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剑痕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四章 剑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对一众弟子的殷勤卖弄,姜离却是含笑看着,也不说话。

  这些弟子入门长的不过年许,短的只怕是才几个月,他们的武功,又如何能让姜离看上眼?

  这般等了约莫盏茶的功夫,那令狐冲回转过来,道:“启禀师娘,师父说让小师弟和您都到书房候着,他稍微收拾一番便来。”

  “好,离儿,咱们便去书房等着,冲儿,你好好看着这些师弟师妹们练武,不准偷懒!”说到最后四个字,宁中则却是特地加重了语气。

  也不知晓她是说令狐冲不准偷懒去喝酒,还是这些新入门的弟子们不准练武偷懒。

  令狐冲尴尬的笑了笑,道:“师娘放心,弟子必然用心。”

  宁中则不再多言,却是领着姜离等人朝着书房而去,青龙等三人却是没有跟上,而是在客厅奉茶。

  书房之内,宁中则与姜离聊着天,却多是姜离在说,宁中则在听。

  对于这个弟子,宁中则是极满意的,她和岳不群一生收了不少弟子,可是没有一个成器的。天资高的却是性子轻佻,而稳重些的,却多是资质平平,也只有姜离,不论是武功还是心性,都是一等一的难得,叫他们夫妇二人最是放心。

  只是可惜,这位小弟子已然在朝廷为官,却是没法担起华山派这幅千钧重担了。

  这般聊了约莫有一炷香的功夫,只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一名中年书生踱步而入,那书生颏下五柳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气度非凡,正是华山派掌门人岳不群!

  “掌门师伯!”

  姜离见了来人,却是慌忙行礼道:“弟子姜离,拜见掌门师伯!”

  “谁是你掌门师伯,岳某可不敢当!”

  岳不群冷哼一声,脸色极是不善的道:“好一个修罗剑姜离,好一个锦衣卫同知,你翅膀硬了,竟然连嵩山派的师叔师伯都敢杀,还将人头送上了嵩山,如不是左师兄告知我,我只怕到今日还不知晓!”

  “掌门容禀,弟子也是迫于无奈。”

  姜离解释道:“是嵩山派的人狼子野心,左冷禅一心想要吞并五岳剑派,他先对衡山派刘师叔下手,弟子一时气急,这才出手相助,他们要灭刘师叔满门,这跟魔道有什么区别,总不好叫天下人看咱们五岳剑派的笑话。”

  “一时气急,我看你是早有预谋!”

  岳不群冷脸道:“冲儿、珊儿还有德诺都是说了,你带了不少人马前去,还派兵围了刘府,这可不像是一时气急。你可知左师兄已然来信问我,要我华山派就此事给个交代。”

  “好一个左冷禅,不敢寻我,却是找到了咱们华山头上来了!”

  姜离冷哼一声,道:“掌门不必理他,几个太保杀便杀了,咱们华山派也不是昔日那副任人宰割的模样了,他如要找上山门,便让他找好了,只要他敢来,却是让他嵩山派有来无回!”

  如今的华山派可不是大猫小猫三两只的模样,而是拥有三位绝顶高手坐镇,如是算上后山思过崖哪一位,却是足足四位高手,更不必提底下还有两三百名新收的弟子了。

  这些弟子虽然不中用,可是他们背后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加上那沙不奇担任了陕西锦衣卫千户所千户,可以说整个关中官方和江湖的力量,尽数都在华山派的掌握之中,可谓是根深蒂固,势力庞大。

  如果那嵩山派真敢来,管他多少高手,从军中借出一些强弓劲弩来,藏在嵩山派的必经之路上,保准叫他们一个都没法上华山!

  “你倒是好大的杀气!”

  岳不群坐了下来,却是不满的将茶杯重重放在桌上,道:“你是不是还打算直接平了嵩山派?!”

  “师兄,好了,离儿怎么说也是朝廷重臣,你岂可如此训斥。”

  宁中则打圆场道:“左冷禅确实是狼子野心,离儿说的不错,这些太保没一个好人,杀了便杀了,左右那嵩山派也不敢真的来找麻烦!”

