却是一柄东瀛倭刀,这样一柄刀,出现在了这样一个地方,当真是叫人忍不住心中起疑。

  这西北边境,可惯来都不是倭寇出没的地方。

  不过起疑归起疑,姜离此时有要事在身,自然没兴趣深究此事,他翻身下马,那店家老者慌忙迎了出来,道:“客官,吃些什么?”

  姜离自顾自的走到那一张空桌子上坐下,紧跟其后的青龙道:“有什么可口的肉食都上一些吧,再来一壶好茶。”

  出门办事,姜离从来不让他们饮酒,青龙等人自然不敢违逆这个规矩。

  “好嘞,客官,今早上刚送过来的新鲜鹿肉还剩了一些,您几位可是有口福了。”那老者笑着应道。

  姜离好奇的问道:“店家,你可知那宁夏如今有兵灾,与陕北近在咫尺,您老人家怎么还在开店,没打算避一避啊?”

  “嘿嘿,不瞒客官,老头子夫妇二人都这把年纪了,那还有什么力气逃难啊,真要打过来了,便往山里躲一躲,听说这些兵老爷都是要去京城的,想来也是没什么心思与我等这些小老百姓为难。”老者笑着应了一句,却是转身朝着那灶台而去准备吃食。

  便在此时,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却见两匹健马停在了这小店之前。

  那两匹健马上却是坐着两名魁梧的大汉,都做和尚打扮,身材高大,宛如熊罴,最奇特的是,他二人一人皮肤极白,一人却是皮肤黝黑。

  这两人刚一露面,那坐在角落一桌的青年男女俱是脸色一变,宛如看见了什么凶鬼恶神一般!

  “店家,有什么好酒吗?!”白皮大汉瓮声瓮气的问道,声音沉闷,宛如野兽嘶吼,凶煞之气扑面而来,让人听了心中便隐隐有几分畏惧。

  他一张口,那一家三口桌上的小娃娃却是被吓得浑身一颤,眼眶一红,张嘴便哭了起来。

  黑皮大汉见状,却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有几分骇人的道:“小娃娃,你哭什么哭,是怕我兄弟二人吃了你吗?!”

  那小童见着两人四颗铜铃大眼瞪着他,不禁心中又是一寒,连哭也不敢哭了,一把将头躲在了他父亲身后。

  便在此时,那老者道:“客官,好酒没有,只是有一些自家酿的浊酒,您二位要不要尝一尝?”

  “嘿嘿,浊酒也无妨,难得见到这么好的下酒菜!”

  黑皮大汉森然一笑,与白皮大汉俱是翻身下马,走到那一家三口跟前,道:“两位请了,俺们兄弟二人见两位生的面善,想跟两位做笔生意,不知贵夫妇答不答应?”

  这二人一身煞气,便是在姜离见过的一众高手身上都是少见,那夫妇二人不过是寻常百姓之家,哪里承受的住,早已然被吓得瑟瑟发抖,女主人紧紧抱着孩子,那男主人颤颤巍巍的道:“你……你要做什么生意……”

  “出门在外,难得碰见什么好酒好菜,我兄弟二人已是好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了,你这小娃娃长的细皮嫩肉的,不如便给了咱们兄弟两做个下酒菜吧!”那白皮大汉笑着说道,一抬手间,‘啪’的一声,便见一锭明晃晃的银元宝便被拍在了桌上。

  瞧这架势,这二人还真要买那小娃娃下酒!

  “我不卖!”

  一听要吃自己孩子,那男人虽然仍旧害怕,却是梗着脖子道:“多少钱我都不卖!”

  “不卖?”

  黑皮大汉冷笑一声,道:“我兄弟二人做惯了没本的买卖,今日肯给你钱,是给你面子,岂是你说卖与不卖的,拿来吧!”

  说罢,伸手便欲朝那娃娃抓去!

  然而便在此时,只听得一声厉啸传来,却见得一柄带着寒光的长剑直奔这大汉手掌而来,长剑这头,却是那一对男女里的青年男子!

  “滚开!”

  那黑皮大汉嘶吼一声,大手一翻,一股雄厚内力便拍在了那剑刃之上,那青年男子闷哼一声,却是随即倒飞了出去,嘴角已然多了一丝血迹!

  “漠北双熊,你们好大的胆子!”

  那男子的女同伴见状,厉喝一声,道:“敢伤我昆仑的弟子,不要命了吗?!”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