  关中地界,如今华山派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左冷禅好歹也是一方枭雄,岂会不知跟官府勾搭上的江湖门派到底有多大的实力?

  莫要忘了,这厮正是勾搭上东厂,这才能这般快速的崛起,大肆搜罗黑道英杰,隐隐有与少林武当三足鼎立的姿态。

  “师妹,你呀,我还没说两句你先护上了。”

  岳不群绷不住脸了,却是摇头苦笑了一番,道:“我只是想告诫一番离儿,日后做事不要这般冲动,杀人便杀人,总是躲在暗处来的好,当着天下人的面拼杀,江湖中人未免会说咱们五岳剑派人心不齐,只会内斗。”

  他倒没真生姜离的气,只是姜离好不容易回来一遭,他想好生敲打敲打一番罢了。

  在他看来,姜离少年得居高位,难免有些飘飘然了,杀嵩山派的人也就杀了,手脚麻利些不被人发现便是,哪有这般杀了人还送人头去警告人家的,是真当左冷禅吃素的吗?

  岳不群心里还是有些怕左冷禅的,哪怕是他这一两年整日坐在寒玉冰床上闭关,紫霞神功大有增益,可那左冷禅一手大嵩阳掌却是厉害的紧,当初五岳剑派和魔教争斗,全靠着左冷禅才能勉力周旋,没了左冷禅,只怕他们早都被任我行吸成干尸了!

  “掌门师伯,嵩山派不仁在先,弟子杀他堂堂正正,再者这五岳剑派本就是抵抗魔教成立,左冷禅有凭什么管到咱们各派内务,弟子绝不怕天下人置喙!”姜离答道。

  他是真的不怕,谁敢在后面叽叽歪歪,直接抓到锦衣卫诏狱里,好好招待便是了,以他锦衣卫同知的身份,但凡脑子里拎的清的,又有几个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议论他的?!

  “你倒还是有理了!”

  岳不群指了指姜离,却是明白眼前这少年早已不是当初,他叹了口气,道:“罢了,你自有你的想法,我和你师父老了,也管不住你了。”

  “掌门说的哪里话,我瞧着师父和您比之前还年轻了些许一样!”姜离恭维道。

  “你倒是个嘴甜的,说话总是比冲儿他们几个好听些。”宁中则笑骂了一句。

  他夫妇二人挑着华山派的担子几十年,看着气度沉稳,天塌不惊,然而事实上,之前那些年弱小的华山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主意,更不必说眼皮子底下还藏着一个奸细,偏偏还不能除了,只能故作不知的演戏!

  这夫妇二人这些年来,真的是熬的心力交瘁,只是门中青黄不接,勉强撑着罢了。

  好在出了个姜离,带给了华山极大的变化,不仅是多了诸多弟子,还送上了九阴残篇这等神功绝技,让华山派未来一片光明。

  情知有姜离撑着,华山派日后自然会蒸蒸日上,夫妇二人一颗心终于放下,这一两年来专心练功,武功大有进境,加上心态放松,年轻了些许也是常事。

  “离儿,你不要怨我骂你,咱们华山派和嵩山派到底是江湖名门,便是要一决高下,也不可动用朝廷势力,不然的话,便是一时称雄,也会被武林中人排斥看不起的。”

  岳不群道:“以咱们华山派如今的模样,也不必与嵩山派争,二三十年后,等这些弟子成长起来,自然而然的便能与武当少林一比高低了。”

  武当少林,老岳倒是好大的气魄!

  姜离心中暗笑,想要成为武当少林可不容易,这两派一个是达摩祖师创立,一个是三丰祖师创立,不论是达摩还是张三丰,在佛道两门里,都是属于不世出的盖世英才,不要说华山派的创始人郝大通,便是他师父,全真教的祖师王重阳,比之这二人可逊色的不是一点两点。

  有这样的武学无上大宗师奠定了自成一脉的雄厚武学根基,才能培养出一代接着一代,络绎不绝诞生的江湖高手,这才是武林中泰山北斗宗门的真正底蕴!

  “掌门想的远,是弟子唐突了。”姜离认错道。

  实际他也不算错,只是和岳不群走的路不一样,他们一个想韬光养晦,一个却是想锋芒毕露,可以说各有千秋吧。

  宁中则道:“离儿,你从宁夏过来,一路上车马劳顿,想必是乏了,我已然吩咐厨房备下了酒菜,待会好好与你接风。”

  “师父有心了,只是弟子怕是吃不到这顿饭了。”

  姜离道:“弟子此次回山,只是探望师父师伯一眼,却是还有要事在身,待会便要回京复命,却是半分都耽搁不得。”

  铲除刘瑾这件事,是越快越好,总不能叫张永一直等他吧。

  “这么急,连歇上一日也不可?”宁中则皱眉道。

  “皇命在身,弟子也是身不由己,师父,待过了这一段日子,想必便能清闲不少,到时我便回华山好好住上几月,也与师父师娘探讨一番武学。”姜离歉意道。

  等铲除了刘瑾,那自然是有功夫歇息了,到时没人能威胁到他锦衣卫,他便有功夫在华山上多待一段日子,正好能指点指点新弟子的武功,和老岳聊聊紫霞神功的修炼,毕竟老岳沉浸这门功法几十年,论及细微处的精妙运用,姜离是拍马也及不上的。

  “皇命要紧,却是不可耽误,不可你也不能松懈自身武学修为!”

  岳不群道:“紫霞神功,你如今是什么境界了?”

  “启禀掌门师伯,弟子如今勉强积蓄了半丹田的紫霞真气,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积满。”姜离有些感慨的道。

  他武学天赋冠绝当世,却是没有练过任何一门武功像是这紫霞神功一般,需要水磨工夫一点一滴打熬真气的,当真是急煞了人。

  好在等回京之后,蓝凤凰估摸着便能献上五宝花蜜酒了,有这等增益内力的良药辅助,想必要不得多久,他便能将紫霞神功修炼至大成。

  “嘿,你小子,这才多大,便快赶上我了。”

  岳不群摇头苦笑,虽是早知这名弟子武功修炼速度惊人,不过那是在混元功上,想不到换了紫霞神功,却也是这般。

  好在这些时日他借助寒玉冰床,紫霞神功也是有所进益,不然的话,只怕真要被这名弟子给甩开了。

  “师父,师娘!”

  岳不群张嘴正待还问些武功之上的进展,门外却见得令狐冲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他脸色煞白,胸口还有一处剑痕,似是被什么人伤了一般。

  “怎么了,这般慌慌张张的,是出了什么事吗?!”岳不群皱眉问道。

  “启禀师父师娘,有人打上山了,弟子无能,不是他们的对手,中了一剑,还叫他们将正气堂的牌匾给劈了,如今他们正在正气堂候着呢!”令狐冲答道。

  “什么!”

  岳不群脸色顿时大变,他蓦然起身,道:“离儿,师妹,咱们一起去会会这上门撒野的狂徒!”

  说罢,竟然也不管两人应与不应,却是大步朝外走去,步履之间满是急切,哪有半分闲适从容?!

  “师兄是真生气了!”

  宁中则笑道:“自从华山没落以后,师兄贯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姿态,却是少有如此之时。”

  喜怒不形于色,那是华山派实力弱小,不敢发作,如今华山派强大了起来,老岳自然无需藏着掖着。

  姜离心中这般想着,面上亦是笑道:“走,师娘,咱们去瞧瞧哪来的鼠辈,敢打伤咱们华山派的山门!”

  ……

  正气堂大厅之上,却是坐着四名老者,俱是腰间悬剑,气势非凡,显见都是武林高手。

  也是,手里没几把刷子,怎敢上华山挑衅?

  坐在右上首的老者有些担忧的道:“封师兄,你出手如此狠辣,伤了他大弟子,待会岳掌门出来,岂会与你干休?”

  这说着话的老者一双眼睛黄澄澄地,犹如生了黄胆病一般。

  那被称作封师兄的人却是坐在左上首,面皮焦黄,一脸戾气,他道:“我兄弟三人修炼剑法多年,此番出来便是要与那岳不群拼个你死我活,休说伤了他大弟子,今日我兄弟三人和他夫妇二人,却是总要有一方葬身此地!”

  ……
sitemap